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转帖]范蕴若留言贴合集


  共有79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转帖]范蕴若留言贴合集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tutu910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81 积分:91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3/5 19:53:00
[转帖]范蕴若留言贴合集  发帖心情 Post By:2020/7/7 14:27:00 [只看该作者]

2020年7月2日下午1时左右,职业八段范蕴若的母亲,见儿子在房间里迟迟未出来,于是打开了房间的门。范妈妈一看儿子不在大卧,洗手间里也没人,窗户却开着,顿时紧张起来,赶紧喊来范父,他们朝着窗子往下一看,当场瘫倒。赶紧拨打120,急救车火速赶到,将范蕴若送到医院抢救,但抬上车时他的嘴唇发白,呼吸停止,已经不行了。

回想起那一天的情景,范蕴若妈妈仍然无法释怀。“就那么一会时间,我们大意了,他从大卧室洗手间跳了下去。”她和范父已经注意到了没有封闭的阳台窗户,特地给儿子换到了大卧,但还是忽略了大卧室里的洗手间窗子,就那么一会工夫,悲剧发生了。

范蕴若的抑郁症状出现于出事前五天,这五天他无法入眠,白天在棋盘上打谱,在电脑上下棋,晚上依然睡不着,7月2日凌晨还爬起来在网上对弈。这几天他除了失眠,其他方面也多有反常之处:在朋友圈不止一次发微信“反省”,向大家“道歉”,在家对父母亦然,因为他是天主教徒,不少人还以为这是顿悟教义所至。范妈妈觉察到儿子异常,上网查询如何助眠的药物,挑选网购了价格偏贵但看起来可靠的一种药,但偏偏快递延误,直至7月2日这天事发后才送到。如果早一天送来,范蕴若当晚就能入眠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出现最为糟糕的结果?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7月2日上午范蕴若一家三口上医院问诊,确认范蕴若已患有抑郁症,医生也开了一些在不同时候吃的药物后告诉范蕴若父母:“这种病最大的麻烦就是失眠,只要今晚吃了药后,好好地睡上一觉,明早起来症状就会减轻很多。”但这一刻却未能等到。范妈妈说:“蕴若的病有点突然,平常我们家里连安眠药都没有。4月他去北京比赛,我们一块跟着过去, 除了比赛,他每天陪我们到处游览,尝各种好吃的。吃完晚饭,我们就去边上的公园散步,他还给自己制定了一个生活时间表,要坚持在10月之前减掉10斤体重。这张表至今还贴在他的书房里。”

范蕴若心地善良得如同天使,10岁时就在火车站帮外公外婆背行李,责怪妈妈不该催促两位老人;在北京发现有爸妈爱吃的上海菜,经常带着他们前往;即使出事当天从医院回来,他也是一路上不断安慰爸妈;他的父母两边亲戚都非常喜欢他,出事后都无法接受,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地打来,宽慰他们。

“他对自己的要求很高,对现在的成绩不满意,对最近下的棋也比较失望,各种焦虑导致抑郁。我们平时在生活中对他照顾得很周到,但忽略了他的精神世界,如果平时能和他深入交流,帮他走出来,悲剧就不会发生。”令范蕴若父母无奈的是,疫情也加重了范蕴若的病情。他们6月14日从北京返回上海,善良的他们自动在家隔离半月;加上这段时间没有比赛,范蕴若只能待在家里独自打谱、网上对弈。“他特别喜欢跟大家一起下棋、聊天、踢球,在北京期间他还组织了几场球赛,回家后开心快乐。”

“我们家里的顶梁柱塌了。”范妈妈坚信儿子去了天国,“他从那么高的楼跳下去后,没有任何外伤,头部都好好的,就像安详地睡了过去一样。他常常要我们善待他人,对待每个孩子就像对待他一样,要快乐地生活每一天。他真的就像是上帝派来陪我们24年的天使。我们这几天慢慢地恢复,尽量地坚强起来,为了让儿子在天国安心,我们也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

 

 丁浩: 由于年长我四岁,我对范蕴若的了解谈不上深刻。学棋不久后就知道了围棋界有这样一个名字,后来我进入道场——入段——进入国家队,逐渐地认识了许多优秀的棋手,并与他们站到了一起。

     记得刚进国家队的时候,经常能见到一大群棋手集体摆棋研究的场景。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新手水平与资历都不够,只能远远地站着看。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看到了这些戴着国手光环的棋手有趣地一面。他们并不像我小时候想像中的那般严肃,无论干什么都是眉头紧锁正襟危坐。有不少人的性格都很随和活泼,有时他们的聊天内容会从棋转移到别的地方,性格开朗者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内敛一些的则会附和着笑笑。其实大家与普通人没什么区别,有着各种各样的性格特征。但他们在围棋的领域有高人一等的才华,所以又很特别。

     范蕴若就是这样一个特别的人。



    在我的印象中,范蕴若善良、稳重、有责任感,并且内心纯净。他愿意分享自己的想法,说话做事总是不紧不慢的。人们有时候聚在一起说些笑话,他会站在一旁聆听,时不时会露出真诚而憨厚地笑容。人们拿他开玩笑,他也不生气。他就是这样的随和。

    大概是2019年初,有一天范蕴若来到训练室问大家喜不喜欢踢足球,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就在微信上建了一个群,表示他会经常订场方便大家一起踢球。在踢球之前,总是抢着帮大家买水。我喜欢足球,很感谢他,同时敬佩他的责任感。订场和买水并不复杂,但不是每个人都乐于花费时间和精力做这些事情。而他想到了,就去做,没有丝毫怨言。

    2019年6月左右,我和他下了一盘围甲对局,他输给了我。当晚有人提议出去唱歌,他也欣然接受,把输棋以后的痛苦放在一边。我还记得他点了一首《十年》,唱的总是跑调,于是就翻来覆去地唱,我们在后面笑出了声。直到最后一遍也没把调唱准,然后他自己唱的中间也忍不住笑了。

    这些事依然历历在目。我在听说了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后,大脑一片空白,连忙上微信确认此事。在别人欲言又止的答复中,我明白悲剧确确实实地发生了。因为他的好性格,虽然接触不算特别多,我已将他视作朋友。就在上个月我还和他在一起踢过球,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随着读书与阅历的增长,我越来越不想写矫情的文字。我希望趁着记忆还鲜活之时,把他的形象记录下来,让他能留下点什么。

    再见了,我的朋友。

杨鼎新:兄弟,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你觉得活着是一件如此痛苦之事,但是你就这样离开我们真的太突然了。

以前在马道就知道你,那时候咱俩还不太熟,不过你妈妈是个很和蔼的人,后来进了国家队,最开始我是最矮小的一个,你那时已经很高大,但你从未欺负过我。我记得当时的你经常被人逗,一般情况都忍了,但是把你逼急了你也会让欺负你的人体会一下什么是“熊的力量”。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你以一敌二跟你体格相当的人打架,眼镜都碎了、你先打倒一个然后被另一个人打倒的画面,事后都写了保证书,在我的印象里那是你为数不多的失去理智的时候。

那几年每天一起训练、一起在小训开演唱会、一起把餐巾纸当篮球、中央空调当篮筐、一起玩弹棋子、一起逗你、一起在6楼玩游戏的日子再也回不去了。(我当时基本都是看你们玩)记得当年一起在训练总局上学,有一次放学聊起了世界是怎么诞生的,你当时坚定的说世界是主创造的,我们几个人无论怎么跟你说都说服不了你,我们当时都笑你,殊不知,或许这就是你的某种坚持呢?

除了围棋,你最喜欢的就是足球和体育了,在我的印象里你在体育方面就是一个人形百科全书,一聊起奥运会哪年谁夺冠,欧冠NBA的球员教练名单你如数家珍,不过这些我一点不懂。随着大家渐渐长大,兴趣爱好不同,我跟你的交流也越来越少了。我喜欢动漫、游戏,你喜欢体育,我是个无神论者,你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后来我踢球骨折然后康复,就是在我康复后你开始组织足球的吧,你为了让我踢球跟我说了多少次,有一次我能感觉到你明显感到不快,不过我也是很倔的人,说不踢就不踢,以后再也没机会跟你一起踢球了……

今年1月我们一起庆祝你过生日,4、5月你问我要不要出去玩,6月LG的时候在棋院有说有笑,7月2号你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人死后只能以记忆存活在它人的心中,如果大家都遗忘这个人的记忆,那这个人就真的彻底消失了,我希望我能一辈子记得你,范蕴若。

配图为2011年1月18日,第5届理光杯新秀赛决赛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