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狂风小嘀咕:为南怀瑾《论语别裁》“暴虎冯河”一辩


  共有336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狂风小嘀咕:为南怀瑾《论语别裁》“暴虎冯河”一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justfor19
  1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91 积分:59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3-8 11:50:00
狂风小嘀咕:为南怀瑾《论语别裁》“暴虎冯河”一辩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8-25 12:19:00 [只看该作者]

为南怀瑾《论语别裁》“暴虎冯河”一辩

《论语·述而第七》: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成者也。”据说南怀瑾在《论语别裁》中犯了一个低级错误,甚至有人说是闹了一个大笑话,把“暴虎冯河”解释为:“像一只发了疯的暴虎一样,站在河边就想跳过去,跳不过也想跳,这样有勇无谋怎么行?”

这个“低级错误”被深圳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徐晋如抓住不放,据此把南怀瑾的《论语别裁》说成是“拙劣之作”,进一步把《论语别裁》的读者冠名为“浅俗不学之辈”,最终达到了骂社会的目的,把当今中国评价为“文化堕落无底的时代”。徐晋如2015年7月对羊城晚报记者如是说:《论语别裁》被台湾的学术前辈称作是一本“错误万出”的书。我们无法知晓这位“台湾的学术前辈”究竟神秘高明到什么程度,竟然连个名字都没有。而且既然是“错误万出”,为什么所能举出的仅仅是一两个“硬伤”?可见得是“攻击一点,不及其余”、“借题发挥,无限上纲”的老毛病又犯了。

无独有偶,另一位国内知名学术奇才何新同志,也在2015年9月的博文《论<诗经>、乾嘉学术及西方历史之伪造》中旧事重提:“以至南怀瑾在他的《论语别裁》中望文生义,竟然解释成‘发了疯的暴虎站在河边跳河’,遗笑于后人。”但是何新在后文又说:“就算南怀瑾把‘暴虎冯河’解释成‘发了疯的暴虎站在河边跳河’,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错。”大错也好,小错也罢,先来看看何新对“暴虎冯河”的解释:暴虎之暴,就是搏斗的搏的通假字。冯河之冯,就是浮水之浮(古字为淜)的通假字。“不敢搏虎,不敢浮河”,就是不敢徒手搏斗老虎,不敢徒手浮渡大河。何新说来说去,也并没有超出前人的解释。

《诗经·小雅·小旻》:不敢暴虎,不敢冯河。《毛诗正义》卷十二之二:汉毛亨传:冯,陵也。徒涉曰冯河,徒博曰暴虎。郑玄笺:人皆知暴虎、冯河立至之害。唐孔颖达疏:李巡曰:“无舟而渡水曰徒涉。”则空涉水,陵波而渡,故训凭为陵也。朱熹《诗集传》:徒搏曰暴,徒涉曰冯,如凭几然也。中华书局《中华经典藏书·诗经》:暴虎:徒手打虎。冯河:徒步渡河。不敢空手打老虎,不敢徒步把河渡。其他如清马瑞辰《毛诗传笺通释》、程俊英、蒋见元撰《诗经注析》,无非也是引用了《毛诗正义》“传、笺、疏”的旧说。

不敢暴虎:不敢徒手和老虎搏斗。但是居然有人“暴虎”成功了,《国风·郑风·大叔于田》:襢裼暴虎,献于公所。“大叔赤膊上阵徒手搏猛虎,猎物献郑伯送至他的公朝。”襢裼:脱衣袒身。“暴虎”却仍然是一笔糊涂账。人不可能空手打得过老虎,战斗力悬殊太大。老虎的利爪巨齿,连大象的厚皮都能洞穿,光着膀子和送死有没有区别?问题就出在“徒搏曰暴”,“徒”可以解释为“空手”,但是“徒”的本义却是“步行”。据常理常情判断,“暴虎”只能是拿着武器徒步和老虎搏斗,而绝无其他可能。

据说有当代学者把“暴虎”解释为车猎,这是一种缺乏动物学常识的谬论。众所周知,老虎是典型的山地林栖动物。你的战车不可能开到山里去打猎,你也不可能放火烧山先把老虎熏出来,然后再用战车围猎。因为老虎行踪神秘,活动范围又极广。你一放火,老虎早就跑到山顶上或山的那边去了。你又怎么可能为了猎几只老虎,放火把一座山全烧掉?得不偿失,愚昧至极。因此打虎的方法,要么是到山里用弓箭射猎,要么是拿着武器徒步在山里和老虎搏斗,当然也只能是一拥而上,单打独打是绝对不行的。

据此可知,“暴虎”是一个比较失败的词,不仅使用了一般人无法理解的通假字,甚至几千年来所有学界大拿都讲不清,还得我这个普通网民帮他们找出正确答案,而正确答案就是:暴虎等于拿着武器徒步和老虎搏斗。因为空手等于送死,而《诗经》确实又有“暴虎”成功的例子。下面再来研究一下“冯河”,这个更失败的词。

冯河,徒手过河、徒涉过河、无舟过河、徒步过河。这么多狗屁不通的解释,请问都是吃错了什么药?为什么不能游泳过河?天底下的河多了去了,游泳过河也最容易不过了,对擅长野外生存技能的古人来说,游泳过河难道不是最普通不过的小事一桩吗?《诗经》为什么要特别强调“不敢冯河”?因为“河”的本义就是“黄河”,而不是指其他任何一条一尺宽的小河。但是仍然讲不通,因为随便一搜索,就能找到诸如:上到73岁下到9岁,近百人齐聚小浪底横渡黄河。我市177名游泳爱好者成功横渡黄河。4000人横渡黄河。兰州“泳士” 坚持28年“横渡黄河”庆新年。新闻太多,难以尽列。已经证明了“不敢冯河”,即使“河”指的是“黄河”这条北方最大的河,仍然是完全讲不通。

在得出最终结论之前,还是先来具体分析一下,南怀瑾有没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暴虎冯河”这句话。南怀瑾生于1918年,小时候读的是私塾。胡适说:“向来小孩子开蒙念书,照规矩是《百家姓》、《千字文》、四书五经。”那么按常理常情分析,《诗经·小雅·小旻》这句简单不过的“暴虎冯河”,应该是南怀瑾几岁时就学过的。这是南怀瑾有可能知道“暴虎冯河”的第一个可能性。

第二点,南怀瑾从1962年到1974年,起码三次作过《论语》讲座。请问他讲《论语》要不要事先备课?《论语》的篇幅很长,不是一天就能讲完的。那么必是每次都对要讲的内容事先备课。备课当然就是先去查查前人的注解,然后再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发挥,这些内容必是事先心里有数的,岂有临时看到“暴虎冯河”四字,如见天书胡乱解释之理。

第三点,南怀瑾《论语别裁》一书,根据的是1974年听讲者的笔录。说明南怀瑾之前不止一次讲过相关内容,那么能来听讲座者,必是传统国学的爱好者。何况又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听众,很多也都是旧时代受过私塾四书五经教育的人,听到南怀瑾不同于一般解释的讲法,岂能不疑不问?疑而问之,则要么是南怀瑾有一番独到心得的阐发,要么是南怀瑾知道讲错了,闹了个大红脸,则下次再讲,岂能再错?

第四点,《论语别裁》是南怀瑾的讲课记录,1974年所讲,听讲者笔录,1975年至1976年在报纸连载,之后又在台湾出版,乃至于风行一时,无数次在台湾再版。再于2003年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在国内初版,再版。请问,如果南怀瑾对“暴虎冯河”的解释,确实是犯了低级错误,那么一版再版无数版,为什么就没有一个读者来信指正,为什么就没有一个编辑质疑并向南怀瑾求证,为什么几十年来就一直任由这个所谓的错误,白纸黑字流布天下而坚持到底?

南怀瑾所讲的经典,总是命名为“论语别裁”、“老子他说”、“孟子旁通”、“庄子諵哗”,表明南怀瑾所讲解的中国传统经典,不拘泥于古代腐儒的迂见,而是要发前人所未发。那么最后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暴虎冯河”这四个字,“暴”是含义不清的通假字,“冯”字又是一个不容易理解的通假字,而“冯河”二字又完全不通,只剩一个“虎”字可以成立。一句话有两个通假字,四个字有三个字不通,百分之七十五的失败率,那么南怀瑾作为精通儒道佛三家的国学大师,讲课时即兴发挥,拿这句“暴虎冯河”开个小玩笑,有何不可,谁曰不宜?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8-26 16:23:42编辑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姚惠尧1129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捕快
等级:超人 帖子:254 积分:209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4-25 20: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8-25 18:52:00 [只看该作者]

、、、、、、、、、、、、、、、、


威斯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justfor19
  3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91 积分:59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7-3-8 11:5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8-25 23:31:00 [只看该作者]

《论语》用错了“暴虎冯河”——为南怀瑾再辩

《诗经·小雅·小旻》:“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

暴虎、冯河,明明是其二,诗经为什么说是其一?

《冲波传》:颜渊曰:“人知其一,莫知其他。俱知暴虎,不知凭河。”

南朝梁·殷芸编纂《殷芸小说》:颜渊曰:“人知其一,未知其他。但知暴虎,不知冯河。”

原来早就有古人怀疑,“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的意思是,人只知道“不敢暴虎”,却不知道“应该冯河”。

南怀瑾徐芹庭合著的《周易今注今译》,1969年由台湾商务印书馆出版。其中一句是:“九二:包荒,用冯河,不遐遗,朋亡,得尚于中行。”南怀瑾与合著者的解释是:“泰卦的第二爻(九二),有如天体包容八荒的象征,如果利用大河作凭藉,而一直上去,不会因遥远而遗失方向,但会亡失了朋友,须得中正而行。”

请看清楚,南怀瑾早在1969年就知道“冯河”的意思是“利用大河作凭藉”。古代经典因为汉字多义的特点而众说纷纭,但是已经表明了南怀瑾不认同把“冯河”解释为“徒步过河”。

《说文解字》“巟”:水廣也。从川亡聲。《易》曰:“包巟用馮河。”《易经》的原文是“包巟”,意思是“包容八荒”。后来“巟”字被误写为“荒”,就被古代文盲大儒望文生义曲解为“包含荒秽之物”。

“冯河”是“利用大河作凭藉”,也就是“顺势而为”的意思。结合古人所说的“但知暴虎,不知冯河”,可知“暴虎”和“冯河”的意思有可能完全相反。

《孔子家语》卷第九·七十二弟子解第三十八:孔子适齐,过泰山之侧,有妇人哭于野者而哀,夫子式而听之曰:“此哀一似重有忧者。”使子贡问之。而曰:“昔舅死于虎,吾夫又死焉,今吾子又死焉。”子贡曰:“何不去乎?”妇人曰:“无苛政。”子贡以告孔子。子曰:“小子识之,苛政猛於暴虎。”

“暴虎”有可能指的是“苛政”。“冯河”有可能指的是“顺势而为”。“暴政”就是法家,秦皇汉武之类。“顺势而为”就是道家,自由经济之类。

《诗经·小雅·小旻》唠唠叨叨都说了些什么?
旻天疾威,敷于下土。谋犹回遹,何日斯沮?谋臧不从,不臧覆用。我视谋犹,亦孔之邛。
潝潝訿訿,亦孔之哀。谋之其臧,则具是违。谋之不臧,则具是依。我视谋犹,伊于胡厎。
我龟既厌,不我告犹。谋夫孔多,是用不集。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如匪行迈谋,是用不得于道。
哀哉为犹,匪先民是程,匪大犹是经。维迩言是听,维迩言是争。如彼筑室于道谋,是用不溃于成。
国虽靡止,或圣或否。民虽靡膴,或哲或谋,或肃或艾。如彼泉流,无沦胥以败。
不敢暴虎,不敢冯河。人知其一,莫知其他。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毛诗序》:“《小旻》,大夫刺幽王也。”朱熹《诗集传》:“大夫以王惑于邪谋,不能断以从善,而作此诗。”牵强附会,完全无法自圆其说。“旻天疾威,敷于下土。”如果说的是周幽王暴虐下民,那么法家横征暴敛的政策已经形成,还有什么“谋夫孔多,是用不集。发言盈庭,谁敢执其咎”,也就是“谋划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好主意。好多人聚在一起议论,意见纷纷,得不出一致的结论。也没有人敢担当责任”可言?可见得大夫刺幽王之说讲不通,“旻天疾威,敷于下土”的正确含义就只能是自然灾害使国家面临着饥荒,当政者却只知道“不敢暴虎”,也就是不敢横征暴敛,却不知道“应该冯河”,也就是顺势而为,降低赋税,放开专营,搞活经济。

“暴虎”的另一种解释是暴政,“冯河”的另一种解释是“利用大河作凭藉”,也就是顺势而为。那么当《论语》把“暴虎冯河”连用时,就产生了自相矛盾。所以历代腐儒对“冯河”的解释,所谓“徒手过河、徒涉过河、无舟过河、徒步过河”,无一不是羞羞答答犹抱琵琶半遮面,就是没有一个人敢说一句“游泳过河”。把“游泳”说成是“徒手”、“徒步”,难道不是天底下最荒唐可笑之事吗?

结论已经出来了。南怀瑾早在1969年就对“冯河”有不同的理解,不是讲不通的“徒手徒步过河”,而是“利用大河作凭藉”,那么面对《论语》自相矛盾的“暴虎冯河”四字连用,南怀瑾1974年在《论语》讲座时采取了玩笑式的态度,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

最后要严厉质问部分无知网民一句,你说南怀瑾把“暴虎冯河”讲错了,那么“暴虎冯河”的正确含义应该是什么?我看没有一个人能答得出来。那也就只好鸡嘴变鸭嘴,任由我对这些无知小儿进行缺席审判。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8-26 16:23:59编辑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