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原创】孵鸡娘


  共有77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孵鸡娘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伊江春水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小巧 帖子:2497 积分:16773 威望:5 精华:34 注册:2011/10/4 19:46:00
【原创】孵鸡娘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4/14 19:00:00 [只看该作者]

 

      在我们老家,管孵蛋的鸡妈妈叫“孵鸡娘”。

      小时候家下总是必不可少地养着十多只生蛋鸡。一则鸡会捡食我们掉落的饭粒,免得脚踩糟蹋了可惜;二则鸡蛋是硬通货,可以随时换来油盐钱,是家中的“鸡屁股银行”。我下学到家,头一件事便是取菜帮子、烂菜叶剁碎了,拌上些秕谷糠头,搅在一个大饲盆里,然后呼鸡尚食。这大概是我人生最早的司职家务。

      开春之后天气和暖,草长虫出,母鸡们往鸡窝那旮旯进进出出,川流不息。前村后院,产蛋的母鸡 “咯咯嗒~咯咯嗒!”之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忽而有一只之前产蛋丰沛的老母鸡“赖”在鸡窝里不出来,妈妈便说:这是要当“娘”孵小鸡了。

      于是就要另外预备下箩筐加稻草,搭成一个窝儿,放上十数枚新下的蛋,把那只“霸鸡窝”的主儿“引”过来,她便安安静静地孵上去。当一个“孵鸡娘”是最辛苦的,也是最枯燥的,连日带夜,静卧如禅,我不得不佩服这份造物的天心母性。

       妈妈则特意交待我从粮屯中抓上好的的五谷单独喂食“孵鸡娘”,还要用竹筒子给它预备清水。孵鸡娘吃食时不刨不拣,专心又利索。饮食毕,扑棱几下翅膀,活动一下筋骨,拉泡硬屎,就很快回到窝里去。鸡爪子扒开成堆的鸡蛋,然后孵上去,嘴里还带着发出“呵呵”的声音,仿佛与它那些混沌未开的子嗣交流着什么。

       这时候妈妈肩上挑着一担稻箩从集上碾米归来。一头米,一头糠,汗湿的绵绸夹袄挂在糠箩上,偶尔里面“埋伏”着用鸡蛋换的麻花和桃酥,大老远就开始勾动我们肚中的馋虫。妈妈进门放下扁担,仍不肯歇息,又取出竹筛,把米一点一点再过一遍,筛出被机械碾碎的细小米粒,一部分用来煮粥,下剩的就专门留作鸡雏出世时的口粮。

      孵鸡娘一动不动地坚持了二十来天,鸡窝里开始传来“哔哔”的啄壳声。小鸡要出壳了,鸡娘喉咙里换成了一种充满爱怜的声调互动应和着。刚出壳的鸡雏浑身湿漉漉的,弱而无力,仰赖母鸡的“羽绒被子”沤干并由此获得元气。窝中有脱下的蛋壳需要清理,我们却都不敢伸手,因为这时候的鸡娘异常凶狠警惕,常常会误解我们好意伸出的手,啄下去真是又快又狠。妈妈没少挨啄,却不怕它,走过去拎着鸡翅膀远远地扔了出去,在孵鸡娘的一连串“抗议”声中,三把两下将蛋壳捻了出去,将鸡窝拾掇干净。

      小鸡一个接一个出壳,鸡窝里此时也鸣声上下,一派喧嚣。得了元气的调皮的鸡雏从孵鸡娘的翅膀下探出头来,或是直接跳到鸡娘背上去亮相。一身黄褐色的绒羽略不沾尘,圆咕隆冬的脑袋像带咀茶壶一样连着一个角质的喙,两边各有一点黑豆般的明眸,鸣声清脆如击玉,宛如精灵,煞是可爱。

 

      然而又正所谓“世事难齐”:一窝里总有几个后知后觉的“笨蛋”!别人家这时候已修成真身正果了,它们却躺在蛋壳里一点动静没有。出壳的家伙却等不急了,这时一刻不停地吵着要出去,孵鸡娘此时面临着的艰难锥心的抉择:出去吧,这窝里可就凉了,那些“笨蛋立马要成“旺蛋”;不出去吧,这些先出壳的小鸡是真心饿了。我们可以看到鸡娘在窝边上团团打转:果真手心手背都是肉,生死去留两难周全!

      这时候俺娘伸出手来补天之缺:她能将还没破壳的蛋用些破绵絮包裹着,揣在自己腋窝里,甚或转到她自己的被窝里来,用自己的体温去暖这些个甚至尚未成形的鸡崽崽!待孵鸡娘归巢,她再热呼呼送回去。一窝中的小幺儿,多半都仰赖她这种“天然人工”的合力方才得见生天。后来她这作法生产队里大家知道了,就给妈妈取了一个外号:“孵鸡娘”。老实说,我小时候遇人撵着喊我娘这个外号,总没怎么觉得有多难听;现在回想起来,反因好生积德而更觉亲切了。

 

      今年清明,我们合族祭祖的队伍走到一处祖茔山中,突然发现草窠里蹲着一只孵鸡娘,底下一圈白汪汪的都是蛋,少说有二十来个吧,鸡娘要把两翅保持伸张才能勉强覆盖到边沿。人群中立刻有人说:谁谁谁家的老母鸡十多天不见回家,不成想竟在荒效野外自个孵下了!

      原来如此!——这么些日和夜,天当窗户地当炕,饮食搅扰均需独力面对,也真忒不容易了! 我们老少共有百十号人,此时都放慢了脚步,锣不敲鼓不打,炮仗也不放了,以免惊扰了“她”这无与伦比的天心母性。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