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推理《点绛唇》 还原案发现场


  共有156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推理《点绛唇》 还原案发现场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零下一段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04 积分:10444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4/22 13:09:00
推理《点绛唇》 还原案发现场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5/30 16:21:00 [只看该作者]

                                                                                                                   推理《点绛唇》  还原案发现场


 

                                                                                                                                      


 

    最近被朋友拉近一个微信群,每天听王立群教授讲解一首宋词,这不嘛,前几天听的是李清照的《点绛唇》。

 

点绛唇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客入来,袜刬金钗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王立群老师讲解整首词的大意是:早上起来,荡完秋千,站起身来,懒得去揉一揉发麻的双手。尚未绽放的花朵上布满了晶莹的露珠,层层香汗已将我的薄衣湿透。园中突然闯进一位小男生,吓得我顾不上穿鞋,也顾不上滑落下来的金钗,含着羞意直奔屋子,回到屋内,缓过神来,忍不住倚门眺望那位小男生,但是手里还拿着青梅,装着去闻梅香。

 

    另外,在词句的讲解中,王立群教授也点出了本词的一些不同凡响之处,比如:写小女生通篇没写容貌,只写她的形态,这和此前此后的词中写少女必重容颜大不像同;再比如,通篇也没有写景,虽然“露浓花瘦”像是写景,但实际上是写花一样的年龄,水一样的娇嫩的青春少女的形象。

 

    短短十几分钟,倾听大师讲解,神游千古画卷,是一种唯美的享受,更不用说受益良多了。我除了后面对那个“门”的理解和王老师完全不同外,其他的完全没有什么不同意见。但是当我躺在床上,重新默诵回味本词时,却觉得似乎出现了一个个的疑点,这些疑点若隐若现,令人迷茫。

 

    正像我过去炫耀的那样,我是一个“推理小说爱好者”,是从福尔摩斯一直读到东野圭吾的(其实和真正的“推理迷”相比较,我所读推理小说不仅少的可怜,更是不求甚解,不过这是我内心最深处的秘密,本人一向讳莫如深,从不宣诸于口的。)。当我觉得发现了问题之后,本人立刻从床上爬起,戴上痰桶帽,叼起大烟斗,化身为零下一段·福尔摩斯,直奔案发现场而去了。

 

    问题一:词中的那个小男生是谁?

 

    很显然是赵明诚啊!而且只能是赵明诚。当然了,如果你说“词中的意向都是虚指,是花季少女幻想的男子”那就没办法了,因为如果一切都是虚指的话,那么这已经失去讨论的基础了。如果回到现实中,应该是赵明诚,因为据记载,赵明诚自从读过李清照的词,就被深深吸引陶醉,央求其父赵挺之去求亲,正像大家都知道的那样,赵明诚的父亲赵挺之和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可算是政敌,平时绝难来往,而奇怪的是,这次赵挺之居然真的去为儿子提亲了,而且最终赵李两家结为秦晋之好,不得不说,这既是赵明诚李清照的幸事,也是中国文学的幸事。而且,没有任何史料证明李清照和别的男子有过任何纠葛。所以,我们认为词中所写应是赵明诚父子去李家提亲时所发生的偶遇事件。

 

    问题二:“倚门回首”中的“门”是什么门?

 

    王老师解说为“回到屋内,忍不住倚门眺望”,也就是说,他认为是“闺房之门”。这也是我唯一不同意的地方,我认为是花园的门。也就是说,李清照荡秋千的地方是在他们家花园,而主人公就是直奔这个“门”“和羞走”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首先是场景的问题,如果“和羞走”后回到了闺房,再返回头来“倚门回首”,不仅行动上显得不连贯,而且还有场景阻断的问题,似乎是两个场景了,不符合本词一气呵成浑然天成的气韵;而更重要的是如果是闺房之门,那么那位小男生何其尴尬?要知道你误入花园只是稍显孟浪,而如果是遥望香闺的话那可就是大失礼仪极不检点了,身为太学生赵明诚会犯这样的错误吗?如果他真的犯了这样的错误,从太学生华为登徒子,以后还能抱得美人归吗?所以,我认为还是花园之门较为妥帖。

 

    另外,这是什么门和下面的问题也是息息相关。

 

    问题三:这是什么季节?

 

    这本来是鄙摩斯认为非常简单的事情,结果一调查才发现,这居然是最麻烦的一项。

 

    首先,从“薄汗轻衣透”的“轻衣”来看,这应该是热天,也就是从暮春到初秋都有可能,也就是4至9月份。

 

    其次,如果是按照王老师所说的这是“闺房之门”的话,那么就没办法从这儿入手论证这是什么季节了,因为既然是在闺房,那么,李清照手中拿的青梅就没有参考价值了,因为这颗青梅既可以是今年的,也可以是往年的,这对讨论这事什么季节没有任何用处。但如果这个“门”是花园之门的话,一切就顺理成章了:主人公李清照跑到花园门口,心中稍稍安定,忍不住内心的好奇,想看一看对方是什么样子,恰好门旁有一棵青梅树,她就装作想闻闻青梅的香味,其实是偷偷的看向了那位小男生。正由于这棵梅子树是长在这儿的,所以我们只要知道青梅是什么时候结果就知道这是什么季节了。

 

    打开百度百科:“青梅”,上面介绍说“5-6月花期,8-9月果期”,再看原文的“却把青梅嗅”,体会一下意境,主人公嗅的应该不是花而是果,而且应该是不到成熟期的青梅果、难道说,应该是8月份,盛夏季节?怎么觉得有一点点违和感呢?再回到百度百科,发现头一句就是“青梅是龙脑香科,青梅属乔木,树高约20米。”,20米!别说是李清照,就算是长颈鹿都没法“却把青梅嗅”!看来,此青梅非彼青梅也!果然,下面是“产海南……越南、泰国、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有分布”,而此时李清照应该居住在汴京开封,和那些地方完全的不搭界,那么怎么办呢?

 

    让我们曲线救国。我在电脑上输入“青梅什么时候成熟”的问题,果然有很多条回答,说是阴历四月底五月初。这就对了嘛!再想到名句“梅子黄时雨”,梅雨时节大多是五月开始,那时候梅子已经熟透,而此时青梅尚未成熟。应当是四月底无疑,也就是我们现在这个时候,初夏时分。而这也和本词的意境十分符合:初夏代表着生机勃勃、走向成熟。所以我最后的看法是:本词故事发生的季节应该是四月底;而且那个“青梅”也不是所谓的“龙脑香科,青梅属乔木”,而应该是“青涩的梅子”“尚未成熟的梅子”。

 

    问题四:这是什么时辰?

 

    这个非常好回答:清晨。因为一句“露浓花瘦”就点出了时间。既然“露浓”,可见是太阳刚刚出来不久(加入你说太阳还没出来,我也不好反驳),因为太阳出来后半个小时之后,恐怕就没有露水了。那么阴历四月底的汴京,太阳什么时候出来呢?其实早6点左右就出来了,那么就是说,当女主人公“蹴罢秋千”的时候应该不超过7点,也就是说,这个勤劳的女孩早上6点左右就开始体育锻炼了。结合上个问题,我们就有这样一个印象:在四月底的清晨6点左右,李清照就开始了她的早操活动——荡秋千,经过二三十分钟的锻炼之后,她累的香汗淋漓,手足酸软。

 

    其实上面的问题大家稍一琢磨便可得出差不多的结论,其实是不成问题的问题,那么我在这儿之所以费尽唇舌,是想说明什么问题呢?我是想说明这里有蹊跷,因为早上6点钟是一个大家闺秀荡秋千的正确时间吗?应该不是吧?可为什么就这么发生了呢?

 

    由于这几个问题相辅相成,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所以我把它们重新总结整理变成三个新问题一并列在下面:

 

    一:李清照为什么这么早去荡秋千?

 

    二:李清照知道会有人来吗?或者说她知道会有陌生的男子来吗?

 

    三:赵明诚为什么这么早闯进花园?他知道有人在这儿荡秋千吗?

 

    先回答第二个问题:李清照应该知道有人来,或者说至少有这种心理准备?为什么呢?让我们来看这一句“和羞走”。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她并不意外,要知道,李府虽然不是“侯门深似海”,但也不是寻常百姓能够随便进入的,如果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而见到陌生男子贸然闯入,那么李清照的反应就不会是“和羞走”,而应该是“和恐走”“和怒走”“和惊走”之类,如果仿照现在的电视剧,或者应该上演大喊“有色狼”“非礼啊”之类的狗血桥段。然而不!李清照只是“和羞走”而已,虽然也有“袜刬金钗溜”之类的慌乱表现,但我们体会一下,产生这种慌乱的只是“羞”,而不是“惊”“恐”“怕”“怒”等情绪,可见她对会在这里有一段不期而遇的邂逅还是有一定心理准备的。

 

    当我们明白了这个问题,那么第一和第三个问题的答案也就呼之欲出了。李清照为什么你们早去荡秋千?有大清早6点多去荡秋千的吗?这是荡秋千的正确时间吗?这还是我们的诗词女王吗?这不是傻丫头吗?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可能会出现她生命中的真龙天子;赵明诚为什么一大早冒冒失失得摸进人家花园?这是做客人家的正确态度吗?不怕被当流氓抓起来吗?这是一个金石学家还是一个登徒子?原来这一切只因为他知道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会遇到他生命中最绚烂的风景。

 

    那么,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他们怎么会如此的心有灵犀呢?换言之,是谁在中间牵线搭桥呢?那还用说:丫鬟呗!或问:李清照有丫鬟吗?这是当然了,“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这位“卷帘大将”就是现成的丫鬟啊!

 

    至此我们几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段优美的小令写了一个优美的、看似无意的、其实是一个精巧的、人为制造的邂逅。那么,让我们参考历史,回到案发现场,还原这段扑朔迷离的故事吧。

<!--EndFragment-->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7-12 23:08:46编辑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零下一段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04 积分:10444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13/4/22 13:09: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7/5/30 16:24:00 [只看该作者]

                                                                                                                

 

    清晨,李府早早的大门洞开,先是由仆役们把门前打扫干净,真是黄土垫道净水泼街,整个门前大道一尘不染。朝阳出来后不久,即有十位家丁在门前分两排站好,站在最前头的管家更是微微躬身毕恭毕敬。大家心里嘀咕:老爷清廉,门前向来是鞍马零落客人稀少,这次来的客人是谁啊?需要动这样大的阵仗?当然,大家只是心中猜测,却不敢宣之于口,所以尽管有十一个人却鸦雀无声。

 

    不久,远处传来隆隆的马车响声,须臾,由四匹健马拉的马车已到门前。车停下后,车夫恭恭敬敬的拉开车上的帷幔,当先下来一位四十多岁的官员,虽然面带微笑,却隐隐地有一股凶戾之气,随后下车的却是一位锦袍公子,面如冠玉体态风流,看起来不过二十岁的样子,一股书卷之气扑面而来。而此时车夫脱去外面驭马的行头,原来也是一位管家,只见他紧走几步,递上拜帖,同时说道“吏部侍郎赵挺之携子赵明诚拜见太学正李格非大人!”。这一句话出来,李府门前的十位家丁不禁张大了嘴再也合不拢来:赵挺之!这不是老爷最大的对头吗?几次欲置老爷于死地,可谓是生死仇家,怎么会是他?而且老爷还用这样隆重的礼节迎接他!他们感觉自己的脑子开始凌乱了……倒是管家像是早就所知一样,接过拜帖,站到门侧躬身说到“赵大人请!老爷已在大堂恭候多时!”。

 

    大堂门前,李格非看着走近的赵挺之父子,拱手说到“格非恭迎赵大人!赵大人莅临寒舍,格非蓬荜生辉!”,赵挺之紧走两步上前说到“李大人言重了!挺之冒昧来访,打扰贵府,甚是不安!”随后转过脸去喝道“畜生!还不参见伯父!”后面赵明诚赶紧跪倒大礼参拜“晚辈赵明诚参见伯父!”。李格非赶紧扶起说到“贤侄不必多礼!”然后转头对赵挺之笑道“看贤侄英气逼人,实有龙凤之姿,赵大人有子如此,夫复何求!”赵挺之笑道“李大人谬赞了!”双方大笑,携手走进正堂。

 

   双方分宾主落座,赵明诚侍立在父亲身后,李格非看了笑道“贤侄也坐吧。”赵明诚躬身道“小侄不敢。”赵挺之笑道“李大人太过纵容小子了。”回头喝道“既让你坐,坐下便是!莫非还要请你不成!?”赵明诚赶紧低头告坐,随后在父亲的偏后方浅浅的坐下。一时间丫鬟奉上茶来,赵李二人不免高谈阔论起来,从四书五经说到琴棋书画,从天文地理说到风土人情,除了朝政,两人竟是无所不谈,哪有一点政敌死对头的影子?

 

    茶过三巡之后,赵挺之开口到“李大人,挺之此番前来,却有一事相求。”李格非到“不知赵大人所言何事?但得力有所及,格非无不应命。”却听赵挺之说到“李大人乃苏学士门下弟子,学富五车,博古通今,实乃我大宋之鸿儒也!”李格非连称“不敢”,赵挺之接下去说“久闻李大人膝下有女,家学渊源,更兼才气过人,尤雅擅诗词,年方及笄已名动京师,即前辈大家亦击节赞叹。挺之不才,寒舍有逆子者三,长仲皆婚,唯犬子明城,年已双十,却未有婚姻之约。其久慕贵千金才名,不敢违礼仪而一睹芳颜,以致抑郁成疾。故挺之此番厚颜而来,却是为犬子求亲,愿李赵两家结为秦晋之好,不知李大人意下如何?”李格非沉吟到“明诚贤侄年不过双十,却精通金石之学,士林传名,前途不可限量。而小女鄙陋,生性顽劣,恐难侍笤扫席,反为不美。”赵挺之笑道“李大人过谦了!兄却不知,小犬为能登堂拜见李大人,却连下官也敢欺瞒!”李格非兴味盎然道“愿闻其详。”赵挺之说“前些日下官见小犬形容憔悴,惊问何以如此?李兄猜犬子如何回答?他说:他五岁曾做一梦,遇一仙人送他三句话曰: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并问下官当做何解?这小畜生!却绕这么大一个弯子做此哑谜来哄骗老夫!李大人却说可不可笑?”赵李相对大笑,后面赵明诚满面通红,窘迫不堪,只差把头埋进膝盖之中。

 

   李格非说道:“兹此事事大,容格非与内子商量一二。且时已近午,先请赵大人用过酒饭,再屈尊赵大人在寒舍略作歇息两日如何?”赵挺之拱手道“如此叨扰了。”一时间排上筵席,虽非龙肝凤髓,山珍海味,却也是时鲜菜蔬,鱼肉杂陈,倒也宾主尽欢。须臾饭毕,赵大人父子自有管家安排住处,李大人则径回内堂。

 

    后堂中,夫人王氏早已等得心焦,见老爷回来,赶紧一边帮老爷宽衣洗漱,一边问清此事原委,皱眉说道“赵李两家,素不和睦,那个什么赵挺之更是处处与老爷做对,此事怎可应承?”。李格非道“此事却又不然,明诚年方二十,士林已有清誉,且所钟情于金石亦是君子所为。至于赵家求亲一事,先有礼部张大人代为致意,现在赵挺之又亲自携子前来,其意不可谓不诚,至于我们之间乃是政见不同,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中间却没有私人恩怨,若以此耽误良媒,罪莫大焉!不过此事却要看清照的意思,这个小丫头心气甚高,再加上她才思敏捷,如果夫婿不能令其折服,日后恐难以琴瑟和谐。按我的意思,不如让清照亲自见见,再定主张,夫人以为如何?”王夫人忙道“这个却是不妥,自古以来,哪有让女子亲自相看夫婿的道理?传出去令人耻笑!”李格非笑道“夫人不愧是大家出身,严于礼教。不过此事关乎咱女儿一生幸福,稍有不慎,悔之晚矣!再者李某忝为苏门弟子,岂能如此不识变通?何况此事只让清照暗中相看即可,亦于礼制无违。”夫人到“那么是否让我慢慢地告诉她?”李格非道“这个却也不必。”一边眼睛看着丫鬟们忙碌,因为今天贵客临门,因此别的丫鬟都来后面帮忙,却见李清照的小丫鬟海棠,一边手脚不停忙碌,一边却竖起耳朵听老爷夫人讲话,眼珠骨碌碌乱转。李格非拈须微笑道“这个小妮子倒也伶俐!”。

 

    一时间各处收拾妥当,丫鬟们各回原处。只见小海棠三步并作两步走,一溜烟儿地回到小姐闺房,气没喘匀,就说“小……小姐……大喜了!”,李清照此时已略得风声,闻言脸先红了起来,说到“我有什么喜?”海棠缓过气来笑道“小姐啊!乘龙快婿来了!”清照佯怒道“再胡说看我不撕你嘴!”海棠一叠声的大叫冤枉,把在前厅和后天偷听的话学说了一遍,然后问道“赵公子说的那三句是什么意思?”清照说到“蠢丫头,平时让你识几个字,你就一味偷懒,现在不知道了吧?”,然后自己喃喃说到“言与司合,此乃是个词字,安上已脱,是一个女字,芝芙草拔……芝芙草拔……”旁边海棠恍然大悟“芝芙草把,是之夫两个字,原来凑起来是词女之夫!哎呀!却不知词女又是哪个?”一边说,一边“咯咯”的笑个不住,清照又羞又恼,在后追打。

 

    笑闹一阵后,清照红了脸拉着海棠说“这个事情怎么办嘛!姐姐教教我。”海棠说“这还不好办?小姐是读书读晕了头吧?只要这么这么……”海棠附耳说了一通,清照迟疑道“这可以吗?被发现怪羞人的。”海棠道“小姐尽管放心,万无一失。”说着跑了出去。

 

    赵挺之父子刚被安排好住宿,几个妈妈在这打扫,赵明诚忽见一个小丫鬟风风火火走来,一头撞向一个妈妈,被妈妈拦住骂道“小蹄子,这么猴急的,却是见哪个野小子去?”。丫鬟笑道“冲撞李妈妈了。小姐明儿早上要到花园打秋千,秋千上的垫子破了,我去找些丝线补补。”李妈皱眉道“大早清起的,都是露水,打什么秋千?小心伤风咳嗽。”丫鬟点头答应,正待要走,却见赵明诚转了过来,作揖道“敢问姐姐,你说的小姐却是哪个?”海棠掩口笑道“本府只有一位小姐,传说是个词女什么的……”,说完,一边笑,一边径自回去了。

 

    回到闺房,海棠道“小姐怎么谢我?已经成了。”,清照淡淡的说“谢什么谢?谁说我明儿一早去打秋千?我才不去呢!”,海棠张大了嘴,指着清照说不出话来,只得过来再三央求,清照只是不允。

 

    一宿无话,天刚蒙蒙亮,李清照轻轻地起来,看了看一旁熟睡的丫鬟,蹑手蹑脚的走下床来,稍事梳洗,薄施粉黛,别上一支黄金凤凰簪儿,一溜烟儿地出了房门。床上似乎还在沉睡的海棠不禁露出了一弯笑容。

 

    清晨的花园静谧异常,各种花香伴随着丝丝凉意沁入李清照心脾,使她精神不由为之一振。她趟过饱含露珠的草儿来到秋千架旁,秋千架也被露水打湿了,李清照擦了擦坐垫上的水汽,脱掉绣鞋踏了上去。她双腿微微弯曲使劲,秋千慢慢地荡了起来,而且越来越快。李清照感到凉风在耳边掠过,嗅到花香在鼻尖飘过,她看到天边火红的朝阳正在努力挣破云层,放射出万道霞光,一时间,李清照被这美景惊呆了,浑然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只是神游物外,感觉脚下的秋千就像软绵绵的云彩,自己就像是化身为鲲鹏,在天地间任意遨游……

 

    而早些时候花园的角门却已经闪进一位男子,只见他小心翼翼鹭伏鹤行,不是赵明诚又是哪个?他悄悄地躲在假山石之后,满怀期待,不时向外面偷偷地看一眼。不一会儿,但见一位如梦般的少女匆匆跑来,还没等他看清面容,却见她已经在秋千上迎着朝霞飞荡起来,而且越来越快,就像飞舞在空中的仙子。太阳出来了,红的光、橙的光、金的光……束束光芒把这个在空中飞舞的女孩镶嵌的如梦如幻,而这女孩清脆的笑声则和着花香在露珠上荡漾……

赵明诚已经不知道身在何方,他看着她在空中舞蹈,看着她慢慢停下,正在用素手整理衣衫。他不知道怎么的,想向前走一步,不料脚下一滑,“扑”的跌倒在地,假山石上的藤蔓、枝叶、泥土、小石块一股脑儿的向他砸了下来,他不敢喊叫,只得以手抱头,狼狈不堪。

 

   恣意飞舞的李清照终于停了下来,觉得自己大汗淋漓,看了看,自己薄薄的衣衫已被汗水打透,她正想整理,忽听的假山石后一阵嘈杂,一个男子跌了出来,她忽然想起自己为什么到这儿来了,不禁大羞,想赶紧穿上鞋夺路而逃,但是好死不死,那双鞋正在那男子的方向,她惶急之下,头上的凤凰簪儿不知道怎么地忽然滑落下来,狼狈的李清照只好拎着裙角,穿着袜儿,逃命似的直奔园门跑去。

 

    目瞪口呆的赵明诚看着远去的李清照,心中不住叫苦“完了,完了!这下子完了!我这岂不成了偷窥佳人的登徒子了?这……这……可我真的不是这样的啊……怎么办?被误会了……她会怎么看我?……这事还能成吗?我真是一个混蛋!……可是她跑起来真的好美……”赵明诚的目光就像粘在了那梦萦魂牵的身影上,再也挪不动分毫……

 

    李清照一边跑一边暗自羞恼“完了,完了!这下子完了!我这岂不成了一个傻丫头了……会不会被他看轻了……鞋子丢了,钗子也丢了,羞死人了!……海棠这丫头出的好主意!看我回去怎么……”,园门渐近,一棵梅子树倒遮住了小半个园门,上面一颗颗梅子湛青碧绿,隐隐地透出清香。李清照忽然想到“我还不知道这个该死的登徒子是什么模样,只是听说是一个才子,不如让我……”她停住脚步,走近梅树,俯下身去好像是在嗅下边几颗梅子的清香,而目光却悄悄地望向了角门……

 

    于是,两道目光就这样在空中交融,一道来自假山石边,一道来自青梅树旁;一道目光看到红唇边的又羞又恼,宜嗔宜喜,一道目光看到双眸中的呆乱萌囧,明亮清澈;一道目光看到她精灵古怪的神态下却是掩不住的人淡如菊幽静如兰,一道目光看到他紧张慌乱的外表下却有遮不住的风流倜傥儒雅丰姿……他们就这样对视了,这个对视或者仅仅只是一个刹那,而这个刹那却被时光刻成了永恒……

 

 

 

    至此,鄙摩斯已经完美还原了现场,在了解了来龙去脉之后,做判词如下:

 

    朝阳晨露,秋千飞扬,有佳人嬉戏于上,有才俊隐匿于下,看似邂逅偶遇,实是妙手人为;上有严父佯作不知,下有丫头居中调停,遂才子佳人,集于一园,学士词女,困于一隅。虽遽分南北,各奔东西,然山石后目灼灼不似好人,青梅旁汗淋淋有失端庄,虽无偷香之举,却有窥人之实。鞋失钗落,凌乱方寸之间,泥沙俱下,方知青天在上。青梅枝旁回首,授人以柄,假山石边偷视,徒惹人笑,虽非大违礼制,毕竟有亏私德,特借月老三尺红绳,绕其手足,使其丝丝牵挂,生生不可离也;请帝孙两色锦缎,结成同心,令其心心相印,世世不能弃也。此为最终严惩,虽千年不可易,虽万代不可赦也!

 

                                                                                                                                                                                                                                       零下一段   2017.5.30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7-5-30 16:42:24编辑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