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劫材(有关围棋起源、终极的科幻小说)


  共有465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劫材(有关围棋起源、终极的科幻小说)

客人(61.155.*.*)
  1楼


劫材(有关围棋起源、终极的科幻小说)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7:29: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节 接不归
公元2510年,银河系阿丘星系。
“将军大人。”碧传令官小心翼翼地走进作战指挥室, “我奉令向您传达提督大人的指示。”从他胆战心惊的语气看来,不会是什么好消息。几千年前尚处于史前时代的人类,曾经有将传达不利消息的信使斩首的恶习,其中最著名的大概是花喇子模人斩杀蒙古信使,结果惹怒成吉思汗,给自己招来灭国大祸的故事……波斯人的军队中也有类似的传统。现如今带来坏消息的传令官虽然不用担心生命危险,但是显然,他不愿意将军将他的怒火发泄到自己的身上,最少从条件反射的原理来看,如果他净是提供一些不利的消息,将军以后见到他就会皱起眉头,那么诸如升迁之类的好事。应该也就会离他越来越远,而六千光年之外的前线倒会变得越来越近。在这种生物的本能反应上,即使是将军大人,大概和巴甫洛夫的狗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吧。
“定秦提督大人说,我军派出援救燕支大人的太阿舰队虽然遭到伏击,但是士兵们作战意志顽强,深陷重围而竟无一人临阵脱逃,自太阿少将以下六万八千名官兵全部阵亡,以身殉国。”
“竟无一人临阵脱逃。竟无一人临阵脱逃!”鹿卢将军暗自想着。从航母上升空的战机仅仅携带不到3 O分钟的燃料,以每秒数百公里的速度在接近绝对零度的外太空厮杀,被抛出救生舱后一秒钟血液就会沸腾肉体就会爆裂内脏就会挂在脚跟处——能够临阵脱逃倒真的是个奇迹了。
鹿卢将军是从士官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深知最前线战斗的残酷,以及普通士兵的恐惧。那些军校毕业就在大本营中写写算算度过30年职业“军人”生涯的上司们,是无从想像战争不再是一个名词时候的一切的。他没有转身,照样凝视着舷窗外的星座,这些星辰距离他上万光年之遥,以至于难以觉察出平稳的巨舰此刻正以1/4个C的高速行进。
这倒很像是数百年前的电影:外太空舰队、自重等同于半个月球的航母、瞬间熔穿钢甲的激光炮。可是他们的敌人并非来自大角与星座长着两个脑袋的异形,而是和他鹿卢一样,是由类人猿进化而来的人类。自从地球联邦因为第二次移民浪潮的冲击而分裂以后,内战就爆发了,盛产稀有金属的阿丘行星像是扔进狗群的肉骨头,他鹿卢不过是其中一只大犬的一枚锋利的牙齿。战争已经持续了大约三十个地球年了。
不,不是大犬的牙齿,鹿卢暗自摇摇头,他从降生那天起就注定了成为军人的命运。他更加像一只兵蚁。
“定秦大人的命令我已经收到了。”鹿卢淡淡地说,“看来他很着急啊,又派你来催促我。”传令官踌躇了一阵,轻声答道:“提督大人说,请鹿卢大人务必以陷入敌军重围的燕支舰队为重,火速……火速救援。”
“火速救援?”鹿卢阴沉地笑了。“我手头的兵力连自保都困难。叛军的三支舰队将燕支舰队围住,却迟迟不发动攻击,你以为他们想干什么?”不等战战兢兢的传令官回答,他自言自语道,“他们在等着我自投罗网,然后像吃掉太阿舰队那样吃掉我。再拖下去.我怕他们再没有耐心等了,依照他们的能量储备,可以在三个太阳日做两次跃迁,出现在我们面前。把我手上的这点部队围歼。”
“可是燕支大人……”传令官嗫嚅着没有说下去。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鹿卢仰起头,
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传我的命令:舰队准备向大本营方向跃迁。拟电文,就说燕支舰队与敌军苦战十昼夜,消灭五倍于己的敌军后全体壮烈殉国。你可以直截了当地告诉定秦,如果元老院一定要追究责任的话,就会追查出当初是谁一意孤行,不听我的劝诫,命令燕支舰队深入险地的。”传令官抹抹额头的冷汗,战抖着转身,向门口走去。
“还有!”鹿卢叫住了他,“给太阿舰队将士遗孤发放双份的抚恤金,没钱的话,就在前线黑市上卖掉一些物资。”然后他挥了挥手,示意传令官离开。
第二节 征
四万五千年前。地球。黄河流域。
干将贪婪地吮遍了手掌,意犹未尽地将混合着唾液与油脂的大手在腰间围着的兽皮裙上胡乱擦了擦。要是每天都能尽情地去吃这么好吃的烤肉就好了。他猛力摆了摆硕大的毛发丛生的脑袋,似乎要将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抛得远远的。吃饱了,就该出发。他抓起身边沉重的石斧,站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仰起头“呜嗷呜嗷”地吼叫起来。远远地传来同样野性的应答,渐渐地啸叫的嗓门越来越多,终于整座小山都被部落成员的嚎叫淹没。
干将把石斧扛在肩头,走出石洞,面前是五十多名部落成员,这是整个“吃肉者”部落的成年男子。他跺跺脚大吼:“我,干将,你们的首领,对你们说:‘吃鱼’的人就在山的那边,黄色的大河边,太阳升起又落下了——”他伸出左手,五个手指头分开, “那么多次前的那天,一群吃鱼的人来到我们这里,杀死了我们的猎人,抢走了我们的肉!如果,你们今天不随着我一起去杀光所有吃鱼的人。太阳升起再落下——”他放下石斧。双手手指分开平伸出去,“这
么多次后,他们又会来到这里。继续杀死我们的男人和小孩,抢走我们的肉!并且,太阳升起再落下——”说到这里他放下石斧,举起双手,又抬起一只脚,让所有人瞧清楚他的十五个手指与脚趾, “这么多次后,他们还会继续来到这里,直到我们的男人都死掉,我们的肉被他们抢光为止!”
“我们要肉!”一个战士激动地走出队伍,舞动着手上的标枪,另一个士兵则高喊: “杀光吃鱼的人,杀光!”干将很满意现在部落勇士们的士气,他从兽皮裙里摸出一个树叶包, “勇士们。你们刚才已经吃掉了全部落一半的肉,你们有了全部落的力气,现在吸入祖先的勇气吧!杀光所有吃鱼的人!”拿着各式各样武器的部落男子们争先恐后地冲到干将附近。从他手上的树叶包里领取到一点点褐色的粉末,然后仰起头,小心地将这些粉末吸入鼻腔。人骨和致幻植物研磨成的粉末被吸入后,所有人只感到杀戮的冲动溢满了全身。
小分队在接近黄昏的时候到达了吃鱼部落。干将一向很瞧不起这些邻居。他们不需要握着石斧或棍棒与巨熊搏斗,也不需要顶着炎炎烈日长时间地追逐麇鹿,所以体型显得纤细柔弱,他们的首领鱼肠,体重几乎只有干将的一半……而且干将除了体力上的优势外,还携带有秘密武器。那是他苦心琢磨出来的新式武器——骨枪。他将大动物的腿骨斜斜地截断,仔细磨尖,然后用削好的尖头木棍在骨头的空腔里插紧,这样的标枪在熟练的猎人手里,就是可怕的武器。参加远征的男人每个人都背上了五六根这样的梭标。干将自己的标枪的原料有些独特,是用前几天被敌人杀死的部落成员的腿骨制成的。
吃鱼的人显然对他们有所防备。干将刚刚看见一个男孩,那孩子就像兔子般迅速地撒腿往回跑。猎杀过无数麋鹿的干将知道,鹿群中总有一两只鹿在吃草的时候十分警觉,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向整个群体报警。这男孩谅必是吃鱼人的哨兵,可不能让他回去报信。干将从背囊里抽出一支梭标,瞄也不瞄就掷了出去.男孩的跑动戛然而止,被梭标钉在地面。整个部落中力气第二大的莫邪冲向男孩的尸体。从尸体背后的伤口中拔出梭标,鲜血喷得他全身都是。他用沽满鲜血的双手在脸上胡乱抹了几把,原本涂满靛蓝的伤痕累累的面孔显得更加狰狞。风从吃鱼部落的营地向干将的方向吹来,这很有利。干将使劲抽了抽鼻子,除了淡淡的血腥外,他还嗅到了野菜和鱼的香味。看来敌人正在吃晚饭。他举起手,在头顶上方做了一个拥抱的姿势,然后猛力挥了挥巨大的石斧,在他们通常的捕猎中,这手势的意思是:包围,然后屠杀。
吃鱼部落的确在进行着一天中最快乐的活动:吃饭。对于他们很多人来说,这一顿是最后的晚餐。
战斗是一边倒的。有备而来的吃肉部落冲进营地的时候,吃鱼部落的一些成年男子还来不及抓起武器就被杀死了,侥幸拿到木棍或者竹制鱼叉的人,在石斧和骨矛的打击下也迅速死亡。吃鱼部落彻底溃退了,不少人被身后飞来的骨矛钉死。转眼问,整个营地除了吃肉部落的战士外,就只剩下了尸体。喊叫声、武器的撞击声、濒死者的呻吟声、女人和孩子的尖叫声都戛然而止,只能听到火塘里木柴燃烧发出的“哔剥”声。莫邪双手举起石斧,仰天狂啸打破了这静寂。接着所有人都加入了庆祝战斗胜利的野蛮吼叫中,除了干将。他注意到尸体中大多是女人和孩子,成年男子并不多。粗略计算了营地的茅屋和尸体的数量后,他发现这次偷袭并没有杀死多少对方的男人。使得干将能成为吃肉部落首领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过人的体力,还有在石器时代
难能可贵的智力。
第三节 大雪崩
鹿卢平安地渡过了违抗上级命令的危机。定秦提督和他对于太阿舰队的被击溃都保持了心照不宣的缄默。
“如果当时也勉强去蹈入叛军的包围圈。大概定秦提督现在会欣喜于我的
死讯吧……”鹿卢甚至这么想。鹿卢一边想着.一边在棋盘左上的星位“啪”地布上一枚黑子。棋力被调节成专业三段的侍棋机器人无聊地空转了片刻,在右下角放上一粒白子。二人以星小目对星小目的开局进行了片刻后,鹿卢在左下角走出了复杂多变的大雪崩,结果侍棋者竟然一反常规地在右下大飞挂角。这个走法看来属于冒险,因为鹿卢左下的厚势极为可怕,白棋选择这个方向进攻必然会陷入苦战。
大概侍棋者又要开始作弊了吧,鹿卢苦笑。只要侍棋者将水平调节到十五段,数百年前围棋界的神话人物李昌镐也要受它三子。果然鹿卢受到了侍棋者掏心剜肺般凌厉的攻击,被白棋几个腾挪之后厚势尽成墨猪。鹿卢苦笑着推枰认负了。
鹿卢凝视着棋盘上纠缠起来的黑子白子,渐渐感到它们幻化成银河中的满天星斗。帝国某某年.燕支将军与敌意外遭遇,激战十昼夜后以身殉国。后世的历史书上大概也只会这么轻描淡写地说上一句吧,如果战争最后的结局是叛军取得了胜利,那么历史书上就会是“某年,我××将军斩敌酋燕支于阿丘星系”。一个人的一生,就这么浓缩成了几十个比特的信息。至于阵亡的普通士兵。68000这个数字就是他们共同留下的烙印了。“燕支死的时候,大概没有
什么痛苦吧。”鹿卢和燕支感情很好,毕竟是十年的夫妻。
大本营现在越来越依赖于新式武器的研发,至于士兵,就像是对待棋盘上冷冰冰的棋子。可惜的是叛军的武器研发速度大体上和帝国速度保持同步增长,尤其是他们主力电脑的运算能力,甚至总是略略领先于帝国方面。“只有每一立方毫米产生一万个天才大脑的运算能力,才能保证每支舰队占领一座星系”,大本营的口号就是这样。对于具体的技术细节,鹿卢并不清楚,但是他也模模糊糊地知道,新式计算机的工作原理已经大大不同于以前。举个简单的例子来说,以前为了验证一个对策方案,是靠反复的证实它是正确的;而现在的基本思想则是竞争:把所有可能的方案都纳入规定的角斗场,以互相竞争而后择劣淘汰的办法筛掉失败者,最终留下的方案就是最优的,即使是—个看起来不合理的方案。
据说计算机已经接管了大部分元老院的决策权,这就难免会导致最前线的将官有时会收到冷酷无情的命令,例如为了确保某个行星上没有敌军的侦察哨而命令舰队齐射,在空间造成一次可怕的星爆。
道理很简单,如果另一个方案是对行星进行仔细的搜索,就会在与这个方案竞争的时候多消耗一点点资源,从而被击败。一切都在被精确计算,一切都按照预先所构想的去发展。即使微有波澜——例如太阿舰队被击溃——也不会影响大局。
“与其消耗士兵的生命去验证计算机的博弈结局,倒不如在战争开始前就接受或胜或负的最终裁决,双方爽快地投降与受降更好。”鹿卢脸色惨白,被自己这个奇怪的念头逗乐了。
第四节 劫
干将是对的。吃鱼部落并没有被彻底歼灭。鱼肠和大约一百名部落成员那天很幸运地去河流的上游捕鱼去了。当他们看到自己的家园被彻底摧毁的时候,愤怒的心情是可以想见的。按照部落的风俗;他们将死去的亲人尸体用树皮搓成的绳索紧紧绑绳在木筏上’推入那条生养他们的大河中,目送他们顺水逝去。
接下来唯一能做的是战斗。为死去的亲人复仇,同时也为了自身能继续生存下去。整个部落还有大约50名成年的女子幸运地逃走了。能在干将部落的打击下逃出来,是因为她们的身体条件很好,老弱病残无法跑得很快很远。
和干将一样,鱼肠能成为部落的首领,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他较其他成员更加发达的大脑。即使被仇恨烧红了双眼的时候,他仍然能冷静下来仔细谋划。是的,吃肉的人比他们更加强壮,使用石斧头和梭标更加熟练,现在人数也更多。所以硬拼也许能杀死所有手指头那么多的敌人,甚至再加上所有脚趾头那么多,但是毫无疑问,吃鱼部落的所有人将会一个也不剩下地全部死亡,那时候,没有人再把他们的尸体绑在木筏上推入河中,也就是说将会腐烂,像吃肉的人那样悲惨地永远不能在河流的尽头复活。
“神鱼的力量!”鱼肠喃喃自语。这种神鱼稍微吃一点点,极其的鲜美,但是吃多了,人就会死亡。每当远处的山峰由青转黄的时候。部落中不能再生孩子的女人都会吃下神鱼。平静地长眠,为整个部落节省下过冬的粮食。现在不再需要神鱼,因为这些人都被吃肉部落杀死了。那么就让吃肉的人去享用所有的神鱼吧!鱼肠恶毒地嘿嘿冷笑起来。部落正中最大的茅屋的地下埋藏的那个陶罐中,还有神鱼的汁液。
黑曜石刀削尖的竹签在河豚肝脏和卵巢的漫出液里浸泡了整整一夜。这最古老的生物武器在漫长的石器时代中注定是可怕的杀手。太阳升起的时候,吃鱼部落踏上了复仇的征途,幸存的女人和孩子由十个男子带领,迁居到一天路程以外的河流附近暂时栖息。
第一个被杀掉的是莫邪。当他发现吃鱼部落的复仇者们的时候正在打猎。由于寡不敌众,他决定逃回部落向干将报警。一根不长的锋利竹签扎伤了他的后背,对于他这样一个高大强壮的猎人来说这点小伤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当他跑回部落的时候,开始感到心跳得越来越厉害,好像他不是只跑了一点点路途而是拼命狂奔了一整天。莫邪看到干将的时候已经说不出也听不见,他能看见干将的嘴唇焦急地一张一合。可是什么也听不见,天地间只剩下自己咚咚的心跳声。他的眼前开始发黑。今天的天黑得又快又早。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然后干将看见他摇摇晃晃地倒下。
干将对于莫邪的死亡感到极度的震惊和不解。仔细地检查了莫邪的尸体后他发现,莫邪背上的伤口不深,红色的灵魂并没有流出太多,像莫邪这样强壮的男子不会因为损失这么一点灵魂而死亡,这是常识。但是莫邪的确在他面前死去了。
莫邪不过是第一个。接下来的几天又有人奇怪地死去。鱼肠绝不与他们正面交战,只是悄悄地偷袭落单者。吃鱼部落的人很善于等待,即使是滑溜的鱼也难以躲避他们的钓钩、罗网和鱼又,更不要说平原上生活的吃肉部落。更为恐怖的是,死者身上并没有致命的创口,却一定会死掉。
不利于干将的谣言开始在部落内部传播,如果不是在年轻成员中崇高的威
望,干将就会被族人罢免。
简直像是追逐自己的影子!干将苦恼地想。无论跑得多么快,就是追不上!吃肉部落设下了数次圈套。鱼肠从来没有上当。无论是兔子还是麋鹿,都只能依靠感觉嗅出陷阱,而人,却能用大脑思考和判断。
每天都有人死亡。部落已经损失了干将全部手指那么多的精壮男人。
出于对死亡的恐惧,吃肉部落不少人已经开始拒绝捕猎,龟缩在营地是最好的生存之道。但是存粮不多,饥饿开始在部落中蔓延。干将觉得有必要举行一次部落会议。因为他派出的年轻人终于找到了搬迁走的吃鱼部落。
“如果狼群不和我们交战,只是咬死我们的儿子,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是找到恶狼的窝,然后彻底捣毁它,杀光所有的狼崽子!”
接下来的日子对双方部落的成员都是难以忍受的噩梦。成年男子还可以借着战斗暂时忘记恐惧,妇女、孩子则被大批偷猎。每天都有人死去,部落四周经常出现腐烂的尸体,有些是吃肉的,有些是吃鱼的。两个部落现在剩下的人口已经不足以前任何一个部落的一半了,而且由于随时随地需要提防敌人,打猎和捕鱼都变得几乎不可能。
“再这么下去,不被干将杀死,也会饿死。”鱼肠部落有人这么说。
“我宁愿被鱼肠部落杀死,也胜过慢慢地饿死。”干将部落有人这么说。
第五节 双活
这天干将碰到了鱼肠。在饥饿的逼迫下,干将提起石斧,走出部落。他想碰碰运气,抓住一只麋鹿或者羚羊。这个优秀的猎人没有发现猎物,却瞧见了鱼肠,后者正静悄悄地趴在草丛里,紧紧攥着涂过河豚毒液的竹签,没有发现从身后接近的干将。
干将举起石斧,慢慢地掩了过去,他硕大的身躯竟然能做到连一株枯枝也没踩断。就在他举起石斧的一刹那,他改变了主意。他甚至出声提醒鱼肠即将面对的危险:一只隐藏得很好的剑齿虎正准备向鱼肠所在的地方作一次跳跃式的捕杀。
在体力充沛的时候,干将一个人勉强能应付这头畜生,但是现在饿得皮包骨头的他,显然不可能和剑齿虎搏斗多久,鱼肠也一样。干将和鱼肠可能是石器时代最聪明的两个人,他们立刻决定了该怎么做——联合起来为生存战斗。
干将的石斧沉重地砸在剑齿虎的头颅上,给了鱼肠一个机会,竹签深深插入了猛兽小腹最柔软的部位。
鱼肠连比带划地感谢干将救了他的命,并且告诉了对方自己的身份。干将的脸一阵痉挛,犹豫片刻后,他把石斧放下,直截了当地告诉鱼肠,他就是率部屠杀吃鱼人的那个首领。双方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
干将拿起树枝,在地上划了几道,代表鱼肠部落赖以生存的大河。然后他拿起几粒黑曜石,一粒粒摆放,告诉对方,如果自己部落的战士守卫住这几个点,吃鱼部落的人就算不被杀死,也会因为粮食断绝而饿死。鱼肠很不服气地抓过一粒白色石子,楔入两粒黑子之间。另一粒白色石子从左前方迂回,反而将黑子包围住。他抬起头看看干将,那意思很明白:你们被包围了。干将放下石斧,挠挠头,找来一块最大的黑色石子,对着自己比比划划,然后郑重地投入白子的腹地。很显然,他是说,他自己一个人就敢冲入敌阵。鱼肠摇摇头,在黑子四周连续放上了四个白色石子,然后,坚决地把那块代表干将的黑色石子拿起,扔在一边。
一个人,无论多么强壮,也无法同时和四个成年男子战斗,这一点,鱼肠和干将都很明白。于是干将仿照鱼肠,也迅速地补上三个黑子,然后顺利地干掉了被包围的白子,鱼肠和干将有点无聊地重复了几次这个动作,然后又几乎同时停止下来,他们的兵力越来越少,代表尸体的石子在双方脚边堆积起来。这样下去肯定没有胜利者,有的只是尸体。
鱼肠首先打破了僵局。他放过了一粒黑子,大度地开辟了自己新的疆界,那意思很明显:这里也有鱼可以捕食,我们吃鱼部落最多让开一些;干将倒被对方的宽宏大量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也远远布上一枚黑子:暂时捕杀那边的鹿群而没有纠缠于陷入重围的一粒白色石子。黑色和白色的石子渐渐地又开始了增多,最后慢慢形成了一个互相盘旋的、奇妙的圆:黑中有一点白,白中也有一点黑。
第六节 三连劫
鹿卢接到的命令叫他吃凉。以前也有过打击对方工业行星的任务,但是双方常常心照不宣地避免过度杀伤平民,毕竟在广袤的宇宙中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不比诺亚方舟更加宽松。但是这次,元老院给出的命令竟然是“确保摧毁”,也就是说,尽最大可能地毁灭非军事目标。 “他们疯了!”鹿卢破口大骂。他很清楚这会导致报复升级,这就像两个牛仔在酒吧里的斗殴,也许会流血,也许会重伤;但如果一方闯入另一方的家中,杀死对方的妻儿后放上一把火,最终的结局将不言而喻。
定秦提督冷酷地回答了他的疑问:“元老院使用了代号‘围棋’的大型计算机对整场战争进行了模拟,其细节甚至包括银河系外缘任何一颗行星上某棵灌木丛对登陆作战的阻碍作用。最后的模拟结果,”定秦双手一摊,“很遗憾,我们似乎要失败。”
“对方知道这个结局吗?”
“他们的计算能力不比我们差。双方高层甚至很暧昧地尝试对照了一下结果,符合得很好。最终的结果就是,他们将胜利,但是会失去99%的人口;而我们,一个也不剩,就算有幸存者,文明也会在核浩劫中退回到石器时代的水平。”
“所以!”定秦大人的口气突然严厉起来, “为了生存,我们必须……强硬!我已经命令舰队装备了‘凿子’。”鹿卢感到心脏猛地跳了一下。“凿子”是大本营对行星级爆裂弹的俗称,这种武器本身威力并不特大,但是经过详细计算和精密发射后,它能钻入地壳板块下最薄弱的地方,引爆自身,引发的连锁反应能让整颗行星的上百公里厚的地壳滑动扭曲,彻底绞碎一切,就像古代的外科医生用来给人做开颅手术的凿子,顺着头盖骨拼接的缝隙,凿进去,撬
开……
“我的父亲是一名行星地质学家,战争前他几乎踏遍了联邦所有适合人类生存的行星。‘凿子’里面存储的大量行星地壳数据,大概就是出自他手。”鹿卢慢慢站起身来,戴上帽子,转身,出门。在门口他停下来,回头对定秦说道: “只能这样做吗?我们……大本营为什么不考虑谈判?”定秦阴狠地凝视着鹿卢,嘴角浮起一丝冷笑: “你是说投降?鹿卢将军,我提醒你,本月被执行枪决的动摇将官已经有四十人,我不希望你是第四十一个,可元老院不在乎多处决一名叛徒。”
尾声 官子
每摧毁一颗叛军的行星,鹿卢的左手就走一粒黑子;联邦每被毁灭一颗行星,鹿卢的右手就布下一枚白子。最后他走出了一个百年不遇的三连劫。黑白互提,循环往复,无穷无尽……
鹿卢贪婪地吮遍了手掌,意犹未尽地将混合着唾液与油脂的大手在腰间围着的兽皮裙上胡乱擦了擦。要是每天都能尽情地去吃这么好吃的烤肉就好了……


查看使用道具详细信息
 回到顶部
客人(219.138.*.*)
  2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8:18:00 [只看该作者]

是圆疮吗?

 回到顶部
客人(61.155.*.*)
  3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8:30:00 [只看该作者]

转贴,《科幻世界》旧杂志上的

 回到顶部
客人(61.155.*.*)
  4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8:33:00 [只看该作者]

请注意头尾处的因果循环。本文通篇采用了蒙太奇手法,就是要读者在对比中强烈反思。

 回到顶部
客人(61.155.*.*)
  5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8:39:00 [只看该作者]

赫赫,那就是偷窃了。转贴嘛,不为商业目的,只为奇文共欣赏,所以还能心安。

 回到顶部
客人(61.155.*.*)
  6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9:31:00 [只看该作者]

看帖并喜欢的棋友,请留一句话,给我以后发帖加点动力,谢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抽烟的鱼
  7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熊猫侠 帖子:594 积分:3456 威望:0 精华:2 注册:2003/7/10 7:0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10:28:00 [只看该作者]

切,居然吃鱼,坚决打到,支持吃肉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玲珑劫
  8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790 积分:15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6/17 14:2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12:23:00 [只看该作者]

鱼 哈哈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枯桐
  9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守拙 帖子:1429 积分:841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05/10/31 12:3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12:41:00 [只看该作者]

我关掉了所有的页面来读的,除了佩服作者的想象之外,估计我一夜不得安静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玲珑劫
  10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790 积分:15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5/6/17 14:2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12:44:00 [只看该作者]

小心的请问一句,原作者是谁呀?

 回到顶部
客人(218.6.*.*)
  11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4 13:28:00 [只看该作者]

精华

 回到顶部
客人(61.155.*.*)
  12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15 1:53:00 [只看该作者]

还有一篇同样精彩的、关于人机对弈决定人类命运的科幻围棋小说,因为扫描校对药费好多时间,等我有时间抽空弄一下发给大家。(因为页面有背景花纹,所以即使用了很先进的文本王扫描仪,仍然有不少乱码,呵呵。)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黑胡椒牛柳
  13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51 积分:79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9/14 16:51: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3/2 16:29: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