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浪子燕青 (荐)


  共有142189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浪子燕青 (荐)

客人(218.13.*.*)
  151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4 5:40: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三什么时候出,等得好心焦啊.呵呵:)

 回到顶部
客人(222.83.*.*)
  152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4 13:11:00 [只看该作者]

真是好文章呀。第四页怎么进不了呢?

 回到顶部
客人(219.144.*.*)
  153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5 7:58:00 [只看该作者]

还没有新的啊

 回到顶部
客人(218.80.*.*)
  154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5 18:42:00 [只看该作者]

~~~~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李坏
  155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武林盟主 帖子:959 积分:6569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3/3/26 5:4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6 4:40:00 [只看该作者]

快写,元旦前最好再看到一篇。

 回到顶部
客人(61.233.*.*)
  156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6 8:55:00 [只看该作者]

哥们,干嘛那,老调人胃口。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57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8 11:11:00 [只看该作者]


让朋友等,真是罪过。或许是最近太忙,或许是其他原因,有些写不下去。谢谢李坏和有一说一等朋友的鼓励,不然我真的可能就泄气了。:)

感觉写这么长的东西是不能停的,就如同煲汤一样要不停顿的加热。这样不管对写的人还是读的人来说,都是好的。而现在,汤似乎有些凉了。大家就勉强的喝吧。



二十三


丹是个健谈的女孩。虽然燕青一直认为在外资公司这样的环境里,话多的女孩大多算不上聪明,但用在丹身上却不适用,这或许是因为她会选择适宜的谈话对象。而在她眼里,燕青无疑是公司里最好的倾听者。所以丹经常会来到他的办公室里聊上一会,顺便吸支烟。她很小心的尽量不让别人看到自己的这个嗜好,却从不回避他,燕青自然明白这是一种信任,虽然香烟的气味让他很不舒服,却并未影响他倾听丹的兴致。

早上,燕青前脚刚迈进设计室的门,丹就端着茶杯后脚跟了进来。几个月没见,燕青发现她样子似乎变了很多,还没等他想起那变化到底来自哪里,丹就把泡好了茶的茶杯放在办公桌上说对他说:“你的早茶,主管派我来监督你最近的工作。”然后她很随意的坐在办公桌对面的转椅上,笑着打量着燕青。“当然,还要临时兼职你的秘书,直到设计完成。”

“监督可以,秘书嘛就免了吧。”燕青笑着说。“有你这样的美女相伴,我已无比满足。”

燕青并没有恭维她的意思,身材苗条,明眸皓齿的丹的确是个标准的美人,她举止优雅,谈吐不凡。虽然丹具有伦敦经济学院的硕士学位,工作能力也很出众,在公司里自有立足之处,但大家还是习惯于暗暗宠着她。或许这是美人应当获得的权利,也是美人无法摆脱的悲哀。而人就是这样,当有意无意的享受了一份美丽,自然会不由自主的付出一分关照。

“算了吧,几个月不见,把我忘了吧?”丹在转椅上悠悠旋转着说。燕青这才发现她原先的一头长发剪短了。“你的头发怎么剪了?”他禁不住惊讶的问。燕青知道丹原先是很爱惜那头长发的。

“换个新面目防止你审美疲劳嘛。”丹嘿嘿笑着说。“你上次出差后不久我就剪短了,很短,是象男孩那种。顺便把烟也戒了,这样你就不会抽抽着鼻子皱眉头了吧?”

“哦?烟也戒了?”燕青有些难以置信地说。“你的毅力令人佩服!要是和我有关系,那更让我受宠若惊了。”他收拾着桌子上的杂物,不时微笑看那女孩一眼。转椅慢慢停下来,丹背对着燕青,留给他一段白皙的脖颈。她的发质不是漆黑粗直的,而是象花容一样,是细软微黄的类型,阳光下泛着丝缎般的光泽,而那短得勉强扎起来的小刷子象一朵盛开的喇叭花,又象一只做工精致的羽毛毽子。恍惚之中,他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花容的影子,一时之间心里竟有些郁闷。

“有时我感觉这公司象一个小小的星系。”丹转过身来,用燕青熟悉的语气说。“一切井然有序,不可更改。”说完她轻轻捋了一下额前那几缕不听话的短发看着他。“哦?”燕青有些疑惑的等待丹继续。

丹的话题十分广泛,但更多的时候是围绕着欧洲,毕竟她在那里生活了六年。从白金汉宫的鸡尾酒会到香舍丽榭田园大道的自由漫步,从英国侍者的绅士风度到意大利帅哥的眉目传情,甚至白雪皑皑的勃朗峰的和维也纳春天的森林。她用一种不断变化节奏,犹如费拉门哥舞曲般的语调娓娓诉说着,兴之所致,还会感叹上一句英语或者法语,恰似舞曲中间的哗啦啦的响板一般铿锵有力。让燕青听得如痴如醉,犹如沉浸在夏日微波荡漾的海水中。

“谁的权利大谁的引力也就大,比如总经理是太阳,主管是地球,你是月亮,各有各的轨迹。”丹声音突然变得有些低缓。让燕青微微有些诧异,这不是她惯有的。“那这样的话,你也是某一颗卫星了?”思索中燕青问道。

“不,我感觉自己越来越象一颗失去轨道的小行星,或许一不小心会落在某一颗卫星上,比如月亮。”丹意味深长的说,那眼神竟有些迷蒙和伤感。这或许是某种离别沉酿出的东西。而燕青竟不知道说什么好。

“哈,你还是饶了我吧,我已满身伤痕累累,到处都是环型山了。”过了一会燕青才有些不自然地笑着说。这完全是一种本能的反应,象一个棋手在狭小的棋盘角部腾挪,有些无奈的保持某种平衡。或许这样做是不对的,但他没有更好的方式。

一阵沉默。

有些东西可以让你快乐,却无法曲径通幽地触动心灵深处。和丹在一起,燕青如同徜徉在阳光明媚的海滩。快乐里有些迷茫。而花容却象山间的溪流,忽而如急流,甚至是一缕纤细的瀑布。更多的时候却是幽幽秋水,明光可鉴。

或许,有时候感动人的并不是美妙的音符,而是音符之间短暂的休止。就如同一只漂亮的杯子,杯子本身是美妙的,但真正有用的却是杯子凹下去的那一部分空间。而燕青感觉自己现在就象一只落入杯底的甲虫,他的眼里除了光洁的杯壁,便再无他物。

“那我就不打搅你了。”不知过了多久,丹有些突兀的站了起来说。“我在隔壁,需要的时候你可以随时吩咐。”说完不等燕青回话,便悄悄走了出去。


 回到顶部
客人(220.112.*.*)
  158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9 1:49:00 [只看该作者]

原来以为小说在大家都可以预见到结果的时候平平淡淡地就结束了,没想到又起波澜:)好啊,顶一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风雨雅狐
  159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3 积分:0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2/26 11:25: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9 5:55:00 [只看该作者]

我的感觉,燕青的红颜知己远不止两个,还会有。。。还会出现。。。

 回到顶部
客人(220.173.*.*)
  160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9 10:42:00 [只看该作者]

没有三五个红颜知已怎么能叫做燕青!!!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61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9 14:58:00 [只看该作者]

引用
原文由 无情黑洞 发表:
没有三五个红颜知已怎么能叫做燕青!!!


呵呵~ 说实话,我现在都替燕青感到累。 圣经说:一仆难侍二主,幸好他不信基督。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62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9 15:03:00 [只看该作者]

引用
原文由 有一说一 发表:
原来以为小说在大家都可以预见到结果的时候平平淡淡地就结束了,没想到又起波澜:)好啊,顶一下~~~


当然不会那么平淡的结束,现在我似乎是在不由自主的控制一下节奏。

其实,这个故事从一开始就是围绕着最后的结尾进行的。也正是有了那个结局,我才会刺激着自己不断的写。

我在想,感动不了自己一定也不会感动别人。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63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29 15:04:00 [只看该作者]

引用
原文由 风雨雅狐 发表:
我的感觉,燕青的红颜知己远不止两个,还会有。。。还会出现。。。


呵呵~那样不成了采花大盗了? 即便偷心也是大大滴罪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64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4/12/30 11:29:00 [只看该作者]


 在一论坛,偶遇一有德有识之人,曾读吾此文.不置一评.
 
 其自谓之是"风雪中"人.吾不免好奇,问何为"风雪中"?其解:现实中人,在风雪中挣扎的人.并非风花雪月也.吾不禁触动.

 其实,现在的这种心境即将消失了,吾不免有了一种紧迫感,在回到风雪中之前,赶快完成.毕竟,不管怎样,有头有尾总是好的.

 这一个风花雪月的冬天.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双飞明月
  165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蜘蛛侠 帖子:435 积分:3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5/23 9:2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 6:17:00 [只看该作者]

好!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66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 17:41: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四


每当到了工作繁忙的时候,燕青总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他喜欢这种迷失的感觉。有时候,忙碌使人心安,而闲暇却很难消遣。

一个星期后,设计方案如期完成,剩下的文字注释以及幻灯片制作等工作自有丹去处理,在公司里她无疑是个全才,燕青是十分佩服的。从公司回到家里,燕青倒头便睡。直到第二天中午丹打来电话的时候,他才从酣睡中醒来。丹说设计方案传给在华的几位董事看过后十分满意,主管让他好好休息。你现在可是公司里下金蛋的鸡哦。丹幽幽地说。他在电话里笑了笑,两人沉默了一会燕青说:“过几天我请你吃饭吧”。“哼…… ”丹似乎并不领情的放下了电话。

吃过午饭后,燕青打开电脑,QQ上花荣并不在线,也没有留话。失望中燕青登陆明月围棋网,一露面便有很多棋会里的朋友向他打招呼,燕青一边敷衍着一边查询花荣在不在围棋网上,还是不在。百无聊赖中他在QQ上给花荣留了句话便匆匆下线又倒头睡去。再次醒来已是深夜,燕青洗浴之前先打开了电脑,等他回来的时候,自动登陆的QQ上,花荣那小企鹅的头像正迫不及待的闪动着,亲切又愉悦。他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点开QQ,上面花荣留了很多话:

“燕青,忙完了?等你等得花都谢了!你不在的这几天我用新ID在明月网上下了99盘棋,不错的数字吧?而且是全胜!其中还胜了一位据说是韩国的职业三段棋手,虽然是盘快棋,还是高兴得不得了。本来第一百个胜利想让你来完成,不过,刚才忍不住又痛杀了一个韩国九D。呵呵,没办法!现在象这样百战百胜的ID估计在明月网上找不出第二个来了,今夜你我兄弟通宵干一把。快来吧!”

“快来啊,小笛正和韩国的搂聪大战呢,两人下得真精彩!”

小笛?燕青心里一动。小笛是明月网的股东之一,年纪轻轻却已是职业八段棋手,等级分国内排名第三,他以快棋著称。连续三届“国酒杯”快棋赛冠军,被网上的棋友称为“快刀小笛”。虽然小笛是明月围棋网第一护法,但平时因为国内外赛事较多,极少在在网上下棋,绝顶聪明的他闲暇的时候更喜欢在联众网上玩拱猪等小游戏。在网上的ID是“特立独行的猪”。今天他怎么有兴致来玩呢?那搂聪又是谁?燕青一边给花荣回话一边心想。

“来了!兄弟你还在明月么?”燕青用一只手笨拙的在QQ上回话。

“终于把你等来了!真的这么忙?”很快花荣就回话了,似乎对燕青很长时间不上网有些抱怨。

“真的很忙!这一个星期凌晨两点以前没有睡过觉,你说忙不忙?”看到花荣回话,燕青兴奋的仍掉毛巾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象喜欢在棋盘上敲子一样,他也喜欢把键盘敲得山响。

“可怜的家伙。不过有时候我也象你一样忙,快来,我已经退出明月网了,你用‘花非花’上来,密码******,我还是用花荣登陆。”

“到乘风棋室二号房间,小笛今天不在状态,已经连输两盘了,这一盘形式似乎也不妙。”

燕青登陆到明月网进入乘风棋室后,发现可以容纳两千人的棋室里居然有八百多人挤在二号房间里看棋。房间里的一些棋迷看到花非花后,纷纷打招呼,燕青礼貌的一一回话,这毕竟是花荣精心创造的人物,他更需要在意的维护。不过只过了一会他就有些应接不暇的感觉,这个ID的人气之高出乎他的意料。于是他不再说话,仔细的判断着棋局的形势。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双飞明月
  167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蜘蛛侠 帖子:435 积分:3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5/23 9:2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 5:39:00 [只看该作者]

明月网?嘻嘻。。。。。。

 回到顶部
客人(202.111.*.*)
  168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 6:08:00 [只看该作者]

准备好酒肉,看下回分解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千手老人
  169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35 积分:12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4/6 0:5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5 3:55:00 [只看该作者]

不错啊,顶!

 回到顶部
客人(218.104.*.*)
  170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6 8:44:00 [只看该作者]

等待

 回到顶部
客人(61.149.*.*)
  171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14 16:46:00 [只看该作者]

怎么搞 的????还不更新!!!!

 回到顶部
客人(220.178.*.*)
  172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15 2:19:00 [只看该作者]

掉咱们的胃口???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73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16 9:48: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五

“搂聪是谁??”判断完棋局的形式后,燕青惊异地问花荣。对局中,执黑棋的小笛一条大龙盘桓了大半个棋盘,却只有一个后手眼!而对方攻击的棋子却全部通连无忧,黑棋已无生机。能把小笛杀成这样的棋手绝非等闲之辈,燕青可以肯定他是韩国的顶尖职业棋手。从棋风上判断,感觉象是刘昌赫,但刘作为外援正在参加中国的甲级联赛,而且刘最近的状态并不好,联赛中已连输三局,其中一局甚至输给了国内一位不出名的少年棋手。应该不会是他,那会是谁呢?

“我刚询问了几位在线的韩国消息灵通人士,其中庆州棋士会的会长李河爱肯定楼聪就是最近韩国国内各大比赛中风头正盛的朴洪川。此君最近连胜曹、李,夺得两个国内棋战桂冠,被誉为是韩国棋界的希望之星。”花荣在QQ上说。“朴洪川和李河爱都是庆州人,朴今年18岁,每次见了李都要恭恭敬敬的称呼为长辈,所以不会错的。”

燕青知道花荣在网上有很多关系密切的韩国棋友,几乎对网上每个有些名气的韩国ID都十分了解,应该不会错的。对朴洪川,他略有了解,据说朴棋风凶狠好战有些象业余棋手,着法看似无理却屡战屡胜,是韩国去年胜率最高的棋手。国内棋界人士惧之为“朴狂”,认为他会是今后中国棋手的劲敌。而韩国人认为朴的风格有些象当年的乒乓球选手盖亭或者塞弗,下棋看似无理,实则有自己对围棋的独到见解,且算路深远。假以时日,定会成为象曹、李一样的世界顶尖棋手。

“朴今天和小笛对局应该是有目的的,据李河爱私下说,朴和小笛现在都已进入了‘方寸’杯世界围棋快棋赛的半决赛,两人将于一个月后正式比赛,朴志在必得,现在向小笛挑战明显是来试探虚实的。”过了一会,花荣又在QQ上说。“可惜小笛还蒙在谷里!不过从这三盘快棋的内容上看,朴洪川虽然不能说是比小笛略高一筹,但绝对是毫不逊色!看来快棋赛上凶多吉少。”

“是!”燕青赞同说。他刚回完话,网上小笛便投子认输了。对话框里韩国棋迷一阵兴奋喧哗。“再来!”小笛在对话框里不服气地说。对一个棋士来说,这样的失败无疑是莫大的耻辱。就是当年的吴清源,也没把握连胜小笛三盘快棋啊!他能不急么?“NO!”过了好一会,搂聪才回话,他居然拒绝了小笛!小笛快气疯了,在对话框里打出一溜问号,这时候被对手拒绝无疑象快输光了的赌徒被人赶出了赌场----即便你还有筹码,也不给你返本的机会了!和其他观棋的中国棋迷一样,燕青感到一阵难言的郁闷。

“太狂妄了!怪不得叫‘朴狂’!”花荣愤愤不平的在QQ上说。“真想上去杀他一盘!只可惜我不是对手! 燕青,你上!”

“我?”燕青不禁笑了笑。“小笛不是对手,我上去还不是白给?!”

“那可未必!自从我认识你开始,你输给过谁啊?木子不是一样赢了?”花荣在QQ上鼓励燕青说。“快棋的机会多。你怕什么?再说还有我呢,你下棋的时候我可以给你数目,判断形势。咱们俩打一个!”

对于花荣的实力,燕青当然是十分认同的,既然职业三段棋手都可以赢,说明他起码是具备了职业棋手的棋力。“就是我想下,搂聪也未必愿意!”燕青苦笑着回话。“小笛他都不搭理了,何况是我?他现在正在享受胜利的快感呢。”

“也是!真TM郁闷!”花荣居然说了脏话,这可是第一次。看来他是真生气了。网上小笛还在不死心的纠缠着搂聪:“来啊!再下!刚才我和MM聊天那,没用心!”也不管搂聪是看得懂还是看不懂汉字。

“算了!小笛。不下就不下吧。你还有机会和他决战。”燕青忍不住在对话框里劝道。但没想到的是,他刚一说话,网上的那些沉默的中国棋迷突然开始聒噪起来:“花非花,你上!花非花,百战百胜!花非花VS搂聪…………”燕青正愕然间,屏幕上砰的一下突然跳出一个对局申请,搂聪居然主动向他邀战了!!燕青浑身如浇了一盆热水,激动得不由自主挺直了身子,他鼠标一点,想也没想就接受了邀请。然后快速打开QQ对花荣说:“来吧!兄弟!今夜就看你我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74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16 10:46:00 [只看该作者]

30秒一手的快棋。猜先后燕青执黑,略一沉吟,他将棋走在了星位,几乎是在同时,对方也将子落在了星位。燕青又占了一个小目,对方依旧走星,黑棋挂角,白棋小飞退守,你来我往三十几手棋过后,黑布局走成了小林流,并无不满,而白棋也走得十分扎实。

“朴的布局一向稳健,但攻击的突然性很强,小心了,他似乎想在J14窥断。”花荣在QQ上提醒说。燕青点了点头,花荣与他想的不谋而合,他立即将边上的黑子跳了起来,现在黑棋尽量不主动挑起战斗,而是虚虚围了一个大模样,等着白棋打入破空。但白棋似乎胸有成竹,还是不慌不忙的走了一步拆二,将黑的模样视若无物,似乎在说,你那是空么?看我怎么破你!见对手如此张狂,燕青豪气顿生,对白棋的拆边不管不顾,立即又在中腹跳了一手,两人象旷野里即将交手的武林高手,身体尚未接触,气势已然相互贯穿!白棋继续在边上飞,燕青继续跳,模样越发的幽深庞大!现在白棋在模样的周围浅消是绝对不够了,必须要深深的打入---不但要活,还要活得大!燕青布局成功。

“好!”花荣赞叹道。“要杀就杀个痛快!”

不出所料,白棋深深打入黑阵。思索中燕青将手伸到了桌子底下,摸索着找到电脑音响的开关将声音开大防止听不见读秒声超时判负。20秒过后读秒声如定时炸弹一般“咔、咔咔”响起来。是守还是全杀?他飞快的判断着,黑棋守的话实空还是优势,只要不让白棋活得太大就可以。攻得话风险就大了,杀不了肯定要输。“杀!”正犹豫中QQ上花荣一声大喊。“不可沽名学霸王!我要你杀!痛快的赢!”

“好!”每人共有三次读秒机会,燕青浪费了一次给花荣回话。“那我就杀到底!”说完对打入的白子当头一镇!来吧,我看你往哪里跑。燕青自言自语说。



 回到顶部
客人(61.190.*.*)
  175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16 11:04:00 [只看该作者]

上面的李坏,你是不是大连的苏遇啊?

 回到顶部
客人(61.190.*.*)
  176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16 12:08:00 [只看该作者]

终于看完了/。忽忽

我是六啊毛

 回到顶部
客人(220.178.*.*)
  177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17 10:29:00 [只看该作者]

哪有这么厉害的业余棋手?太夸张了,不过写得不错,也长中国人志气!!顶!!!

 回到顶部
客人(61.233.*.*)
  178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18 9:12:00 [只看该作者]

胃口吊的好!继续吊!

 回到顶部
客人(218.63.*.*)
  179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0 4:15:00 [只看该作者]

好久没有来。

有些失望。感觉牵强了。把其中的一些写成另外的故事可能更好,全放到一起反而显得不自然。也许是楼主不愿在纯粹的叙述中完稿,但这样一来,就无法逃脱买弄和迎合他人的嫌疑。

一家之言,遗笑方家,诸位莫怪.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80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0 14:48:00 [只看该作者]

美人之锅,你说得有道理,但其实并非我买弄,是这故事很难平铺直叙.而且,就故事本身来说,的确是有迎合的意思,毕竟,我写的不是日记.或许正如某个作家所说,初写者经常把一些好的感觉夹杂在一篇文章里,风格不统一.这帖子里或许就是这样吧?
  
  无论如何,先写完再说,不能让你满意,我还是很失望的,毕竟你是我写作的动力之一. 
  其实我感觉叙述是最难的. :)先贴一点………………

  

                二十六

  孤独令人清醒,而清醒又令人恐惧。或许麻木才是人生的本质。所以遗忘可能对人更有用。但不幸的是,燕青天生具有超凡的记忆力,他可以很轻松复盘多年前走过的每一局棋,更加上天性沉静,使他具备了成为一名胜负师的可能。而沉浸在围棋的世界里,也使他暂时摆脱了生命中某些难以消解的症结。当然,每个人都有自己获得遗忘的方式,比如爱情或者名利。一直以来,燕青以为自己的方式就是在对弈中不断的胜利,这或许就是他不能容忍失败的原因,哪怕只有一次失败,也可能使他重回孤独。现在,面对楼聪这样一个对手,他突然感到曾经的那种冲动又自动释放出来,兴奋。

  很快,楼聪便在黑棋角上碰了一手,显然是试探燕青的应手。黑棋后退,现在不能给白棋借力的机会。接下来的交锋是楼聪不断挑衅而燕青步步隐忍的过程。围棋是一种实力层次分明的游戏,不象足球等其他运动一样存在着太多的偶然性,就是职业高手之间,棋力哪怕高一点,胜负就不会存在太多疑问。而职业高手和业余棋手分先对弈,布局阶段可能难分优劣,一过序盘业余棋手便会败象丛生,基本不会存在胜利的可能。 所以,面对楼聪咄咄逼人的着法,虽然燕青应付等当,以致50手过后棋局优劣难分,但楼聪并不以为意。

  第52手,白棋在黑的势力范围轻轻一跳,燕青心里陡然一凉!这是一步常人难以发现的妙手!黑棋现在如果继续试图包围打入的白棋,则势必要使刚才散布在黑阵中的白子连成一片,楼聪活棋的可能性极大,而如果分断白棋却只能吃个小尾巴,大部分白棋便会扬长而去。更可怕的是燕青还要落后手,那样的话,已无后顾之忧的白棋极有可能反戈一击,攻击并不厚实的黑阵,棋局也就结束了。

  读秒声与心跳声混成一片。

  现在,燕青需要的不是棋力和灵感,而是勇气,他必须围剿黑阵内的白棋,不然不足以争胜负。思虑片刻,53手黑棋在L11飞镇!完成了最后的包围圈,逼迫白棋就地成活。

  “治孤可是朴洪川的拿手好戏,小心了。”花荣在QQ里小心提醒他说,现在他微微有些后悔不该激燕青硬杀白棋。或许当初在下面守一手更稳妥。

  黑棋的应手并没有出乎搂聪的意料,他马上施展腾挪大法,在联络白棋之前,先在角上托了一手,既侵消了黑棋的实地,又扩大了白棋的眼位。黑扳住。白棋这才又轻灵闪身,将下面的白棋连成一片。现在是考验黑棋的时候。慢慢地,燕青感觉心悠然一沉,恍然进入了熟悉的忘我状态。迷蒙之中,蛙声隐隐,月光幽幽。一片落叶旋转着“吧嗒”一声落在地上。燕青灵光一闪,他飞快点动鼠标,将棋子落在M17位置。这手棋一边瞄着劫渡,另一边可以大飞腿联络,中间还破了白棋的眼位,是一石三鸟的妙手。白想轻松活出已不可能。

  “好点!”过了一会,花荣和小笛几乎是同时在棋室对话框里赞叹。

   显然这手棋令搂聪有些愕然,他浪费了一次读秒寻找对策。




 回到顶部
客人(219.133.*.*)
  181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2 7:17:00 [只看该作者]

有空多写点,时间隔有点长,不能一口气读完实在是件遗憾的事情:)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82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 7:08:00 [只看该作者]


二十七

思虑再三,搂聪并没有直接在下面阻渡,而是在上面尖刺了一手,看上去有些漫不经心。燕青计算了一下,不由得对搂聪暗暗佩服,这手棋表面上看是补了白棋一个断点,但实际上却是瞄着下面的跨断,算路十分的深远,于是他老实地在外面补了一手,不给白棋搅局的机会。搂聪这时才断然阻渡,黑开劫求渡,白提劫后黑上顶意在断开白联络,白接上。

现在,整片白棋已完全连在一起,在黑的势力范围内围成了一个圆,这种棋型平时燕青和花荣戏称为“莱索托”,“莱索托”是处于南非境内的国中之国。而燕青打入的那枚黑子正居于莱索托的中央,傲然又孤独,象一个众叛亲离的国王。

我是一个王子,棋盘是我的王国。

燕青一边计算着劫材,心却在恍惚中独语,仿佛自己就是那枚棋子,站在棋盘的中央。我该往哪里走?经常,他会在对局中出现这种走神状态,当然,棋是照旧在下,不过,当他心飘离越远的时候,棋却走得更妙。仿佛一个写意画家,每每在酒醒的清晨,总会有一幅美妙的画卷。

“你象一只蜕变的蝴蝶,你超脱了”燕青突然听见花容在说,女孩的手轻轻抚摩自己的头发。现在,他并不躲闪,任凭它如微风一般在发的草原上游戈。“不过对小鸟来说,最悲哀的莫过于飞了一半的时候把小木棍遗失。面对茫茫大海会怎么办呢?”花容笑容与声音如涟漪一般渐渐荡开,最后归于平静。

怎么办?自言自语中燕青心思又回到了棋盘上,不知不觉中竟又走了二十多手棋,现在白棋已经粘劫,黑棋和白棋正在对杀,燕青算了算,应该是白少一气!那样,我就胜了?燕青微微一笑想。但楼聪似乎并不想认输,过了一会,106手白棋在黑子之间突然一挖,黑棋打吃,白竟然不退!燕青心说不好,计算后他不禁拍案叫绝!好棋!有此一手楼聪大难不死,果然是“朴狂“!

“三劫连环!”花荣在QQ上惊叹说。“看来要成和棋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双飞明月
  183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蜘蛛侠 帖子:435 积分:3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5/23 9:22: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 8:36:00 [只看该作者]

终于与下棋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zk123
  184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12 积分:79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3/7/28 12:3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 11:40:00 [只看该作者]

慢慢地,燕青感觉心悠然一沉,恍然进入了熟悉的忘我状态。迷蒙之中,蛙声隐隐,月光幽幽。一片落叶旋转着“吧嗒”一声落在地上。
...............................................................................
以上这段文字写的妙!有画龙点睛的作用。但接下来从写意画家到燕青下了二十多手这段处理的有些轻率;让人感觉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情节上缺少大气。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85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23 12:10:00 [只看该作者]

引用
原文由 zk123 发表:
慢慢地,燕青感觉心悠然一沉,恍然进入了熟悉的忘我状态。迷蒙之中,蛙声隐隐,月光幽幽。一片落叶旋转着“吧嗒”一声落在地上。
...............................................................................
以上这段文字写的妙!有画龙点睛的作用。但接下来从写意画家到燕青下了二十多手这段处理的有些轻率;让人感觉只见树木、不见森林。情节上缺少大气。

谢谢zk123的回复!我感觉那20手一一道来有些势力重复,所以,有些偷懒了,再就是受驾御情节的能力所限,叙述起来有些为难.总的来说,文字功力不到.继续努力吧. :)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86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0 12:23:00 [只看该作者]


棋局至此,燕青和搂聪别无选择,象汽车行驶在无法逆行的高速公路上,只能顺着一条注定的轨迹前进。两人先是相互紧气,然后开始周而复始的打劫,这个劫争谁也不能放弃,不然会被对方提子而损失惨重以致全盘皆输。燕青一边打劫一边将刚才走过的棋又仔细计算了一遍,双方并无失误的地方。看来,从黑棋M17点眼开始,就注定了这个局部要走成三劫连环。从最初下棋到现在,除了在别人的对局谱中看到过三劫连环,燕青自己还是第一次下出来,这种棋形在对局中出现的几率相当低,几乎如同足球场上一方守门员一脚门球开进了对方球门一样的罕见,有些棋手也许一生也不会遇到。所以,燕青并无沮丧,更多的却是感慨。

人生如棋。大多时候,围棋中的每手棋并不能预示一个绝对的结果,根据棋手的风格和棋力,会演绎成不同的格局,甚至变化是无穷的。但有时候,一手棋却只能带来一种结果,就如同生活中出现的某个人或许会影响你一生,都是注定了的。而这宿命般结局的开始,也许不过是一次偶然的邂逅,如同落在棋盘上的棋子一样漫不经心。

由于刚才搂聪为了活棋无奈中走了很多损棋,外面的黑棋不但自然的走厚,而且先手占有了一条近60目的硕大角边。难道真的别无选择只能和棋了?如果弃子先手收空实地是不是够呢?燕青打劫的同时判断着棋局的形势。也许是被刚才冥思中突然浮现的影象所迷惑,他心神游离无法回到先前的那种对局状态,不能准确计算出最终的结果,只是大体判断出如果放弃与白棋的劫争先手收空将是黑白形势极为细微的局面,甚至可能是半目胜负!但到底是谁胜谁负他就不知道了。而对方却只能继续打劫,因为放弃劫争白棋绝对是不够的。和搂聪相比,燕青多了一个选择,但这个选择也许会让他落败。有时候,安于现状不会受到伤害,而积极进取却换回一路伤痛。燕青游移不定中有些焦躁。如果这时候搂聪求和他也许就答应了,但这个韩国人看来执拗的很,死要面子的不肯主动求和,似乎是等对方先提出求和申请,不管怎么说也是黑棋稍好的局面,燕青当然没有理由主动求和!两人就这么僵持着。

“看来要和棋了!不爽!”燕青在QQ上对花荣说,他现在想听听花荣的意见,毕竟这个id是他的,虽然对手是如此的强悍,不能继续花非花的胜绩还是让燕青微微有些内疚。

花荣并没有回话,他似乎正专心判断着棋局形势。这时对局系统里突然跳出一个密谈申请,燕青点开一看是小笛。

“你是谁?是女的?”小笛在密探对话框里说。

“不是”

“职业棋手?我认识你么?”

“业余棋手,我想你不认识。”

“厉害!看你的网名我还以为你是芮乃伟芮老师,这么厉害的业余棋手?”小笛似乎有些不相信地说。燕青不禁莞尔一笑,芮乃伟是中国唯一的职业九段女棋手,也是世界女子棋手第一人,现旅居韩国,是燕青一直十分佩服的棋手之一。小时候燕青曾经被让子和她下过多面打,现在仍记忆犹新。

“我怎么能和芮老师相比!今天是偶然发挥了而已。”

“真是业余棋手?我刚才查了一下你的IP地址,你是北京人,请问尊姓大名?”

“我没什么名气。”

“呵呵,不说也罢,不过你要是愿意,可以到中国棋院来找我,最近几天我一直在那里。”

“好!”

“这盘棋看来要和了,实在有点可惜!不然会成黑棋的名局。”小笛有些遗憾的说。“不过对方能连砍我三盘,一定是韩国的职业强手。你能下成和棋也不错了,还是难得一见的三劫连环,精彩!”

“据我所知,搂聪就是韩国新锐朴洪川,似乎一个月后要和你比赛。”燕青提醒说。

“啊??是他啊!怪不得招法这么凶悍!”小笛吃惊地说。“不过刚才我是一边和联众网上的一个MM聊天一边下的,有些大意了!如果现在下一定砍翻他!”

“是啊”燕青应和说。小笛和搂聪的前两盘棋燕青没有看到。但最后那盘棋小笛走得确实有些随意,燕青相信依他的实力,认真下绝对不会输得这样惨。

“这盘棋如果和了,搂聪一定还要下,下盘棋由我来对付他如何?”小笛说。“不然我真是不甘心!再就是可以试探对方的实力。”

“好!”

“不过那样我需要借用你的ID了,他不会再和我下的,到时候我说走棋的位置你来下如何!”

“没问题!”燕青痛快地说。

“一言为定!这盘棋就和了吧,看来谁也赢不了。”

“好。”燕青说完刚想主动申请和棋,那边QQ上花荣突然发话了:“我刚才仔细的计算了,黑棋弃劫一样可以赢!最少赢半目,不能和棋啊!”
“哦?能赢?我刚才没算清,似乎很细。你算清楚了?”燕青有些怀疑地说。虽然他一直相信花荣的棋力,但现在这样错综复杂的局面下能算清结果简直是不可能的。

“我算清了!我说你下!弃劫走R4。”花荣语气不容置疑地说。燕青稍一犹豫说:“好!”,自己不相信花荣还能相信谁?!即便棋走输了又算什么?于是他断然弃劫“啪”的一声将棋子敲在了R4位置上。对局室里那些认为走成了和棋、心情放松的棋迷见黑棋竟然弃劫不顾,几乎不约而同吃惊地在对话框里乱喊起来。甚至小笛也在对话框里说:“??? 这样走太冒险了!白棋就等这个机会呢,搂聪一定会提子!”

果然,搂聪稍一犹豫,便将白棋中间的黑子全部提清,棋盘上豁然出现了一片空白,燕青感觉象一个刺眼的窟窿。

白棋的走法似乎在花荣的意料之中,他紧接着便在QQ上说:“O3!”。这手棋次序十分的巧妙!既将相对薄弱黑棋定了型,还先手得了1目的管子,虽然仅仅是1目,但在现在黑白实空十分接近的局面下,这1目管子说不定就决定胜负!欣喜中,燕青小心翼翼地将棋子落在了03上。白应后花荣又说:“C2”。现在燕青不再怀疑花荣的判断,于是他连想也没想便将棋子走在了C2上…………

很快两人便在读秒声中走完了最后一手棋。清除完死子后燕青申请点目,搂聪并没有立即答应,他似乎再最后盘点一下战场,看有没有遗漏的管子,等待中已经平静了的燕青突然又开始激动起来。

“黑胜一目半!!”对局结果刚出来,小笛和花荣分别在QQ和密谈对话框里几乎同时兴奋地大喊起来。弄得燕青手忙脚乱。“精彩!”“快哉!花非花!”…………棋室对话框里人声鼎沸,群情激越。这样一波三折的胜利充满了神奇和快感,连燕青都兴奋地连拍桌子:好!

“痛快!”花荣兴奋地说。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胜利,和燕青并肩合作战胜不可能战胜的对手。两人都沉浸在胜利的快感中。人生知己莫过如此吧?燕青心想。

很快,不出小笛所料,搂聪又向燕青挑战了!接下来的对局由小笛来下,燕青一边帮小笛摆着棋子一边对花荣说:“今天你下得真精彩!简直出乎我的意料啊!”

“小意思!日月合壁,天下无敌!”花荣嘿嘿笑着说。“你别分神,继续砍他!”

“现在是小笛下的,我不过是替他摆摆子,他想借刀杀人报私怨!”

“原来如此,但愿小笛会胜,再输可真丢人了。”

“不会再输的,刚才他没认真下。”燕青说。“小笛下疯了无人可敌,特别是快棋,现在形势就大优!”

有如神助一般,快刀小笛从布局就开始便对搂聪展开了猛攻,将一把小刀耍得酣畅淋漓,搂聪显然有些措手不及,左遮右挡破绽百出,不到半个小时便被对手杀死一条大龙败下阵来。接下来两人又下了两盘,搂聪显然心态大坏,而小笛越战越勇,砍瓜切菜一般将对手杀得无还手之力。第四盘搂聪要求再战,小笛不和他下了! 棋室里挤满了观战两国棋迷,见如此结果,开始还兴高采烈的韩国人黯然心碎,而中国棋迷兴奋得手舞足蹈。明月网上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

“花非花”一夜之间名声大噪。一时间,各个围棋网站如同春天的花园,无数个与花沾边的网名以及帮会遍地开花,比如“红花会”、“飞花坞”、“花卉基地”等等……

当然,最快乐还是燕青和花荣,或者还有小笛。

 回到顶部
客人(220.163.*.*)
  187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0 12:27:00 [只看该作者]

好!

 回到顶部
客人(220.163.*.*)
  188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0 12:28:00 [只看该作者]


 回到顶部
客人(211.162.*.*)
  189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0 15:14:00 [只看该作者]

张兄辛苦了:)虽然都说爬格子是件很苦的差事,但能够引起这么多朋友的关心和关注,再累也值了吧~~呵呵

 回到顶部
客人(219.144.*.*)
  190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0 16:11:00 [只看该作者]

唉,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下文啊

 回到顶部
客人(218.22.*.*)
  191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0 16:50:00 [只看该作者]

写到现在,抛开业余和职业的区别不说,情节上更见合理了。
我看到现在,就觉得南京那一段不太合理,急于抖包袱了。

 回到顶部
客人(61.187.*.*)
  192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1 7:05:00 [只看该作者]

精彩好文,不得不顶
如皓月清风,令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其中
不过如果鸡蛋里挑骨头的话,27章网上大战还有可以更精致的余地,
另外燕青是个有着超脱一般业余高手甚至职业高手水准的理想人物,但却由花荣
来直接完成弃和并精妙收官,最后戏剧性胜利,则有些刻意,同时不符合一贯情节
和逻辑。个人粗浅感觉,权当抛砖引玉。

 回到顶部
客人(218.22.*.*)
  193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1 13:15:00 [只看该作者]

这是作者没有逃脱身入角色的惯性使然.
该文本最遗憾的就是这个.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94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1 13:44:00 [只看该作者]


  关于双飞狐以及安徽诗人的指正,我在思考中.等我写完后,还要向各位好友一一请教,到时候各位一定不能推脱.

  能把帖子读到这里,已经浪费了各位很多时间.作为我,由衷感激.

  本质上说,这是一个以围棋为载体的爱情故事,或许我写得有些比例失调.以至于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一部分诗人认为可有可无,真是悲哀.

 回到顶部
客人(218.22.*.*)
  195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1 14:00:00 [只看该作者]

不是.正是因为写的不错,我才想说点.
说句实话,我没写过几篇小说,基本上没资格批评别人的小说.但作为围棋爱好者,我想说两句也无关紧要吧,所以就罗嗦了两句.另外关于写小说,我有一个心得,就是:一旦进入,马上被自己的情感所左右.这是我不喜欢的方式.也认为对小说会有伤害.

你说的最重要的一部分,可能是指南京的两人相见那部分.可能你误解了.我没有否定它.只是认为表述的方式有问题.那个过程太急了,应该缓一缓,或许可以多安插一些细节,多安排几个来回,使得小说的进程舒缓一些.情绪也收敛一些,也不至于提前告诉读者可能的结局.

新年快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196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1 14:16:00 [只看该作者]


诗人你能知道故事的结局? :) 能不能说说?真的 我想知道你看到的结局

 回到顶部
客人(218.22.*.*)
  197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1/31 14:59:00 [只看该作者]

你这是将军啊.其实论坛上已经有人在猜度了.不过我也没仔细看.说说我的体会.
一:悲剧.这两人应该没有喜剧.无论是肉体的病入膏肓也好,还是人性面对社会的无奈也罢,注定没有结局.
二:我不想就花容的身份胡思乱想,如果花容就是他的女朋友的话, 那么这个结局未免过于应景,或者不好听地是一种媚俗.不是对读者,对文本结构的,而是对小说者本人驾御小说结构的能力的一种媚俗和妥协。但结局可能就是这样.这会让我失望的.
三:由于小说在博弈方面注入的笔墨过多,让我忽略了整体架构的走向,也就是说,小说在给读者提供的误读的空间太小.当然,这是通俗小说都要面对的问题.只不过在细节的处理上一定要收放有度.
四:小说的走向比较单一,以情节带动,而贯注在其中的社会背景则很薄弱.从人物来说,我以为花容的女朋友比较单薄,但符合人们的审美,而燕青不是很成功.一会儿热情,一会儿敏感,一会儿木呐,一会儿淡泊.而小说开头给我的感觉,他应该是个社会的边缘人物,但从他和花容女朋友的对话,以及和公司那个小姐的对话,我分明看到了很现代的一个有为青年。这有悖于他的童年/而关于他的棋力确实有夸大的成分,这是现代小说中的造神运动/


就这么多吧.有可笑之处还望原谅.另外,你这个小说如果全部完成的话,我想再看一下

 回到顶部
客人(61.187.*.*)
  198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2/1 3:22:00 [只看该作者]

雅倩猜猜猜
雨冰是想考考大伙的解读能力还是比对一下对结尾的思虑?
好事者如我就玩笑一回,给大家凑凑乐子,赫赫
1 猜棋手 先来点简单的
管迪窜 --“木木”(韩文好象是原名呢)
岛田横二--苑田勇一(有点意思,足见雨冰的细致)
小 笛 --小 D ( 似乎地球人都知道)
搂 聪 --永 训 (这个玩笑有点大,人家目前是世界顶尖棋手)
2 猜雨冰档案
男,80年代初生于都市,学成于南京某高校中文系。当然的唯美主义者,好读《石头记》,性格开朗中有一丝沉郁。
3 猜重点
花荣真实存在
花荣存在于过往现实红尘、现在虚拟世界
(“呵呵……是啊,不过对小鸟来说,最悲哀的莫过于飞了一半的时候把小木棍遗失。面对茫茫大海会怎么办呢?”,读到这,我依稀看到又一个凄美的情感故事,女主角的故事不平凡)
花荣将存在于男女主人公的心中(《花非花》是我以前很喜欢的一首诗,用“花非花”作燕、花的共同网络名我觉得有妙手的感觉)

 回到顶部
客人(61.149.*.*)
  199楼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2/2 17:01:00 [只看该作者]

小d,who ?i dont know,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语冰
  200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17 积分:157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04/1/31 18:1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05/2/11 14:28:00 [只看该作者]


  六毛兄弟和雅倩妹妹,我会仔细的回复你们的,谢谢你们的指正!祝各位兄弟姐妹春节愉快!并预祝情人节快乐! 

 先贴一点~~~~~~

二十八

秋天的时候,随着公司里的工程开始动工,燕青渐渐清闲起来,几乎每天晚上他都要在网上酣战到深夜,而这时花荣却突然消失了踪影。开始燕青并未在意,或许是又出去采访了吧?他想。转眼又过了一个月,还是没有花荣的消息。坐在办公室里,燕青终于忍不住给花荣打了电话,花荣的手机却已关机。去了哪里?会有什么事情发生?燕青不敢想。他将话机“咣当”一声扣下。

丹进来的时候,燕青正站在办公室的窗前发呆。窗外,风中摇曳的法国梧桐依旧茂密,但几片已然枯黄的叶子却象悄然出现在两鬓的白发,燕青看着,瞬时感到一种沉重的虚无和无名的惶恐。

“想什么呢?”丹站在他身后突然说,燕青一怔,想说什么,最后只是回头微微一笑。

“看来你闲得要发慌了吧?” 丹说着慢慢坐到燕青办公的椅子上,象一个大老板一样在写字台后面故做气宇轩昂状对燕青说。“所以我给你安排了一个新任务,去北戴河度假。”

与燕青相反,丹最近十分的忙碌。她先是为在国内接连召开的几次董事会做项目英语讲解,流利纯正的英语和敏捷的思维甚得公司上层的赞赏。最近又专门陪着从英国来旅游的两位客人在北京游逛了几天,他们是总公司一位董事的父母,两个老人细细游览了大半个北京城依然兴致不减,正计划要去长城游览却被最近刚刮起的沙尘暴吹得出不了门,只好呆在宾馆里郁闷。经理怕怠慢了他们建议由丹陪着先去北戴河玩几天。

“一起去玩玩吧,反正最近这段时间你也不忙,万一有急事也可以先让小郑去应付,我已经请示了经理,他同意你去。”看到燕青似乎不感兴趣,丹不免着急。小郑是来公司不久的大学生,小伙子很聪明,虽然是本地人,却没有一点北京人的懒惰习气,作为他的助手,燕青还是很信得过的。看丹有些不满,他又笑了笑。“好吧,敢不从命。”

在北戴河他们玩了三天,两位英国老人彬彬有礼又十分识趣,或许他们认为丹和燕青是一对恋人,所以大家除了一起吃饭外,其他时间都是他们自己出去闲逛,不让丹和燕青陪着。大多时候,燕青陪着丹在海边散步,或者坐在海滩上看丹游泳。燕青是旱鸭子,开始的时候,在丹的劝说下他在海边的浅水里玩了一会,之后他就不在下水。丹有些无趣。虽然海水还是温热的,天气却有些转凉,每次上岸后丹冷得直打哆嗦,她象只快要被狼咬着屁股的小羊一般缩缩着身子哇哇叫着向燕青跑来,狼狈样子总能让他忘我得高兴一会。然后海水还是海水,秋天依旧是秋天。

似乎吃了太多海鲜有些不适应,从北戴河一回到北京,燕青便感觉腹中隐隐作痛,到了半夜竟然伴随着高烧腹泻不止,每天早上坚持练习太极拳的燕青身体一向很好,偶尔感冒发烧嘴里含上一会犀角棋子就会立竿见影,但这次却不管用。天快亮的时候,他感觉快要撑不住了,便挣扎着下楼坐出租车去了附近的医院,医生很快就诊断出是急性肠炎,马上安排他住院治疗。躺在病床上燕青感觉浑身虚脱无力,他用手机给公司里请了假以后便昏昏睡去,醒来的时候已是中午,小郑和丹坐在病床旁边。燕青身上还很热,他迷迷忽忽喝了点水又睡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是深夜,借着走廊上昏暗的灯光,燕青看到丹趴在床边已经睡着。他小心的走下床,一手举着吊瓶去了一趟厕所,回来的时候丹依旧酣睡着。

又过了两天,燕青虽然身体依旧有些虚弱,但已无大碍。出院后他在家休息了几天。其间公司里的主管和丹打来了几次电话,让他安心在家休息。黄昏的时候,窗外大雨瓢泼,燕青静静坐在茶几旁边打谱,电话突然响了,是丹。

“可好?”丹声音很低问。

“很好,现在上班也没问题。你现在公司?”

“没,我在你楼下。”

“怎么不上来?”燕青疑惑的问?边说着他走到凉台旁边,果然看到丹穿着一件米色的外套打着伞站在楼对面的路旁。“快上来。”

“不了,我前天送你回家的时候有件外套忘在你卧室里了,你先帮忙给我收好。”

“为什么不现在上来拿?”燕青一瞥就看见电脑台旁边果然放着一件红色的衣服。

“不了,我有些急事。上班的时候给我捎来吧。”丹慢慢说。“对了,今天有个女孩到公司来找你,她说上午你手机没开,就找到公司里来了,是南京一个叫花容的女孩,她说是你的朋友,我已经把她领来了,估计一会就到你门口。”

“是花容?”燕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大声回问道。“她自己一个人?”

“是一个人,很清纯的女孩,我见尤怜呢。”丹轻轻笑着说。“好了,回见。”说完就关上了电话。燕青呆呆站了一会,他的心象一只突然从暮色里飞出的大鸟的翅膀,扑腾腾剧烈跳了起来。


 回到顶部
总数 1329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