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我们走散的那些年——一九九九年的夏天(续)


  共有873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们走散的那些年——一九九九年的夏天(续)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我们走散的那些年——一九九九年的夏天(续)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6 16:19:00 [只看该作者]

 

和阿云举行婚礼的当天,我一直在想:我们会在什么时候离婚。

这是我强烈的预感,并非决意要和她离婚。我们认识了两年,一直都没有结婚的计划,但是她怀孕了,我怀疑是她在我们亲热时做了手脚,事已至此,只好结婚。实际上我年龄也不小了,父母一直都很着急,每年都催得我心烦。现在他们马上就要做上爷爷奶奶了,整天乐得合不拢嘴,可是我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我们在老家举行的婚礼,在五月,天气已经很热了。那天阿云化了浓浓的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我感觉很陌生,更觉得离婚是定数,谁也无法改变。她脸上涂了厚厚的粉,看不见一点血色。两条眉毛本来挺好看的,现在像贴上去的假眉毛,显得很僵硬;口红涂抹的也有点过份。这不怪她,乡下的化妆水平确实差些。她出了些汗,脸上的妆有些狼狈,让我觉得在客人面前挺没面子的。其实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最后都是要离婚的。

我有些失落,总觉得和我结婚的不应该是阿云,但应该是谁呢?我也不知道。

 

我和阿云是在网上认识的。我经常在一个知名的设计论坛发一些自己的作品。我发的每一个帖子通常都很火爆,后面总会有一连串的跟帖。阿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并没特别的注意过她。有一次她跟帖说,什么时候有空去你的工作室看看啊。出于礼貌,我表示欢迎。没想到她真的过来了。

啊云很年轻,二十二岁,刚毕业。而我已经是个三十岁的男人了。

她过来的时候是秋天,周日,快到中午了,天气有点热。她胳膊上挎一件黑色外套,上身白色T恤,很贴身,看得出来身材还不错。她的脸偏圆,齐肩发型,深黄色的,五官倒也精致。如果是双眼皮的话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姑娘。总体来说,阿云给我的第一印象还是挺清纯的。当然了,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不论看到哪个二十二岁的小姑娘恐怕都是清纯的。

当时她找不到工作室的具体位置,我出去接她,她见到我远远地招手。我在论坛上用自己照片作头像,她自然认得出来。

见面之后,她对着我打量了一番, 有点不够礼貌。

“有点不一样。”阿云说。“头像有些沧桑,本人却很儒雅,看着神清气爽的,确实像个‘才子’。”

我在论坛里叫“乡下才子”,她把“乡下”两字省略了。我礼节性地笑了笑,带她来到我的工作室。她四处看了看,然后问我:“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我回答。

“天哪,那我来给你做助手好了?”

“可以啊,我正打算招一个呢?”

我只不过把这当成玩笑话,有些后悔话说得过多。倘若她当真,就有点不好收场了。还好,阿云并没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我把她让到喝茶的地方,她坐下来很好奇地摆弄一些茶具。我问她:

“喝什么茶?”

“随便就好,”她说。“我不懂茶。”

“那就喝杯咖啡吧。”

 

我们闲聊,彼此相互了解一些无关系要的信息。阿云大专毕业,湖南人,在广告公司工作。位于苏州边上的一座小城。

“看你的作品非常专业,”阿云说。“一定在大公司做过吧?”

“做过一段时间。”我回答,心想这姑娘倒也不笨。

“为什么不做了?”她又问。

“太累了,想轻松一点,所以就自己成立个工作室,接点小活。”

“你应该做大一点,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阿云露出惋惜的表情。“那样你会赚到好多好多钱的。”

她的表情有些夸张。然而我却被她戳中了潜藏在心底的多年前的痛。这种细微的心理变化是她看不出来的,我也不会轻易地表现在脸上。我说:

“去吃中饭吧,你远道而来,我请客。”

 

饭后我就送阿云回去了。我自已回到工作室,一个人喝茶,思绪渐渐飘的有些远,算起来离开深圳已经五年了。五年前的事应该算是很遥远了,然而我还没有忘记一个人,很多时候她会突然冒出来——在孤独寂寞的时候;做梦的时候;看到一些情侣相伴而行的时候;还有我直接想起她的时候。我总能感觉到她在轻轻地问: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一直这样默默的回答。“你呢?”

悲伤的时候不希望自己悲伤,好久不悲伤的时候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她忘记了。我不希望自己悲伤,但又害怕把她忘记了,这很矛盾。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5/18 15:04:10编辑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醉爱夜色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83 积分:1244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1/10/21 10:54: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6 18:17:00 [只看该作者]

中意看,请继续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四海盟非鱼
  3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598 积分:5013 威望:0 精华:11 注册:2009/11/12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6 19:55:00 [只看该作者]

三朴,别来无恙!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4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6 22:39:00 [只看该作者]

 

此后的周日阿云常来。虽说不至于很讨厌,但也不是很欢迎。

我早已经习惯一个人守候一个影子过着平静地生活,并不希望有人来打扰。但阿云并不知道这些,有一次她周六晚上就过来了,而且事先没有电话联系。我很不悦,可是她既然来了,也不好把她晾在一边不管不顾。

我打算在酒店给她开一间房。她说不用,去你住的地方玩玩电脑就行。

“熬一夜没事的。”她说。“我经常熬夜玩游戏。”

我有些为难,她好像看不见似的,也许是我表现的还不够明显,只好勉强带她回我的住处。当时是冬天,苏州的冬天其实是很冷的。我怕冷,陪她聊了一会就去睡了,留下她自己在那里玩电脑。

客厅里坐着一个女孩让我感觉怪怪的。我一直没怎么睡着,后来也半睡半醒的状态。

半夜时分,她敲我的门,说:“好冷啊,我也来躺一下吧。”

我一直一个人住,没有反锁门的习惯。我不搭理她,她就自己推门进来了,然后爬到床上,脱了外套,躺在我边上。

第二天早晨的阳光照进了窗户,室内很亮了。我转头,看到她胸前隆起的毛衣。她还在睡,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在假装。

我已经五年没碰过女人了,忽然间有难以抑制的冲动,刚开始我还在努力克制,并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我也清楚地知道,有些事情如果发生了,是无法挽回的。

可是我的身体不受我控制,最终还是和她发生了关系。她好像早有所准备,丝毫没有抗拒。此后,阿云就把她自己当成我的女友。

第二年春节过后,阿云索性就辞职到我这边来了。事先没和我商量。我有些不乐意,但最终还是默认了。

我想这也许是天意吧,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要继续守着一个影子生活了,放在心里就好。

 

我和阿云相处一段时间,她还有些优点的——非常善于处理琐碎的事情,这是我所不及的,确实让我省心不少。

周六周日,我拿着相机带着她到处闲逛,偶尔也看看电影,生活倒也轻松愉快。可是不多久,她身上的的缺点开始一个接着一个地暴露出来了。

在工作上有些单子我是不接的。然而她不同,任何单子都接,甚至连一盒名片都不放过。我说:

“我们的定位是相对专业的设计工作室,不是那种小广告公司什么活都接的。”

“你什么意思?我就是小广告公司出来的。”她一下子就火了。

“我只是做个区分,”我解释说。“并没有别的意思。”

“我不管你什么意思,有钱赚就行了,何必考虑那么多。”

“你这样会降低我们的层次,琐碎的事情也会分散我们对高端客户服务的质量,会让我们得不偿失的。”

“你的道理我不懂。” 她说。“我知道你很有力,可是你干嘛不把工作室做得大一些呢。”

说着说着她就哭了,我不明白她有什么好委屈的。有些女人的哭让人心生怜爱,有些女人的哭让人烦躁厌恶。阿云毫无疑问是后者。

遇到这样的情况我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嘴,或者干脆走开,接下来局面就发展成冷战,一般要持续好几天。在此期间,她完全把自己当成主人,好像我才是外来的。她结束冷战的方式也很特别,就是命令我做事情。

“快去买菜烧饭。”

我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就去买菜,如果我买回来的菜不是她想要的,她同样会抱怨:

“你干嘛不买点青椒和鸡蛋回来?”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在一起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喜欢吃什么吗?你整天在想些什么?”

我常常被她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难道我整天能想就是猜你要吃什么吗。

五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平静的生活,现在非常的不适应。我开始讨厌她,发展到后来不论她做什么事我都讨厌,导致我们三天两头吵架,终于有一天我下定决心和她分手。

我给她一些钱,我说:“我们不太适合,还是分手吧。”

她哭闹个不停,承认自己错了,保证以后改正。

我一再坚持,阿云就是不同意,好像跟我上了床就必须结婚。如果这种逻辑要成立,我早就结婚了,而你同样在认识我之前就结婚了。

我丝毫没有办法,就暂时原谅她了。看看她的表现,如果实在不行,我自己走好了。

可是不多久,她居然怀孕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5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7 16:42:00 [只看该作者]

 

在阿云之前我有个女朋友,她叫余小雨,我们是大学同学。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们早就结婚生子了。我一直认为我和余小雨彼此真心相爱、永不相负——好吧,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后来她不辞而别了。

我和余小雨是在毕业后确定的恋爱关系,为了找一份理想的工作,我先独自去了深圳,工作稳定之后她接着也过来了。我刚到深圳时吃了一些苦头,不过找到工作后还算顺利,收入也还算不错。我就想一直把她养着,让她自由自在地享受生活,不去受工作的那份劳碌,这样做让我感到很自豪,余小雨也认为我很宠爱她,让她很受感动。

她刚到深圳的时候我并不是很忙,从周一至周五,每天早上六点,余小雨先起床做早餐,然后叫我起床。实际上她起床的时候我已经醒了。我很享受地躺在床上听着她在厨房里弄出的声响,那是世界上最美妙声音。我不起床,等着她来叫我。我假装没睡醒,她就俯下身来亲我一下,我还是假装没睡醒,她就再亲我一下。她一边亲一边叫:起床啦,起床啦,直到我忍不住乐了,她发现上了我的当,就生气似的把被子从我身上抽掉。我感觉到冷,赶紧坐起来把自己抱成一团,也免得被她一览无余,然后我看着她说:“小雨姐姐,我的衣服呢?”因为她比我大一岁,所以有时候我这样叫她,觉得好玩。我第一次这样叫的时候她好像很生气,不允许我这样叫。可是在一个周六的早晨,她爬到我身上说:“抱抱小雨姐姐。”这种感觉很像两个邻居家的孩子在偷情,使我们的兴致都很高。

周六、周日我休息,她不用早起做早餐。我们经常相互开点小玩笑调情。有一天我们起床的时候,她说:“来,帮小雨姐姐把内衣扣上。”这让我想起她生病的那天夜里我给她扣内衣情景。我给她扣上内衣,紧接着又解开了,从她的后面抱过去轻轻的抚摸,她有些羞涩——大概也想到了当时的情景,用一只手护着,像温顺的小猫一样发出低微的轻吟。过一会儿她就把手放开了,然后转过身来,面对我,满含柔情,双手轻轻地抱着我的脑袋放在她的胸前。她知道她这里是另我最为着迷的地方,一般都会满足我的需求。我的动作很轻,怕碰坏了。

小雨是个有情趣的人,也是个有品味的人。我上班之后,她先是把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弄一些小装饰品精心的布置。她买来一些小瓶子,不值什么钱,但很别致。然后采一些小鲜花和弯弯曲曲的树枝插在瓶里,摆在床头和客厅,几乎每天更换着不同的花样。她还买来一些装在类似瓶盖里的蜡烛,晚上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会点上一个。烛光很柔和,所见之处朦朦胧胧,真实而又虚幻,如同梦境一般。

空余的时间她多用来读书、喝茶,当然她也会出去走走,但不会走远,也不会回来的太晚。她喝茶的方式很讲究,茶具有很多——一把精致的小壶放在一个漂亮的盘子里,她把茶叶放在竹片上,用茶拨一点一点拨进壶中,冲入开水,片刻之后把茶汤倒入一个带嘴的玻璃杯——她告诉我这是均杯,然后再把均杯里的茶汤倒入一个更小的杯子,最后倒入专门用来盛水的器皿中。这些茶具大都精致小巧,与她修长的手非常般配。整个过程中她的动作轻盈而富有韵律,看上去超凡脱俗。

她说第一道茶汤是不喝的,用来温洗杯子。我说这太浪费了,她取笑我说,你不懂啦。我确实不懂,我以为喝茶就是一小把茶叶加一个玻璃杯的事。很多时候她会让我陪着她一起喝茶,像个专家一样告诉我喝茶的种种好处,真不知道她是什么学会这样喝茶的。我很喜欢她这样的生活方式,我能感觉到她是满足的、幸福的,这也是我一直希望的。

我每天下班回来心情都很愉快,每天也都想在第一时间回来和她待在一起,因此我从来不在外面吃晚饭,即使公司聚餐,我也婉拒:

“我女朋在家等我。”

公司的同事也不为难我,哈哈一笑就放我回去了。再有聚餐他们还会挑逗性地问:“小林,要一起吃晚饭吗?”

 “我女朋友在家等我。”我还是大声回答。

 

那年春节我们都没回老家,两个人如胶似漆地待在深圳,不论做什么事情我们都在一起的。有一天她拿出一张卡片——这是我刚毕业时给另外一个女孩画的,后来被小雨拿去了,把还把自己画在上面。

“我们一起把这张卡片放大吧,然后挂在卧室里。”她充满快乐地说。“你画我,我画你,要正面的,至少要能看到脸。”

我整天只想和她腻在一起,毕竟假期也不是太长,没什么心思做其它事。但是她不依不饶。

 “那你先画个草图,设计好版面布局,先把我画好。” 我说。“别忘记把我画得帅一点。”

这一提醒反到坏事了。她偷偷地笑,我就知道她不怀好意,果然她把我画得像个丑八怪——脑袋很大,嘴巴也很大,拼命似的向两边咧开,露出两排大牙,造型虽然夸张,倒也有几分神似。

“难道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丑陋吗?”

“哪里丑了,你看你多开心啊。”小雨指着画上的“我”说。“马上就有一个美女在你身边啦。”

正如她说的,我不忍心把她丑化,而是把她画得很美很美,其实这样做并不难,只要照着她的样子画就行了。

画好之后挂到了墙上,美丑对比强烈,效果居然还不错。她乐得前仰后合,建议给画起个名字,说不定能成为世界名画,那么我们以后就是世界名人了。

“还是算了,”我说。“不就是天鹅和蛤蟆之类的名字吗”

她又咯咯直笑,笑够了用双手夹着我的脑袋,很认真的样子说:

“记住了大蛤蟆,你要对天鹅好一些,听天鹅的话,乖乖地,否则她是会飞走的。”

没想到她一语成谶,后来她果然飞走了。而我们当时压根没把这话放心上。我还说:“要飞也是我飞,我叫林飞。”

多年以后我越来越相信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于她而言,又何尝不是我飞走了呢。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6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8 15:03:00 [只看该作者]

 

年后不久我离开星和跳槽去了朗星。后来的事实证明那是我一生中最错误的选择。本来让我们感到幸福和满足的生活很快就因此发生了变化。

朗星是个综合型的专业的设计公司,在业内的名气也大,单子总是源源不断,业务已经渗透至各个行业,尤其是地产。公司的工作流程规定的也很细。通常一个项目下来公司会成立一个项目小组进行讨论,然后几个设计师同时出手绘概念图——开会讨论——出样图——开会讨论——出细化图——开会讨论——调整细化图——开会讨论——挑选出三个方案出模拟应用图——开会讨论——调整——开会讨论——确定方案——制作提案文件……

整个过程非常繁琐,最终导致无休止的加班、加班、再加班。我很难理解公司为什么这样做,后来我才直到这一套是学习国外的方法。我承认这套方法有好处,但也有弊端。外国人的脑子通常是僵硬和死板的,他们根本不懂中国式的变通。可惜公司只知道这形式显得很专业,完全照抄,不懂得改进。我不敢提出疑问,只好跟着他们不停地加班。

这种项目的操作形式通常使参与的设计师充满竞争和压力——如果谁的方案被甲方选中,谁就是这个项目主案设计师,共他人退居至配合的位置,并无条件接受主案设计师的支配。主案设计师会把你所能做的一切全部塞给你。最终项目奖金的大头都要归主案设计师所有。如果在一年之内连一个项目也做不下来,就会被淘汰掉,零碎的小活是不算在内的。所以参与的设计师都会全力以赴。

 

我刚到朗星时还不太适用这种流程,参与的头两个项目最终都被pass掉了,沦落为别人的工具,我感觉到了很大的压力,回来后通常闷闷不乐,小雨说:

“怎么了?工作是不是很累。”

“不是,”我有些沮丧。 “到新公司快两个月了,一个项目也没拿下来。”

“怎要有段适应时间的,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放松点,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小雨是个旺夫的女人,我一直这样认为,虽然当年我还只是她的男朋友,但是在她的鼓励和安慰下我很快调整好心态,顺利地接连拿下三个项目。作为新来的年青设计师,很多时候我根本支配不动其他人,大多数工作只能自己做,加班肯定是少不了的,周六和周日也没多少休息时间。

小雨非常担心,她心疼地说:“你这样天天加班,身体会吃不消的。”

我毫不在乎地说:“放心吧,我身体好的很。”

我情绪高昂,因为可以拿到好多项目提成奖金。可是小雨似乎想说什么,又把话咽了回去。过了一会她又说:

“反正我不想你老是这样子。”

我心细如发,也善于扑捉别人隐藏的小心思,我很清楚她想说什么。

有一次我下班回来,发现她斜靠在枕头上睡着了。电视是开着的,灯也是开着的。我不忍心叫醒她,关了电视后过去把她扶正,好让她睡得舒服些。这时她醒了,伸手抱住我的脖了很委屈地说: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

我没有说话,静静地伏在她身上,感受着她传过来的体温——像春天里吹过的微风,带着鲜花般的馨香。

过一会她主动亲我,我感觉有点累,想推脱,又怕伤了她的心。于是勉强和她亲热,结果我有些力不从心。余小雨很快就感觉到了,她有些自责地说:

“以后要觉得累的话就不要勉强了,我没事的。”

 

我能够想象在我加班的那些夜晚,她的等待该多么的无聊和漫长。过去的每天早上她总是叫我起床吃早餐。现在,为了尽量让我多睡一会,她从不叫我,自己起床时也是小心翼翼的,做好早餐后,她就坐在沙发上默默地等我自己醒来。

虽然平时的工作压力很大,辛苦的程度自不用说,但收入却也非常可观。第一年我做了五个项目,基本工资加上项目奖金提成大概有十万块的收入。除去平时的消费应该还有不少。这些钱都交给余小雨保管了,我很少过问,需要用钱的时候就伸手向她要。她知道我的理想自己开公司,也很少乱花钱,这让我觉得她是个很贤惠的好女人。

余小雨说:“现在有十万块就可以注册一家公司,我帮你了解过了。”

很明显她是在提醒我,现在创业的钱差不多了,不需要再那么拼命。

“真正要开公司这些钱是不够的。我想要三十万,最少要二十万。一份注册资金,一份备用金,一分是保险金。”我继续说。“做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成功,如果最终以失败收场,亏掉了二十万,我们还有十万活命的本钱。否则就没有退路了。”

小雨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我太保守了。

老实说,我是个惧怕失败的人,我需要的是安全、保险。即使暂时失败了,也要留下东山再起的本钱。否则,那就真的败了。

我说:“再过两年。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7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2 11:10:00 [只看该作者]

 

第二年的生活依旧继续着,不知不觉间我们都有些变化。我在公司升到了项目总监的职位,手下有三个人组成的小团队,已经有资格去争取公司所接到的任何项目。这使我的野心有点膨胀,急切地希望拿下更多项目,攒够开公司的钱就辞职创业。余小雨和我的想法不同,她不想我那么拼命,她希望我能多休息,多点时间陪她。

“钱是赚不完的。”她一直这样说。我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我想尽快结束这种天天加班的生活,所以天天加班,这是非常矛盾的,可是在这件事上我转不过弯来。每当我想放松一下的时候,就会想起刚到深圳时的凄凉情景,像一只无形的魔手不停的推动我向前奔跑,不敢有丝毫懈怠。

我把余小雨的反对态度抛到了九霄云外,于是我们之间的矛盾也开始一点一点地积累起来。而我却忽略了这一点,我的心思都在工作上。我相信她是爱我的,总认为她会理解我、支持我,但是我错了。直到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差不多是凌晨一点了。我打开门,还没开灯,余小雨在黑暗中伤心地说:

“天天这么晚回来,你到底要不要命了,还要不要我了?你知道我们现在什么样子吗?你每天急匆匆地来,早上急匆匆地走,在家停留的时间不会超过七个小时,说话不会超过十句。你说,我们倒底是什么关系?你把当成什么?女朋友?情人?就算是你保养的情人,也不至于如此吧。”

她越说情绪越激动,几乎要哭了。我很累,不想说太多的话。我说:

“我有点累了,明天再说吧。”

余小雨气呼呼的自己先去睡了。我洗了把脸,上床,从背后揽住她,打算安慰她一下,结果她挣脱了,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余小雨正色说:“以后九点之前必须要回来,每周至少要休息一天。”接着她又补充说:“你能做到吗?”

 “这段时间恐怕有点困难,”我说。“手上有个项目时间比较紧,而且快结束了。”

 “那还需要多久?”

 “顺利的话还需要一个星期。”

 “好吧,”小雨说。“我再给你一个星期,你要记住今天我说的话。”

我感觉到小雨的决心,如果我做不到,估计她还有后续手段吧,虽然我有些好奇这个后续手段是什么,但是我知道,那个肯定不好惹,所以还是小心一点好。

在我心里,余小雨是重于一切的。老实说,我也很想天天和她腻在一起,玩一些有趣的小游戏。但是对于以后的生活还是缺乏足够的安全感,只有赚更多的钱才能缓解这种感受。不过现在总算比以前好一些了,我已经做到了项目总监的位置,基本工资也够我和余小雨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每年在公司里只需做两个项目就不会被淘汰,也能保住自己的位置,不过再想升迁就难了。实际上我并不在乎能否升迁,我的目的是攒够足够的钱自己创业。考虑到余小雨的心情,我真的不想再让她为我担忧了。

我正打算不那么拼命,随便做几个项目,多花点时间去陪陪小雨,然而公司刚接到一个高端品牌项目,总费用高达一百五十万。按百分之十的提成,团队拿到十五万。作为项目总监,可以拿到六万。在那个时候,这笔钱是很多人两年的工资。如果项目进展的顺利,只需要两个月——最多三个月。我决定说服小雨,争取拿到这一单,就真的不用继续做了。

       我很难得的早下班一次,打电话告诉余小雨晚上回去吃饭。她很高兴,准备了丰富的晚餐,大多是我平时爱吃的。我回到家的时候她还没有忙完。我想去帮她,享受和她一起做饭的乐趣。她说:“你自己先去喝一杯果汁,我马上就好了。”我坐在餐桌前倒了两杯果汁,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充满快乐的样子。可我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8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2 11:26:00 [只看该作者]

第二天来到公司,我才想起来正事还没跟余小雨商量,而项目讨论会就要开始了。按照惯例,讨论会结束就是出手绘概念图。作为项目总监,我还要带上自己的团队研究讨论,不到十二点恐怕不能下班。当然,我也可以选择不参加,公司也赋予我们这种权利。然而这种比较大的项目是不多见的,做下来不但有奖金,也是一种锤炼。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机会。

我发条短信给余小雨,告诉她今天要晚点回去,具体时间我没说。她也没回我信息。晚上九点,我接到余小雨打来的电话。我正在和团队讨论手绘稿,尚没有特别满意的结果。我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接通余小雨的电话。我说:“我要稍微晚一点,你先睡吧。”

余小雨没有说话,直接挂了。我第一次感觉有些隐隐不安。但是一想到一百五十万的项目我就不管不顾了。

夜里零点左右我到家,余小雨没睡,抱着抱枕坐在沙发上,眼睛是红的。

她这个样子让我有些难过,坐到她身边抱着她,没有说话。过一会她哭着说:“不是说好九点之前回来的吗?你干嘛这么不听话,你这个大蛤蟆。”

我不知道如何解释,等她停止了哭。我下了决心告诉我再做最一个大的项目然后就不做了,然休息个半年,准备自己开公司。估计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我刚说完,余小雨彻底爆发了,推开我之后大声说。

“我就知道你永远都不会满足的,你现在就是个贪婪鬼,只要钱不要命。你说,你是要钱还是要命,你还要不要我了?快说!”

这种情况我们很难心平气和地沟通。我说:“我保证做完这一单就不干了。”

“我不会相信你的,你现在完全变了。”余小雨站起来继续说,“去赚你的钱吧,让钱做你的老婆吧,不要再回来啦。”说完,她就回卧室了,“砰”的一声顺手摔上门,有些不打算让我进去的意思。

我被她闹得情绪低落,也不想再去招惹她,在沙发上躺了一夜,直到天快亮了才睡了一会。

第二天,余小雨当我不存在,洗漱完打算出门才对我说:“我不会再管你了,随你怎样。”

她出去了,过了一会带了一份早餐回来,不过不是给我吃的。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9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4 14:51:00 [只看该作者]

我饿着肚子来到公司,继续开会,讨论筛选昨天的手绘概念稿。我们小组出了十二个草图方案,通过五个,成绩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差。下午针对通过的五个方案出电脑样图。小组讨论的时候我脑袋昏沉,精力也无法集中,估计是一夜没怎么睡的原因。我叮嘱手下的人,让他们上点心,明天的讨论会最好能出线四个。交代完毕我自己就先回来了。

余小雨没想到我回来的这么早,她坐在沙上发看书,见我回来了装着没看见,我知道她还在生气,也没和她说话,自己进了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我在冰箱里找出大半袋用来做早餐的面包,又把果酱拿出来放到餐桌上,我刚吃几口,余小雨弓着背把脸埋在书本里笑,我不理会,继续啃我的面包。

“活该你没吃的。”小雨抬起头说。“回来这么早干嘛不告诉我一声?”

“你说过你不会再管我了?”

“是啊,”小雨说。“我还让你不要再回来了,你干嘛还回来啊?”

“我没地方可去。”我放下面包,做出很可怜的样子。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小雨又变得温柔起来,她说:“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啊。”

“不想吃了,想睡。昨天没怎么睡好。”

我发现只要我早点回来余小雨就会原谅我。我想信她只是为了我好,只要我没事,她就不会太较真。只要两三个月后乖乖地听她话,做个乖乖的大蛤蟆,我想她还是会原谅我的。

 

第二次项目会议结束后我有点郁闷,五个样搞被毙掉了三个,剩下的两个都是我自己的方案,我手下的人全军覆没。我心中暗骂:这些没用的东西,全是废物!

我意识到现在有点麻烦了。

作为项目总监有时候并一定要亲自出稿,而是要带领团队,给出方向,全程指导他们,这才是首要职责。其中任何人员的方案最终被用,项目总监的利益都会有所保障。考虑到项目重大,我不能把希望全寄托在他们身上。现在,我亲为的方案果然成为最后的救命稻草。但接下来还有多次筛选,数量优势已经完全不复存在。

我想我不能这样等死,有必使用些其它手段了。

每次项目会议,创意总监对作品的意见对于筛选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设计不像数学题那样有标准答案,越到后面,作品质量的差别极为细微。在设计构思上也没什么明确的可以或不可以之说。如何选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的喜好与心情。设计师的现场解读能力也是至关重要的。在这个过程中,创意总监同样可以利用语权进行主导。除非你的作品非常出色,具有绝对的优势。这个可遇不可求。无论设计师的水平多么高,也不可能保证件件都是精品,我也不例外。目前参与这个项目的小组还有三个,已经被淘汰一个。每个小组都有一个项目总监,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上水平都不是吃素的。我也没有必胜的把握,现在看来被淘汰的可能性更大。

我决定晚上请创意总监吃饭。此人就是当初去挖我的陆江。不得不说,我的存在对他来是有威胁的,平时从他对我的态度中我就能够感受出来。他对我是警惕的、防备的,有时候甚至是打压的。我并不和他正面冲突,而且常常主动示好,但在暗地里和他较劲,我拼命接项目,多少也有点这方面的原因。

设计水平上我和陆江接近,经验上我尚有不足,但我比他年青、精力好,更能应付高强度的工作,这点很重要。假如我不打算自己创业而是在这家公司一直服务下去,我早晚要取代他的位置——只要我连续两年做满六个项目,就有机会做上创意总监,这是公司的规定——一个充满竞争和血腥的规定,这也是朗星公司成为业内顶尖公司的重要原因。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10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5 17:07: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年我就做了五个,今年已经做了四个,即使目前这个项目失败,我还有机会再做两个其它的项目。再过一年,他就存在从创意总监的位置上退下来的危机。因此,我决定离职对他来说是有价值的,完全可以卖个好价钱。

晚上陆江如约而至。坐下来之后我们先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主要表达他对我的知遇之恩,这倒不是客套,而是先拉近距离,后面有些话就比较好说。接下来我就单刀直入了。

“我的理想是自己开公司。”我坦诚地说。“但目前资金还略有不足。”

“还差多少,”陆江说,“我能帮的一定帮,大家都是朋友,相互帮助是应该的。”

他的话几乎完全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更有信心了。

 “其实很简单,只要我能做下目前的项目,拿到提成,也就差不多了。我们都是明白人,有些话不需明说。”

我这样说其实很直接了。陆江直视着我,超出了正常的对视时间。我从容镇定,平静如水,同样直视着他,我甚至能够察觉出他眼神中的细微变化——开始还具有不惧挑战的味道,但是接下来,他明显感受到我给他带来的压力甚至是恐惧。

也许他想不明白,坐在他面前的这个毕业没多久的年青人如何会有一种另人畏惧的力量。我想,如果你有一个至爱的人,愿意为她付出一切,而且经受过因没钱而带来的无助与无奈的悲伤,你同样会像一匹狠一样,为了生存,无论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都不会有半点退缩。

陆江先转移自己的视线,端起面前酒杯喝了一口。然后说:

“恐怕你还需要两三个得力的助手,是吧。”

我知道他已经退缩了,我说:“是的,如果这个问题也能解决,那最好不过。放心!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我略微强调“知恩图报”,言外之意——有仇我也是必报的,你最好不要从中搞鬼。陆江既然能够做到创意总监的位置,除了设计能力其它方面肯定也不会弱,我相信他能够懂我的意思。

 

项目危机暂时得到了缓解,不过在设计方案上还是不能懈怠,如果差距太大,就算陆江再有诚意,他也是无能为力的。

接下来的工作强度是前所未有的,也达到了我所能够承受的极限。此时我已经无暇顾及余小雨的心情了。由于过度的疲劳与紧张,每次回到家,面对小雨的担忧与劝说我的情绪就很不好了。

“你看看你的样子,半条命都要没了。”她总是这样伤心地说。

“你不要再来烦我了,整天胡思乱想什么?”我表现的很烦躁,是以前不曾有过的。

小雨非常伤心,尽管如此,早上如果我在的话,她还是给我做早餐。

项目进行的很紧张,几次我彻夜不归,累了就在公司的沙发上躺一会,然后起来喝些咖啡继续工作,确实让我感觉到有体力有些不支,也意识到小雨的担心并非是多余的,我也终于明白她的苦心,可是我已经付出了很多,项目也进行到大半了,也只有继续坚持着。我不知道在我彻夜不归的时候她是怎么度过的。我相信,她肯定是担心的,或许对于我现在的样子也是很失望的。

漫长的两个半月终于熬过去,尽管过程是波澜起伏的,项目总算是完成了。参与的人员要求去庆祝,按照惯例,我作为项目总监是要请客的,但是我没去。

我要回去陪小雨了,一点时间都不想耽误。

他们可能会有想法,但是无所谓了,反正我也要辞职了。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1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8 11:39:00 [只看该作者]

我为余小雨挑选了礼物,希望她能够原谅我。

我早早地回家,打开门,却看不见她的踪迹。我打电话——打了好多,她都没接,我只好发短信告诉她:

“我在等你回家,快回来吧。”

小雨一直没有回我信息,这种情况是不多见的。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不得而知,这使我坐卧不宁,脑子混乱,一时想不出任何有效的办法。

 

我离开家门,在附近走动,希望能够等到她回来。

我发现,这个我已经住了一年多的小区居然是如此的陌生。为了方便上下班,这里是我进入朗星公司以后重新租的房子。这里的草坪是平坦的,绿植是多样的,围绕在曲折的路边,空气中带着芳草的气息。假如过去能注意到这些,我想我一定会经常陪小雨出来走走,然而我一次都没有。我忽然觉得,我只是一个赚钱的机器。

小雨常说,赚钱的目的是为了生活,如果为了赚钱而放弃生活,那就没有意义了。我说,和你在一起,我的意义就是赚钱,你去生活就可以了。

小雨说:“我们要一起生活。”

我说:“我们一直在一起。”

 

我心神不宁,到处乱走。小区里人来人往,我仔细观察每一个人,唯恐漏掉小雨,实际上只需要她出现一丁点影子我就可以找到她。然而现在,哪里都没她的影子。

我来到小区的门口,这里是她回家必经之路。我感觉很累,有些走不动,买了一包烟,坐在路边的一颗在树下守候她回来。

我也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小雨回来的,我失去了对时间的判断。

她从一辆子中钻出来——那不是出租车。在她出来之前,我注意到那辆车开到那里后足足停了五分钟,或者更多。我的大脑一下全空了,没有上去迎接她,看着她拖着疲惫的身影走向我们的家。因为距离较远,自始至终,她没有发现我就在附近。

我知道她已经回家了。我又在原地待了一段时间,让自己冷静一些——我怕回去后和她发生争吵,关键时刻是要冷静的,几年来我已经养成了这个习惯。可能是一小时——也可能是两个小时——或是半个小时之后,我也回去了。

我打开门,走进卫生间,准备用冷水冲一下脸,让自己清醒一下。进去之后,我闻到了浓烈的酒气,然后看到她换下来的衣服,一个念头忽然从我的脑子里闪过——我想通过检查她的衣服找出一些信息。如果一件事情是我在意的,我是缜密的,哪怕是一点蛛丝马迹我都能够找出一些头绪。然而我也非常害怕这样做,害怕看到我不愿意看到的结果。我看着她的衣服,犹豫着。好像那些衣服也在提示我:

不要碰我,你的女人正在卧室里,她睡着了,快去看看她吧,明天她醒来就没事了。

 

我判断小雨是去了酒吧。

 

我也去过,是我作为主案设计师完成第一个项目之后跟着同事去庆祝。那里的声响震耳欲聋,人人都处在疯狂状态——喝酒,抽烟,大声叫喊,在阴暗的角落,在包厢里,很多男人女人抱在一起,这是个疯狂的世界。

我喜欢宁静,喜欢隐藏一切,时刻让自己平静如水,冷静观察。我绝不会在这的场合这样放纵自己,这只会使人堕落,只会使自己暴露,让别人发现弱点。自始至终,我在酒吧里只喝了一小瓶啤酒,静静地坐边上观察着周围的人。就是在这次的庆祝中我发现陆江的弱点,我没想到他也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排解工作给他带来的压力——他无节制地喝酒,挑逗酒吧里的小姐,搂着她们在狂躁的音中扭动。我判断他的意志力是薄弱的,他内心防线是不堪一击的。当时我想,等着吧,大傻蛋,我早晚会取代你在公司的位置。

 

酒吧,一个让我极度厌恶的地方。

 

最终我还是忍不住检查了小雨的衣服,我发现,她内衣上的扣子是断开的。我一下子就载坐到地上去了。

多年以后我明白了糊涂的道,非常后悔当初的行为。有些事情不知道就算了,弄清楚了,反而难以释怀。

过了好久,我回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望着卧室的门。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我回来了。我一直望着门,门是无声的,也是冰冷的,更是僵硬的。我感觉口干舌燥,但没心思喝水。我也感觉到浑身发冷,但不想添加任何衣物。

最终我倒在沙发上,有些万念俱灰。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1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28 11:41:00 [只看该作者]

每次都有字数限制,好烦!!


暂停!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姚惠尧1129
  13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剑客
等级:超人 帖子:298 积分:2513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6/4/25 20: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8/16 14:36: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如果没有最佳一手,围棋也就不会如此精彩。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