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人气棋友会四海盟四海棋事 → 三多学棋


  共有575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三多学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占丛榕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50 积分:55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8/7/14 9:23:00
三多学棋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1/9 12:28:00 [只看该作者]

一.

    老许是个棋迷,棋力还不错,算是半个业余豪强,至少在这偏远的小县城是罕逢敌手。老许的三个儿子都会下点围棋,都是老许自己教的。老许有个心愿,一直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进入市里的围棋学校,给自己长长脸。老大老二都不争气,几次入学考试都没过关,渐渐地过了招收年龄,于是老许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老三身上。
    我们故事的主人公就是老许的三儿子,大名叫三多,据说三多出生的时候老许特别希望能是个闺女,因为前面有两个小子了,结果又是一个小子,于是取名三多。
    这天下午老许又把三多抓过来练棋,“老规矩,输了不准吃饭。”三多非常不情愿的搬张小板凳坐在棋盘边,一边摆上两子,一边小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还好中午多撑了大半碗饭。”“龟儿子的,还没下就想着输,你咋就那么不争气呀。”大手伸过去就想敲三多的脑门,“别打脑袋,打坏了更学不好了。”“行,爹不打你脑袋,一会输了,抽你屁股。”仿佛被竹板子抽了下似得,三多小屁股在板凳上来回蹭了蹭。“磨蹭啥,还不下棋。”“爹,现在是该您先下。”“你个龟儿子,真笨,有便宜都不知道捡。”老许重重的在棋盘拍上一颗白子。
    棋局有条不紊的按照老套路进行着,老许仗着蛮力四处挑衅,三多老实本分的见招拆招,确保不死大龙。几乎没什么激烈的战斗就进入了收官阶段,此时白棋实地已经大幅度领先。老许继续捍卫着本县第一高手的荣光夹杂着对儿子不成器的失望。三多好像不知道败局已定似的,前半盘下得是战战兢兢,一到官子却反而浑身来劲了,针锋相对寸目不让。有些随意的老许竟渐渐被追回不少。

   “这次输多少?”“五......五个。”“才五个?”老许有些不相信的扫视着棋盘,“龟儿子的,你没数错?”“没,没数错。”看着耷拉着脑袋,小手扭捏着衣角的儿子,老许从些微惊诧转成气不打一处来,四个月了,三多二子关就是过不了,这样咋能考上围棋学校。一个月后就是招生考试,看来老三又是没指望了。老许自叹自恼的时候,三多已麻利的匍在板凳上。老许拿起早就摆放在棋盘边的竹条,噼里啪啦的打了几下。打完正想再教训三多几句,三多一个骨碌跃起身子,飞快的逃出了院子,“龟儿子的,狗腿倒蛮利索。”竹条递到眼前,仔细瞅了瞅。

   “三娃,今天没挨板子?”看着三多一脸高兴劲,成才问道。
   “哪能呢!才五板子,俺屁股厚。”三多憨憨地笑着。
   “你爹也是,那么较真干嘛,压了我爸二十年了,还想让你继续压着我。”
   “俺咋能和成才哥你比呢?几个月前你就过了俺爹二子关了。这次你肯定能考上”
   “考上了又咋样,还不就是让我爸在你爹面前翻身长回脸。我成才,要做就要做最好。”

   “许老哥呀,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可有好些日子你没来窜门了。”“俺来你不知道为啥事?咋的,就让俺在你家门口喝凉风?”“哪能呢,请进,快请进。”县围棋协会秘书长一边笑眯眯的沏着茶,一边望着气鼓鼓的老许,“我说老哥呀,是不是肚里的棋虫又痒痒了,我可有言在先,要下棋找我家成才,我可不奉陪。”。“你想的美,又想蹭俺指导你家小子,门都没有。俺问你个事,是不是上面下了文件了,围棋学校招生专门给每个县留了个免试入学指标。”
    秘书长心里咯噔一下,这件事办下来没几天,这老许咋就那么快知道了,看来世上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老许,是有这么个事,市围棋学校给每个县有一个免试入学指标,这件事还是我通过关系到上面跑下来的,目的就是照顾一些偏远落后地区的围棋发展。”“你也甭往自己脸上贴金,你那点小九九俺还不知道,你办这些事还不是为了你们家小子。”话既然掰裂开了,也就没啥藏着掖着的必要了,“是,我是为我家成才,你今儿打上门来难道不是为你娃儿?不过依我说你也甭操那份闲心,名额就一个,把你家三娃报上去也没用。”“你咋知道没用?”“这不明摆着吗,你家三娃子到现在还在挨板子。”“你情报工作做得很到家呀,告诉你,俺这是严格要求,你以为你家小子赢了俺一盘受二子就真过关了?”“是骡子是马我们两个说了不算,明儿让他们俩来一局不就清楚了。”“不用明儿,现在就可以,让你们家小子出来俺让两个,俺要是输了,屁话不说立马走人,你小子输了就把名字换成俺家三娃子的,咋样?”“你,你这是胡搅蛮缠。”支书还真是不敢拿自己儿子的棋途做赌注。“屁话少说,你就
说你敢不敢赌这一局?”秘书长被老许一番狠话镇住了,再说这二十年被老许压迫成习惯了,只得答应把三多的名字一起报上去。
    “许棒槌,你儿子就是再多,也顶不上我家一个成才。”秘书长几乎是蹦起来朝着老许回家的背影喊道。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