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原创]【读史札记】两位大人物


  共有579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读史札记】两位大人物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亦啸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4617 积分:25342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1/11/28 20:23:00
[原创]【读史札记】两位大人物  发帖心情 Post By:2019/4/7 20:54:00 [只看该作者]


【读史札记】两位大人物

      

亦啸\文



如果说上古围棋还停留在尧舜等故事传说的基础上,宛若天上星辰只可仰望,那么春秋战国时期的围棋就已脱离玄幻回到人间,实实在在伫立于我们面前。让我们惊讶的是,这期间同围棋关联最多、贡献最大的,居然是貌似与围棋八竿子打不到边的重量级人物——孔子和孟子。

历史就是这样设计的,两位春秋战国时期最著名的儒学大家,相继对当时的围棋做了评论和记载,虽然主观上并未把围棋当主角,有些言辞只是寥寥数语或仅作为旁征博引的论据,但因了他们的特殊地位和声望,这些颇接地气折射春秋战国围棋影像的第一手资料,得以保存,并屡屡被后人提及和争论,碰撞出各种火花。毫不夸张地说,研究春秋战国时期的围棋,不了解孔子和孟子的言论,无疑管中窥豹,这实在是因为当时文字记载的缺失。从这点来讲,孔孟二人,对中国围棋早期的传播,居功至伟,发挥了“名人效应”,是春秋战国围棋不折不扣的“品牌代言人”——这是二千多年前两位先哲无论如何也没有料到的吧?!

我们先看看孔孟对围棋的评价和记载,恕我一一列举,因为每句涉及围棋的话都价值连城:

    子曰:饱食终日,无所用心,不有博弈者乎?为之尤贤乎已。”(《论语▪阳货篇》)

    公都子曰:“匡章,通国皆称不孝焉。夫子与之游,又从而礼貌之,敢问何也?”孟子曰:“世俗所谓不孝者五:惰其四肢,不顾父母之养,一不孝也;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好货财,私妻子,不顾父母之养,三不孝也;从耳目之欲,以为父母戮,四不孝也;好勇斗狠,以危父母,五不孝也。章子有一于是乎?”(《孟子▪离娄章句下》)

    孟子曰:“无或乎王之不智也,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吾见亦罕矣,吾退而寒之者至矣。吾如有萌焉何哉!今夫弈之为数,小数也;不专心致志,则不得也。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诲二人弈,其一人专心致志,惟弈秋之为听。一人虽听之,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为是其智弗若与?曰:非然也。(《孟子▪告子章句上》)

笔墨不多,字字千金,是迄今为止所能看到春秋战国围棋最详尽的记录了。它至少为我们透露了如下信息:其一,围棋在当时的流行度。有一定基础,后期出现了类似当今国手的高手“弈秋”,这是量和质的飞跃;有些下围棋的人甚至过于痴迷,不顾及孝道,引起了世俗的不满,被列为五大不孝之二。也正因此,才能引起两位老夫子的关注。其二,围棋在当时的地位。毋庸讳言,孔子对围棋的评价不高,把围棋和“博”(一种与赌博有瓜葛的棋类游戏)相提并论,认为只是打发时间消磨光阴的游戏,下下未尝不可,比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游手好闲要强。孟子的评价相对要正面专业些,将围棋归为“数”的范畴,即贵族子弟必修的“六艺”(礼、乐、射、御、书、数)中“数”的分支,说明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战国围棋较春秋围棋的地位有了改善。其三,围棋的技术成份。能成为“数”的分支,表明这时的围棋已有了相应的技术含量,有了高下难易程度的区别,弈秋的出现就是最好的说明。因而孟子强调了学棋须专心致志,即就是让弈秋这样“通国善弈”的高手教,态度不同学习的效果也有云泥之分。

如此言论,看似很客观,没啥较劲的,但后人总有认死理的主儿,对孔子和孟子的话牵强附会无限放大。

从原话推敲,孔老夫子是不反对下围棋的,甚至认为比整天吃饱了没事干强,这就很客观了,放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围棋就是那么个影响力没啥好解释的,就连“通国善弈”的高手也只知其名不知其姓。你让一个周游列国怀抱“公为天下”的孔子非要对围棋有个较高评价,岂不强人所难,折煞老夫?退一步讲,孔老夫子对围棋不看重,也无碍大雅。从某种意义上说,作为中国儒家学派的创始人,后世尊为“万世师表”,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资质认证的“世界十大文化名人”之首的孔老夫子,但凡溜这么一嘴,就能流传千古,孔老夫子后人不向中国围棋协会索要广告费就蛮不错了。事实证明,孔子的这句话,无论褒贬,都是对围棋强有力的宣传,我们完全没必要在孔子对围棋评价的是是非非上过多纠结。至于对孟子的苛责,也属无稽之谈,孟子是提到博弈好饮酒,不顾父母之养,二不孝也”,但千万别断章取义,别忘了前面的“世俗所谓”,为什么笔者一字不落的引用原文,就是为了佐证这一点。

其实,这部分人对孔老夫子不满的主要原因,不仅是对围棋评价低,更重要的是认为将围棋和涉赌游戏“博”拉郎配了。那么春秋战国期间的围棋有没有涉及赌棋从出现了国手级别的高手,有些人沉湎围棋的程度,孔子将博弈一起提及来推测,有催生赌棋的土壤,也就是所谓的“彩棋”。“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凡争胜负的游戏或竞争项目,有些涉彩的情形,不能说提倡,也很正常吧。能够靠围棋来获利或谋生,本身就说明围棋存在的意义。当年吴清源为生活所迫,小小少年独闯北京中央公园(今中山公园)和日本会馆,大大方方拿走彩金,也没啥不光彩的。应昌期老先生设立应氏杯,冠军奖金高达40万美金,中日韩三国顶尖高手竞相角逐,算不算最大的围棋“赌局”呢?当然,这里涉及国家和棋手个人的荣辱,也不仅仅是奖金之争这么功利吧。何况如今,围棋惠及众人,不仅是职业棋手一生悬命,就是业余棋手也能靠下棋教棋养家活口。当年聂卫平中日擂台赛十一连胜,中国围棋在刮起“聂旋风”迅速崛起的同时,也逐渐涌现出无数雨后春笋的围棋机构,围棋不仅仅是一种古老的棋类游戏,随着它的发展和演变,还能与职业、事业相关联,可谓功莫大焉。

时间定格在2018年12月22日:孔子围棋文化研修院在山东曲阜孔子文化学院揭牌,中国围棋协会主席林建超等各地围棋机构代表150多人出席。我想,这就是后人对先哲最好的纪念。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