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我们走散的那些年——一九九九年的夏天(续)


  共有3973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我们走散的那些年——一九九九年的夏天(续)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三朴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141 积分:1220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3/1/11 20:17:00
我们走散的那些年——一九九九年的夏天(续)  发帖心情 Post By:2018/5/16 16:19:00 [只看该作者]

 

和阿云举行婚礼的当天,我一直在想:我们会在什么时候离婚。

这是我强烈的预感,并非决意要和她离婚。我们认识了两年,一直都没有结婚的计划,但是她怀孕了,我怀疑是她在我们亲热时做了手脚,事已至此,只好结婚。实际上我年龄也不小了,父母一直都很着急,每年都催得我心烦。现在他们马上就要做上爷爷奶奶了,整天乐得合不拢嘴,可是我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我们在老家举行的婚礼,在五月,天气已经很热了。那天阿云化了浓浓的妆,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我感觉很陌生,更觉得离婚是定数,谁也无法改变。她脸上涂了厚厚的粉,看不见一点血色。两条眉毛本来挺好看的,现在像贴上去的假眉毛,显得很僵硬;口红涂抹的也有点过份。这不怪她,乡下的化妆水平确实差些。她出了些汗,脸上的妆有些狼狈,让我觉得在客人面前挺没面子的。其实这些都无所谓了,反正最后都是要离婚的。

我有些失落,总觉得和我结婚的不应该是阿云,但应该是谁呢?我也不知道。

 

我和阿云是在网上认识的。我经常在一个知名的设计论坛发一些自己的作品。我发的每一个帖子通常都很火爆,后面总会有一连串的跟帖。阿云就是其中的一个,我并没特别的注意过她。有一次她跟帖说,什么时候有空去你的工作室看看啊。出于礼貌,我表示欢迎。没想到她真的过来了。

啊云很年轻,二十二岁,刚毕业。而我已经是个三十岁的男人了。

她过来的时候是秋天,周日,快到中午了,天气有点热。她胳膊上挎一件黑色外套,上身白色T恤,很贴身,看得出来身材还不错。她的脸偏圆,齐肩发型,深黄色的,五官倒也精致。如果是双眼皮的话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姑娘。总体来说,阿云给我的第一印象还是挺清纯的。当然了,一个三十岁的男人不论看到哪个二十二岁的小姑娘恐怕都是清纯的。

当时她找不到工作室的具体位置,我出去接她,她见到我远远地招手。我在论坛上用自己照片作头像,她自然认得出来。

见面之后,她对着我打量了一番, 有点不够礼貌。

“有点不一样。”阿云说。“头像有些沧桑,本人却很儒雅,看着神清气爽的,确实像个‘才子’。”

我在论坛里叫“乡下才子”,她把“乡下”两字省略了。我礼节性地笑了笑,带她来到我的工作室。她四处看了看,然后问我:“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我回答。

“天哪,那我来给你做助手好了?”

“可以啊,我正打算招一个呢?”

我只不过把这当成玩笑话,有些后悔话说得过多。倘若她当真,就有点不好收场了。还好,阿云并没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我把她让到喝茶的地方,她坐下来很好奇地摆弄一些茶具。我问她:

“喝什么茶?”

“随便就好,”她说。“我不懂茶。”

“那就喝杯咖啡吧。”

 

我们闲聊,彼此相互了解一些无关系要的信息。阿云大专毕业,湖南人,在广告公司工作。位于苏州边上的一座小城。

“看你的作品非常专业,”阿云说。“一定在大公司做过吧?”

“做过一段时间。”我回答,心想这姑娘倒也不笨。

“为什么不做了?”她又问。

“太累了,想轻松一点,所以就自己成立个工作室,接点小活。”

“你应该做大一点,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阿云露出惋惜的表情。“那样你会赚到好多好多钱的。”

她的表情有些夸张。然而我却被她戳中了潜藏在心底的多年前的痛。这种细微的心理变化是她看不出来的,我也不会轻易地表现在脸上。我说:

“去吃中饭吧,你远道而来,我请客。”

 

饭后我就送阿云回去了。我自已回到工作室,一个人喝茶,思绪渐渐飘的有些远,算起来离开深圳已经五年了。五年前的事应该算是很遥远了,然而我还没有忘记一个人,很多时候她会突然冒出来——在孤独寂寞的时候;做梦的时候;看到一些情侣相伴而行的时候;还有我直接想起她的时候。我总能感觉到她在轻轻地问: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一直这样默默的回答。“你呢?”

悲伤的时候不希望自己悲伤,好久不悲伤的时候又怀疑自己是不是把她忘记了。我不希望自己悲伤,但又害怕把她忘记了,这很矛盾。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8/5/18 15:04:10编辑过]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