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原创]【棋之乐】棋友劳志泉


  共有5047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棋之乐】棋友劳志泉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西夏马帮
  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游侠 帖子:94 积分:922 威望:0 精华:5 注册:2012/3/20 17:56:00
[原创]【棋之乐】棋友劳志泉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3/10 0:23:00 [只看该作者]

 大学毕业的时候本来可以留在稍微好一点儿的城市,经济繁荣,市场兴旺,感觉很有活力。文化氛围好像也更浓一些。我的围棋跬步就是从那里积起。不过,当时感觉离父母近一些是一般分寸,于是回到了这座略显荒芜的小城。半年之后,诸事安顿停当,想起了围棋。还好,只通过一个节点就找到了棋友。一个星期天,见了面。略寒个暄,展开棋盘,分先。

 

这个人叫劳志泉,北京人,比我大两三岁,是本地纺织厂某科室的干事。棋力比我稍微强一点,到了大官子阶段,看到无论如何收不回来,我爽快中盘认负。开始复盘,吓我一跳。他指出我有个定式选择有问题,“应该走鸭肠儿吧?”我疑惑地盯着他,把他看到快要发毛;然后是他开始疑惑地盯着我,把我看到几乎神志恍惚。那意思是,怎么你连这么简单的定式都不知道?我的围棋实际是跟师爷学的,因为仅仅两个星期之后,我跟师父的关系就错进错出完全颠倒。他的水平其实只到拐羊头,连打劫都不十分明白。我对定式确实不大感兴趣,不过常见的也都知道,可是从没听说过什么“鸭肠儿”。我想破解这个窘困还得靠实战,努了一下嘴说,那是怎么走。摆了两步我就明白了,原来是“压长”。那之前,我心里一直念zhang,三声。

 

通过老劳,棋友圈日渐扩大。军医、工会副主席、会计、电台记者、待业青年,各色人等。非常怀念那段相互窜访的日子。棋友甲住一条巷子深处,胡同口左右临街的两个大门一模一样,我的口诀是“两边同形走中间”。要找棋友乙,须记住“入界宜缓”,因为他的院子里有条很凶的狗。遇周日,经常是在老劳那里聚会,先捉对儿单挑,然后联棋。中午到了饭点,他跟他弟弟拿两个洗脸盆,从工厂的食堂打一盆菜+一盆馒头。按一般印象,似乎北京人比较抠门儿。像老劳这样厚道的人,恐怕真得是打着灯笼都不好找。

 

打谱、实战,还有每年一两次的正式比赛,大家的水平都蹭蹭地长。老劳自然也水涨船高,只是感觉他的棋理比棋力更厉害。虽然每次都能进入前三或前六,却一次冠军都没拿到。因为资格老嘛,他很喜欢帮人复盘,拆解局面。但是有些后生娃却不怎么吃他那一套。倒不至于演变为老聂和小陈那种地步,总归是结了一些疙瘩。想不到的是,这些小疙瘩一旦爆发,能量决不可低估。

 

相处了好几年,有一天,老劳突然宣布他要办回北京了。大家说那得聚一聚,喝点儿。常拿冠军的那位对川菜有研究,就在他家摆开阵势炒菜下棋喝酒。那天大概去了七八个人,大家都说了一些很着调的话,祝福老劳。气氛非常融洽温馨。酒饱饭足,最后一个节目是联棋告别。由于情况特殊,大家的提议是,要走的那个人一方,剩下其余的为另一方。老劳来了精神,狞笑着说,呵呵呵,那你们可就死定了。果然,这种非常规的联棋下起来首先是十分不顺畅。或者甲忘了该自己下,或者乙长考,老劳急得香烟都拿反了。然后是每个人都心宣不照,棋走得很别扭。接着,有人开始说棋,该走哪儿,不该走哪儿。因为本来就是图个乐嘛,谁都没有很在意。开始老劳也不在乎,但是当人们竟然肆无忌惮地开始集体研究,回想起来,要是我遇上这样的场面恐怕也会感到叔可忍婶不可忍。

 

即使如此,老劳也不过是半开玩笑地摇头骂这帮臭小子不要脸。是不是像乌克兰那样的事态一旦开始就一定会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总之,最后一根稻草落了下来,有人拔子。还不是那位自己下的,是别人放好的子,他说不对拿起来放到另一个位置。老劳脸色变了,一把拽起那张无辜的塑料棋盘,狠狠地摔在地下。以不同轨迹不同方向不同速度叮当乱飞的黑白群子仿佛好一阵才安静下来。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一哆嗦,真的。这么多年过去,实在回忆不起来当时这帮大老爷们是怎么收的场。我只记得自己没有做什么。我没有过去跟他拥抱一下说对不起,再见。哪怕无着语拍拍背,或者抚摸一下他的脸,这个也没有。


[本帖被加为精华]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