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原创]上帝的五个儿子(连载)


  共有69182人关注过本帖平板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原创]上帝的五个儿子(连载)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魔教相思
  1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6347 积分:14318 威望:0 精华:16 注册:2007/8/14 6:5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8/15 22:09:00 [只看该作者]

 

  

 第十八章 人生最郁闷的,莫过于自认为世界上最好的朋友从身后揍你一闷棍

                  (4)

  快奔五十的人了,人的性格、脾气、棱角、锐气,终于在生活的激流中消磨得没了脾气。当年的大姑娘小伙子已变成小老头小老太了。按俺的说法,老婆天生的会流泪的笔再也流不出灵感的泪水了,二人想吵也没了力气。千呼万唤,梦儿终于2020年春调来了北京。此时梦儿的情趣也变得少而实用,仅在阳台上种了两盆花,二人像北京成千上万个老百姓,过起了平静的日子。然好景不长,俺又成了“绑架”五国首脑的主犯。开头打死梦儿,梦儿也不会信的。但随着梦儿去超市买菜被尾随,居民楼下挤满了顶礼膜拜、怪模怪样的人,梦儿不信也得信。俺的老同学何群开车来接他们,梦儿也只好“头上扣个硕大的太阳镜,嘴巴捂个大口罩”,跟着我一道逃难。

  眼见得事情又往平静的方向发展,又弄出了莫妮卡当接待员的故事,这让梦儿怎能不愤怒。

  夜深了,剑秋听见俺和老婆还在小会客室里,一对一句的吵。

  梦儿说:“有你这么办事的吗?跟谁学的,咋这么缺德呢?”

  我说:“这不是缺德,是正合适。莫妮卡那丫头,近几年又开中餐馆,又练健美。由莫妮卡当接待员,既能解决他们吃饭问题,又能带着他们做做健身操,莫妮卡是最合适人选。”

  梦儿说:“莫妮卡和总统有那个事,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说:“我知道她有那个事,但我哪知道总统先生是闷头驴偷麸吃,一吃一大口。你看看江总和颖颖,阿会喃和贝拉米、普京和浅田真央、肖恩和玛格丽特,不都挺君子的吗?我只想到他们都是爱的理论家,那想到美国总统是爱的实干家。”

  梦儿说:“不管怎么说,你得给莫妮卡换了,希拉里是我在耶鲁读书时的大恩人,咱们总不能恩将仇报吧。”

  我说:“好吧,尽量办。”

  但我一直推说没时间,梦儿哪知道,我真没那个本事换。

  下面这一段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以第一人称自叙了。

  

  一个深夜,约夜二点,剑秋听见梦儿跌跌撞撞下楼梯的脚步声,继而听见梦儿在喊:“剑秋,快!海淀公安局来电话了,说相思在海淀区公安局,叫咱们去领人。”

  剑秋问:“什么事啊?”

  梦儿说:“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电话里只说快点,否则让媒体知道就不好办了。”

  多大事啊?剑秋赶忙开车将梦儿送到海淀区公安局,只见梦儿进去,相思跟着出来,后面还有几个公安局负责人模样陪同。

  就在梦儿和相思跨出海淀区公安局大门一刹那,凤凰燕儿已带了一帮子记者在门外恭候,“长枪、短炮”一阵猛拍。面对不停闪光的镜头,梦儿用手提包掩面,相思用手似挡非挡,那模样颇为狼狈。

  当夜,特大新闻上了电视,《相思嫖娼被捉,梦儿深夜领人》。

  梦儿回到家,气得躺在床上不吃饭。

  相思在旁一个劲赔不是,相思反复说:“梦儿,梦儿,那个真不是我。”

  梦儿有气无力的斜他一眼,不是你是谁啊?公安局将警员们当场照得相思和另外个女子的赤身裸体照片,包括储存卡都交给了梦儿,还说你自己销毁,这还能错得了?

  

  梦儿特愤,特愤那个名叫金明的人。

  金明是梦儿大学时代的同班同学,年长梦儿四岁,这位有事没事,不请自来当了梦儿的大哥哥。如果不是那个可恨的圣诞节, 圣诞老人用12只驯鹿拉的雪橇给魔教相思送来了魔教梦儿。按正常逻辑分析,大学毕业后的梦儿会和跟着梦儿团团转的金明,走上婚礼的红地毯。但相思出现,一切无可奈何地改变,金明只能心有不甘地给梦儿当个出谋划策的大哥哥。但梦儿却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如果今后有陷害相思的人,非金明不可。

  因为每逢梦儿说到相思,金明总是转弯抹角的没好话,比如梦儿说相思唯一值得爱的是聪明。金明便说,我近来研究股票,股票有垃圾股和绩优股之分。买股票当然要买绩优股,但嫁人不能嫁绩优股。梦儿问为什么?金明说男人一般都“子系中山狼,得志更猖狂”。金明反问梦儿,你看现在成功人士,有几个是原配,是原配也只是表面上的原配,私下呢小三小二多着呢?金明另有结论,聪明人就是绩优股。

  梦儿之所以后来和相思有那么古怪的念头,与这位不请自来的大哥哥险恶的教育有关系。大学毕业后,金明被分到一个管科协的机关单位工作,后又调了几次工作,调到市里公路局当了个小局长。同学们只知道他发了,究竟怎么发的,不清楚。有的同学说他靠炒股票发的,有的同学说他靠行贿受贿发的。都是同学,管他怎样发的。这年头,什么叫好,既发了财又不被查处就叫好。同学之间,没人问谁的财怎么发的,大凡听说某同学发财了,大家齐声替他欢呼,下饭店他掏钱买单便是。

  金明发了后,曾在梦儿面前嘲笑过相思,说当初“抬举”相思,说他是绩优股,现在看充其量只是垃圾股。

  梦儿去了耶鲁,金明对梦儿说,他这个大哥哥一定要当到底,他一定得开导开导相思老弟怎样去赚钱。

  梦儿还是那个强烈的感觉,感觉如果今后有陷害相思的人,非金明不可。梦儿在耶鲁多次警告相思,金明非我一路人,沾不得。

  要说金明有多坏,其实也不是,说穿了他和相思就是个情敌关系,相思蒙在鼓里不知道。

  梦儿和相思筹办结婚,金明听说他们买房还差十万元钱,亲自开车送来十万元现金。相思要给金明打个欠条,金明说,我们谁跟谁啊?不用还,不用还,这是大哥哥送给你们的结婚彩礼。如果你们还差钱,不够用再来拿。

  梦儿心里明白,金明是个爱面子的人。送十万元钱的潜台词是告诉梦儿,你有眼不识金镶玉吧?如果当初嫁给金明,那会混得像今天这样,讲起来都是海归博士,结婚连个蜗居也没有。

  当然梦儿和相思也是无功不受禄的人,那能无缘无故接受人家十万元钱,一时手紧,这钱拖了四五年才去还的。当梦儿和相思去还钱时,金明急得直跺脚,说梦儿,这钱真是我送的彩礼,我真是发自内心祝愿你们幸福。相思说你的心意我领了,但钱一定得还。消息传出,同学中替梦儿惋惜者真不少,说梦儿当初嫁了金明肯定比现在日子过得幸福多了。

  为此,梦儿也曾被感动得热泪淌,梦儿心里很清楚,这世界上还有另一个真心实意爱她的男人,而且至今痴心不改,那就是金明。

  但梦儿更知道,金明一直是潜伏在相思周围一个危险的敌人,但相思反认为梦儿是否太过敏了,大家都是五十而不惑的人,他能害我什么?

  前几天金明便发出邀请,说在京的老同学多年未见面了,大家聚聚,如果梦儿和相思还看得起他这位老同学,请相思和梦儿大驾光临。

  相思答应,一定一定。这时梦儿正在和相思闹别扭,要相思定将那个莫妮卡换了,相思推三搪四,今天没空,明天没空,惹得梦儿小性子犯了。相思出席梦儿的老同学聚会,梦儿反而赌气不去。

  金明亲自开车来接,带上剑秋好像也多余,相思只身一人前往,丰盛的晚宴一直吃到夜十二点。

  

  金明准备开车送相思回家前,对相思说那边还有个洗脚室,西狱华山请来的洗脚师,中药洗足,疗效十分了得,泡泡脚,出出汗,百病OK。相思是个书呆子,还没听说过洗脚有如此功效,金明问相思要不要去泡泡脚,相思不假思索答应好。相思更不知道西狱华山请来的洗脚师有两位,一位年逾八十老翁,一位未满十八少女。进去后负责接待洗脚的小阿妹还有一整套服务咨询要问答,问相思是真洗还是假洗、是静泡还是热搓、是高档低档、是请老人服务还是请年轻人服务等等,这一连串问答皆藏暗道机关,凶险莫测,相思哪懂?经过一连串的问答,相思像是自愿去了个他一生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下面的事轮到金明出场了。金明高兴得哈哈大笑,梦儿,梦儿,闹了半天你找的如意郎君只不过和我们同等货色,什么“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什么“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等,都是经不起糖衣炮弹考验的屁话。金明最愤的还是梦儿一句挖苦他的话,“我们固穷,但不像你吃喝嫖赌”。金明想到此高兴得手舞足蹈,仅一个人闷在心里偷着乐不行,得,我还得捅出点缝,今后嘲笑梦儿时多少留有个证明。金明有个朋友,在海淀区公安局上班,是个十几年未升迁的小科员。金明向这位朋友通报了魔教相思正在嫖娼的绝密消息,一再叮嘱,休得泄露。金明的朋友却认为这个惊天绝密的消息,可能是他立功受奖升官的绝好机会。当即报告了上级领导,上级领导再上级领导直至报告了国家最高决策部门。最高决策部门当即作出最最最聪明的决策。假扮扫黄,误捉了魔教相思同志。相思同志的威信要保护,捉后通知他的夫人,魔教梦儿领人,该同志嫖娼的罚金免了,由梦儿领回家批评教育。

  照道理将此事捅到公众视野也非最高决策部门的本意,为什么凤凰燕儿能够一次又一次抢到这绝密的新闻?多年后剑秋问燕儿,燕儿答:“怪了,我每次都有那位神秘的曾主任打电话照顾。”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11-29 19:11:59编辑过]

 回到顶部
总数 323 1 2 3 4 5 6 7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