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城论坛弈城围棋论坛弈城棋事 → 【凤凰情征文035】光影之海


  共有5692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凤凰情征文035】光影之海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凤凰箫月
  1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15 积分:7472 威望:0 精华:3 注册:2010/3/13
【凤凰情征文035】光影之海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13 16:45:00 [只看该作者]

  一)
  
  船过南中国海了,天空昏暗了下来。我爬上船头的甲板,点燃了一支烟。

  水天交接处的云仿佛连绵的雪山,山顶还残留着白昼的阳光,而云朵庞大的躯体已经淹没在更加深远的星空里了。
   
  我有些莫名的不安。海风的腥味和船体散发出来的机油味儿异常的浓烈,伴随着金属生锈的气息,我感觉到甲板内部断裂的声音。

  白昼的喧嚣已经过去,甲板上不见了人影。探照灯不时射向海面,几只海鸟盘旋在船头,小心翼翼地降落,随后收起翅膀。如往常一样,它们要在甲板上过夜,除了不时动一下翅膀,整夜都安静不语,一直要等到第二天黎明才会继续迁徙的旅程。
   
  海上的白昼和黑夜如隔世的画面。我不再去想什么时候才能到达河内,上船时的情景我早已忘记,也许这是一艘没有起点的船。

  偶尔经过一些岛屿,当地的渔民会驾着小船靠近我们,卖给船员和旅行者一些水果和蔬菜。时间允许的话,我还会上岛走一走他们的集市。我感觉这艘船在海上流浪了无数个世纪。
  
  月亮在云海中出没,轻风拂浪,万籁俱寂,大海与星空让我回到了很久以前的世界,那是消失了的世界。一只海鸟掠过深夜的水面,高声鸣叫了几声,淹没在夜色里。轮机正在轰鸣,但是眼前的画面依然宁静,刚才的海鸟又飞了回来。

  海洋有时能带来近于绝望的美丽,她仿佛会带走一切。当你说爱她的时候,你心里会涌现出恨,也许包含着恨的爱才更具有诱惑力。

  我对于大海只感到恐惧和神奇。我不敢说爱,更不配说恨。我对她一无所知。
   
  从前的生活已被海水稀释。现在我得忍受拥挤潮湿的船舱和晚上令人无法入睡的闷热。可是,这并不妨碍我迷恋这艘船。

  船身轻微抖动了一下。虽然极其轻微,却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俯视船栏下的海水,只看到茫茫一片深绿色。星空深处的乌云遮盖了月光,乌云的边缘镶嵌了一道银白。船漂浮在海洋与星空之间,无依无靠。
  
  一点光亮从海水深处缓缓升起,棋子一般大小,萤火虫似的,若即若离地依附在水下的船舷上。仔细看时,它漂向了远方。过了片刻又渐渐漂回来,反复了很多次,最后漂远了。我等了很久,它没有再回来。我猜想一定是某种会发光的鱼类或者水母。

  夏夜海洋的空气里仿佛游动着无数的生物,就像海底的珊瑚虫。一座城市的地铁站口卖艺的年轻人抱着吉他,随手弹着旋律,唱着他自己写的歌。他的身后不远处一位街头艺术家在给一位女孩儿画肖像。这些画面出现在我的感觉里,另一条街口躲着乞讨的老人和孩子。更多的画面,埋葬在了海洋的深处。

  就在我要回船舱的时候,一声巨响声振动了脚下的甲板,我回过头看到远方的海面上一个庞然大物冲出了水面,悬停在半空中,白浪如绝壁而来,我惊呆了片刻,随后拼命抓住脚下的一条钢缆大声呼救,绝望闪过心头,一定必死无疑了。钢缆擦破了我的手,可是我什么感觉也没有。

  我现在还不知道,我到达越南之后过了很久手心的伤口才愈合。

  船体剧烈地摇摆了几下,瞬间又平静如初。我极力镇静下来,再看那物体时,觉得它并没有多么巨大。看不清它的轮廓,只感觉到一团柔和的光影。此刻海天一色,星垂万顷。刚才的一切仿佛梦境。

  透过光影,旅客中那位年迈的母亲总是凝望着自己痴呆的儿子,他们白天坐在甲板上。人们投来复杂的目光,目光之外是无可奈何的大海,那孩子很喜欢喝可乐,也喜欢海风的气息。
我抬起头,一只海鸟从远处飞向了更远处,消失在天边低低的白云下。
   
  我听到了歌声,飘忽不清,街头那个年轻的歌手还在弹着吉他。他的歌声让这世界变得朦胧。我感到一阵眩晕。天空突然改变了颜色,刚才的深紫色的夜空被幽深的黑色替代,星光亮得让人害怕。向远方望去,景物倏忽变换,光彩炫目。片刻之间,船舷外唯见星光沉静如亘古的雪原,大海消失了!

  惊诧之余,感觉脚下的甲板云雾氤氲。

  大海缩成了一个棋盘,上面经纬相交,陆地围绕在棋盘的四周,平铺在船头的甲板上。

  棋盘上蓝绿的波光闪烁,上面飘荡着一层层稀薄变幻的深浅不一的烟云。以手轻拂,随风聚散,如梦似幻。海中群岛,大如绿豆,小如菜籽,晶莹仿佛翡翠, 粒粒可数。

  我摸了摸上衣口袋,又摸遍了其他的口袋,烟吸完了。

  曾经在郊外一处废弃的建筑里,几个人围坐在火炉旁边低头吸着烟,火上烤着两只偷来的鸡。外面是漫天的飞雪和远处城市的屋顶。有人在谈论着一艘要去越南的船。
   
  我低头望去,棋盘的左侧纵贯着安第斯山脉,主峰上覆盖着积雪,如一本脊背向上而立的褐色书籍。乱云白雾在山谷间弥散,几只军舰鸟正在顺着山谷滑翔。
 
  非洲大陆亦如桌面般大小,金字塔与狮身人面像依稀可辨。尼罗河蜿蜒曲折宛若一条白色的丝线,偶尔闪动一下银色的光芒。右手边伸展着亚欧大陆,巴黎的埃菲尔铁塔就像一个站立的松塔。北欧已经快接近船舷了,有些模糊。

  全世界铺展在船头的甲板上。船外包围着宇宙的深邃。
   
  那团光影落在了我的对面。我听到大副又在骂一个水手,两个人好像都喝醉了,他们在互相对骂。

  此刻我的心里没有丝毫的恐惧。这样的场景仿佛多次出现在我的心里。仿佛存在于我写过的一个童年的故事里。
   
  光影发出了声音,那声音非男非女,似有似无。
   
  “切磋一盘。”

  我环视四周,没有看到棋子。光影笑了。笑声自由而张扬,这笑声加深了我的反感,刚才的事情已经伤害了我的自尊。
  
  一颗彗星经天而来,在我们的上空盘旋一周,停留在高空之上,随即直落天元之位。瞬间光华四射,随即收敛。华丽的光焰里,那位母亲的目光又浮现在我的面前;所有徘徊在街头无助的眼神;角落里挣扎的灵魂;还有一排排扫向女人和孩子的子弹,无数的画面疯狂地重叠。

  再看那棋子,色如琉璃,隐约的色彩还在浮动,拾取在指尖,温润如玉,而沉重异常。放于棋盘,随波上下,轻如海藻。

  船体好像出现了机油泄漏,那气息让我难以呼吸。这艘船不是破旧可以形容的,不是的,她不是破旧,而是破碎。她随时都会解体。
  只有我一个人知道这个秘密,她是由各种沉船的碎片随时拼凑而成的。有的碎片来自战争期间沉没的潜艇;有的来自被炸沉的巨型巡洋舰;有的来自北欧维京人的海盗船残骸;有的来自遇难的豪华客轮。。。。。。一层薄薄的油漆竟然掩盖了所有的一切。
  
  月球如一个肥皂泡,颤抖着照耀在棋盘之上,从船的左舷飘向右舷。在我的右手边,出现了一个茶杯。里面除了月光,空空如也。
 
  “淡水缺乏,以月光代茶。”光影的声音又响起。我几乎脱口而出:“去你妈的!”

  我回忆起那些黑色的日子,心情坏到了极点,无心对弈。

  我问光影:“请问高姓大名,可否一观尊容?”
  光影迟疑了一下,又笑了,答道:“姓名大可不必,相貌可以一观,闭目凝神,即可看到。”
  我闭上眼睛,过了良久,什么也没有看到。
  我感到了光影的失望,它仿佛在自言自语:“不能自知者不可观人,确是至理!”

  我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一只老鼠出现在剑桥上,我的心情平静了许多。他是船上唯一的老鼠,更是这艘船最大的秘密。现在这艘船承载着世界在太空里行驶,轮机的噪声更加刺耳。

  我们沉默了片刻,目光转回到棋盘。该我走棋了,依然没有棋子,我向远处的巴黎埃菲尔铁塔伸出手去,把铁塔夹在指间,轻轻地放在棋盘右下角的星位上。铁塔随海流浮动,并不沉没。

  那只老鼠的名字叫亚历山大•尼古拉•彼得洛维奇。他不经常出现,就连大副,二副和水手长、轮机长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光影思考了片刻,又一颗彗星盘旋而过,然后垂直而下,落在它左下的星位上。几手过后,我动用了金字塔、富士山、自由女神像和耶路撒冷圣殿。

  我每走一步棋心思都会被棋子吸引,我会想起它们的故事,那是多少往事累积起来的负累!

  光影的棋艺远在我之上,我感到了力不从心,此局前景黯淡。我的思绪渐渐离开了棋盘,头脑里一片空白。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对自己微笑。

  不觉打了一个哈欠,我习惯性地用手去捂嘴,一道火焰已然飞入口中,还没来得及有所感觉,火焰就直接进入了腹中,随即轰然爆裂,腹中疼痛难忍,全身汗如雨下。

  我看到了那位母亲领着她痴呆的儿子走出舱门去上卫生间,卫生间的门前亮着一盏幽暗的灯。儿子进去了,她在外面等他。现在,我的眼中还能看到他们。可是心里,我想到了死。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我两次被死亡凝视,这让我感到了命运的荒谬。

  真的就这么死了吗?感觉所有的往事似深海中的鱼群,遥远、陌生、无迹可寻。它们早已脱离我而存在,不知道要去哪里,也许早已消失。

  现在看来它们是那么奇怪。没有逻辑也没有任何理由,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我这是在哪里呀?

  卫生间外面的母亲还在甲板上等待,灯光染黄了她的头发,蝎形星云正缓慢地从船底升起。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等到我恢复知觉时,光影还在对面,我的衣衫已经全都湿透,几处地方撕破,我刚才一定是极力挣扎过。
 
  甲板上没有人了,老鼠亚历山大•尼古拉•彼得洛维奇也不见了踪影。除了我没有人知道,这只老鼠就是船长。

“棋子错飞,失误。”光影的声音依然不男不女,不喜不悲。我再也忍耐不住了,站起来高声怒骂:“我刚才差一点儿就死了!你个王八蛋!你当我怕你呀!你个王八蛋!”             

  我骂了很久,光影仿佛没有听见。

  我骂累了,不阴不阳的声音又传来:“可惜!碌碌终生! 一事无成!”

   这时候如果有个啤酒瓶子或者砖头什么的,哪个孙子不扔过去拍它!

  而此时,我的面前只剩下一枰沧海,半盏月色。

  在心灵遥远的角落,我行走在寂静的街道,一个瘸腿的残疾女孩儿一歪一斜地走在我的前面,我那时还没有上船,也没有去越南的打算。一只黑色的流浪猫跟着我走出好几条街。这是我路过的一座小城。蓝天白云下,种着望不到尽头的西红柿。太阳蒸发出大地的苦涩,这气息让我感到安全。乡间泥泞的小路荒草丛生,一朵无名的小野花开在不远处,一只蜜蜂正在试探着要落在上面。

  回视这半盘棋局,星辰浮于碧海,人类建筑与山峰错落期间。北极冰山与南极大陆都在我的眼前,非洲与欧亚大陆上空浮着朵朵白云。美洲大陆则是月光轻盈,山川寂静。

  我努力把注意力集中在棋盘上,渐渐地,我挽回了局面,开始确立了优势。现在连非洲的乞力马扎罗雪山也在我的棋盘之上了。

  一阵疲惫突然袭来,伴随着说不清的茫然。我不知道自己何以有这样的感觉,疲惫令我安静。

  我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很快就要到达越南了,就在到达的前一天晚上,船长亚历山大•尼古拉•彼得洛维奇在他的船长室与我谈话:
  “我亲爱的朋友伊利亚•阿力克谢•帕斯捷尔纳克,我们马上就要到达越南了。希望你为我办一件事情。”

  伊利亚•阿利克谢•帕斯捷尔纳克是船长亚历山大•尼古拉•彼得洛维奇给我起的名字。

  那天靠岸前下达了船长的命令,所有旅客和船员一律在清化下船,带上所有行李物品。

  当天晚上,这艘空船在无人驾驶的状态下驶出了港口,在距离越南清化海岸一百七十海里的海面上沉没了。

  只有我知道,亚历山大•尼古拉•彼得洛维奇船长已经在那天晚上和我谈话之后在他的房间里死去了。
临别的时候船长给了我他的航海日志(记录截止日期为2013年8月11日15点37分)、一架六分仪、一支单筒白金镶钻望远镜、一枚捷克陨石戒指、一部他手抄的《圣经》、还有给那位母亲的一大笔钱。钱是装在鲨鱼皮手提箱里的,到达河内后我匿名把钱款交给了那位母亲。这些都是以后发生的事了,我现在还不得而知。

  现在的我面对着一团光影,面对着甲板上的山川大地,心中充满了茫然。

  “我要走了。”光影对我说。
  “我要走了。”它似乎在自言自语。
  “棋还没有下完!”我说。
  “我们会下完的。”这是它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

  我当时还无法告诉它,我会在河内的街头继续给人画像。我还会做很多我现在不知道的事情。

  此刻,棋局上所有棋子都变化为星光,瞬间烟水迷离,渐向两侧船舷散去,甲板上的世界仿佛水一样流进了星空里。随着一声轰响,我们的船落入了海水里,随即又浮出水面,我们又在大海之上了。

  光影悄然升起,越过船舷,再次悬于海天之间。海面如昼,群鸟惊飞。亚历山大•尼古拉•彼得洛维奇船长再次出现于剑桥上,他抛给我一支雪茄,我点燃雪茄,手有些微微发抖,我震撼于海洋的壮丽,也感到了手心伤口的疼痛。

  极远处的小岛上亮着一两盏灯光。当年曾经爬上城市的高岗,在深夜里俯瞰万家灯火,每一盏灯下都有一个故事,许多年过去了,那些灯光去了哪里?现在的光影之海照亮了从前所有的细节,那些早已淡忘的往事,在这片海上流连。它神秘地预示着未来,可是我无法读懂这样的文字。

  我向剑桥望去,船长没有离开,仿佛是光影的一部分,早在青春骚动的内心深处,我已经预感到他的存在。我现在还不知道他陪不了我多久了。我熟悉长长的公路和人的欲望。在漫长的流浪途中,我知道生活比想象的更丑恶,我结识了亚历山大•尼古拉•彼得洛维奇船长,我见到了光影之海。在破碎的时光里,我会挣扎着超越人的极限而生存。这是非人的折磨,可是也有着极大的冒险的乐趣。

  所有的美丽在我眼里都戴着面具。相对于舞台,更有价值的是后台。

  光影渐渐消失了。海洋也恢复了平日的样子,耳中只能听到浪涛的撞击声。手里的雪茄已经熄灭,我再次把它点燃。船长还在那里。我望着他,他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去了。我还没有感觉,他也会死去,我会在未来如海的阳光里,怎样的怀念他。

(二)

  2013年8月10日的上午,在北方的一座城市里,我把一点儿钱存到了银行卡里。银行在繁华的街上。导游举着小旗引领着一大群游客走过,人们四处照相,踏碎了阳光。阳光的碎片在脚边飞舞,如蝴蝶扇动着翅膀。一切都好像是舞台的布景。

  回到家打开电脑,显示屏传来一声沉闷的响声,随后看到了海浪和一条破旧的轮船。这个画面一闪而过,一切又都正常了。

  我坐下来,开始在网上与一个叫“药到命除”的陌生棋友下棋。

  刚才银行里人很多,一位白衣女子手里拿着一个比她还大的汉堡,坐在我旁边开始吃那个汉堡。我觉得她非常的可爱,下棋的时候我都会笑起来。



  这盘棋我输得非常惨。“药到命除”打出几个字:“你棋力太差,给你推荐几本书。”我看到其中有武宫正树的、有石田芳夫的、还有吴清源的。他告诉我仔细研读,半年后会有成效。我谢了“药到命除”。这时有人敲门,我忙去开门。很少有人敲我的门。

  每天我守在一家医院的氧气站,负责给各楼层推送氧气瓶,然后把空氧气瓶推回氧气站。这是一栋破旧的二层老楼,以前是病房,现在早就废弃了。由于它位于医院前门和后门之间,每天人来人往,车辆的出入更是异常的频繁。
   
  我几乎没有走出过这个城市,除了几个同事之外,没有人和我说话。
   
  我去书店买到了“药到命除”推荐给我的书,利用各种零碎的时间去阅读、打谱。武宫正树让我想到了另一个日本人,就是川端康成。我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武宫正树的布

  局总想起《雪国》开头的故事情节。
  
  氧气站的门前不分昼夜永远有人在匆匆走过,有时救护车接连而至。

  喧嚣的人海里伸展着无边的寂寞。

  (三)


  时光如水流逝。我现在还不知道许多年以后我会从新疆的喀什进入中亚细亚草原,然后从土耳其渡海进入希腊雅典。

  一天夜里,从医院完工回来,回到家。今晚网上有棋赛,我想先休息一会儿。我住的是简易的出租房,墙壁很薄,能听到邻居家看电视的声音,也能听到他们高声地说话。与氧气站一样,这里也是破旧的二层楼,只是它围成了一个独立的大院子,一百年前这是一座私宅,现在早已拥挤不堪,摇摇欲坠。

  窗外狭窄的街道上烟雾四起,从街头到街尾摆着几处烤羊肉串儿的地摊儿。几乎每天都要摆到天亮。

  躺在床上,望着天棚的丝丝裂缝,被雨水浸湿的地方留下了深浅不一的灰色污迹,仿佛是蜘蛛网一样装饰在天棚上,图案天然质朴。

  路灯把杨树的影子映在对面的墙上,轻轻地推动着墙壁。我没有开灯,我就这么静静的躺着,天棚也不同于往日了。院子里收废品的年轻夫妻的孩子们在互相打闹,窗外吃羊肉串儿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他们谈话的声音和摊主偶尔的呼喊声不时地传来。树影和人声互相纠缠着时远时近。
 
  我看着天棚,听到了海浪的声音,我没有


   见过大海,可是我感受到了海浪在遥远的地方冲击着海滩。一点光亮透过上面的缝隙悬停在了天棚下。随着海浪声与窗外孩子们的打闹声,还有窗外树影的搅动,那一点微光扩散为一片云烟,云烟里星光闪动。此刻超然的宁静,我听到远处江边人们洗衣服的声音,听到一个小女孩在街口央求她的母亲给她买一个冰淇淋。  

  我看到了大熊星座、仙后星座、玫瑰星云、南十字星座。。。。。在天棚下,银河灿烂,星云缓缓升腾。
 
明灭的星光里,我分辨出半盘棋局,这盘棋没有黑白子之分,都以星光为棋子,浑然一体。可是双方的布局非常清晰地浮现在我的心里。

  楼下的一群人在叫嚷着要啤酒,老板随即答应了一声。星空里一颗星闪耀了几下。


  对方下了一子!

  我盯着星光棋盘,想出了一步棋,随即在那个位置上也有一颗星闪烁了一下!

  过了片刻,另一颗星在这苍茫的星空里也闪烁了一下!

  一个看不见的对手在与我对弈!

  院子里,收废品的夫妻正在教训自己的孩子,其中一个孩子哭了。孩子的哭声时断时续。我注视着星空里的棋局,开始的时候我占有优势,可是也就在转瞬间,我感到了威胁,我开始逐渐被对方赶上,最后我只以一目半的微弱优势险胜。

  在这浑然一体的星空里,有一盘棋,永远留在了看不见的宇宙深处。

  海浪的声音更加遥远,星空也愈加深邃。

  透过星空,我依然清晰地看到我的天棚。窗外的人声和车声还在不时地响起,忽远忽近。我看到一个陌生的人,他在给人画像,他还在一处处无名小城里下棋。他的样子仿佛在哪里见过,他是那么熟悉,他在一条船上,他与一团光影在沧海棋盘上下棋。他在怒骂光影。沧海棋盘和整个世界都在那艘船的船头甲板上。他们只下了半盘,光影离去了。他在凝望一片光影之海。那是一艘多么破旧的船啊!它航行在光影里,远处的海面隐藏在无边的黑暗里。

  窗外一辆摩托驶过,大声放着一首DJ慢摇舞曲:“你是条毒蛇,你美得有罪。他抱着你入睡,而我却再次喝醉。。。。。。”摩托的引擎和音响渐渐在街角消失。

   光影之海把我的视线引向了天空,就像宇宙中的第一缕光,被时光漂白,沉淀成初春的积雪。踩下去,轻微的断裂声传送到千万年以前。

  船上的他是那么熟悉!我仿佛在看自己的照片!仿佛就是我自己!可是我至今没有见过大海!也许真的有另外一个自己在世间存在,我们彼此一无所知。这是真的吗?

  窗外吃羊肉串的客人打了起来,好像围了许多人。有人劝架,又恢复了平静。

  星云开始消散,我看着它们一点儿一点儿消散,直到完全消失。

  我在床上又躺了片刻,然后起来洗脸,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登陆弈城。

  我要比赛了。刚才的对局还残留着一丝记忆。

   我的对手是一个马甲叫“缓缓飞过银河系”的弈城17k。对方开始的时候气势汹汹,后来我觉得他的水平与我相差不大。
   
  中盘过后,局势突变。我知道自己遇见了劲敌,对方一直在不慌不忙地追赶着我,我有时得经过长时间的思考才能走出一步。最后我仅以一目半险胜。

  这时我突然明白,这盘棋竟然是沧海棋局和星空棋局的重现!刚想到这里,“缓缓飞过银河系”就消失了。


  (四)


   我不知道许多年以后我会来到威尼斯水城;我不知道光影沉寂在谁的灵魂里。它如旷野上飘来的闪电,不经意间照亮远处的飞鸟。

  我行走在银河系的边缘。
  我在低矮的小店里点了一碗面条。
  我无力安慰那个拿着核磁共振片子在墙角哭泣的女人。

  我坐在麦当劳里等待大雨过去。

  我想知道那艘船去了哪里。
  我想知道那个棋手与光影是谁。
  遗憾的是

  有些人,如此遥远。
  有些事,永远没有答案。

<!--EndFragment-->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沉默的眼睛
  2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掌门长老 帖子:693 积分:4568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1/12/18 20:5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13 17:14:00 [只看该作者]

第一次体会异次元阅读的趣味,4D?


红眼睛幽幽的看着这孤城

如同苦笑挤出的高兴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亦啸
  3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4618 积分:25377 威望:0 精华:20 注册:2011/11/28 20:23: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19 10:49:00 [只看该作者]

顶征文。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伊江春水
  4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小巧 帖子:2499 积分:16794 威望:5 精华:34 注册:2011/10/4 19:46: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8/25 4:52:00 [只看该作者]

难得一见的舟行南海图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老猪爱嫦娥
  5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熊猫侠 帖子:530 积分:2811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2/6/27 23:0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8 19:48:00 [只看该作者]

感觉是外星人的作品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无爱的青春
  6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蜘蛛侠 帖子:453 积分:4968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0/11/7 18: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11 11:54:00 [只看该作者]

光影之海 幻想之海

作者一定花了很多心血来写,支持一下。

如果再进一步,一定是经典。但是感觉作者还没能完美掌握这种表达方式。结构显得有些不平衡。

应该给高分,别理居士。他不懂这个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但也不能说居士错了。从某角度他说的是对的。



日月不恒处 人生忽若寓

悲风来入怀 泪下如垂露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无爱的青春
  7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蜘蛛侠 帖子:453 积分:4968 威望:0 精华:1 注册:2010/11/7 18:17: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11 12:16:00 [只看该作者]

哈,立刻被拍照了。我说居士对的地方,是指确实这篇不太适合征文。连居士也看不懂嘛。既然不适合,给低分理所当然。



日月不恒处 人生忽若寓

悲风来入怀 泪下如垂露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凤凰箫月
  8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15 积分:7472 威望:0 精华:3 注册:2010/3/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12 0:53:00 [只看该作者]

   看清自己和看清这个世界。

  一样的困难!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凤凰箫月
  9楼 博客 | QQ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版主 帖子:715 积分:7472 威望:0 精华:3 注册:2010/3/13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12 0:56:00 [只看该作者]

以下是引用弈河盗火者在2013-9-12 0:55:00的发言:

哇擦...大白菜这话说的很有质量啊!~

 飘兄弟好。我认真读了一遍光影之海,于是有感。

 作品很好很耐看。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弈河盗火者
  10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天外飞仙 帖子:947 积分:4254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3/6/28 9:0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3/9/12 0:58:00 [只看该作者]

用户已经被屏蔽


飘飘的使命是:吃饭,睡觉,在生活里赤裸裸的恐吓云卷....

不知道谁是云卷?就是灰鸽子,可爱波斯猫,红袖的北方的冬天,王大拿..他快吓死了!~

呵呵......呵呵......

 回到顶部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凤凰箫
  11楼 博客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等级:超人 帖子:225 积分:2745 威望:0 精华:0 注册:2010/10/12 13:30:00
  发帖心情 Post By:2014/11/13 9:35:00 [只看该作者]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回到顶部